「我現在心情無比沉重,就比坐牢好一點吧,現在是開甚麼證明都不能出武漢。」因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被困武漢的王先生對大紀元表示,「我們現在是任由政府宰割,心情肯定是著急啊,誰都著急,你可以想像一下,高物價的環境下沒有收入是一種怎樣的心情。」

中共肺炎爆發以來,湖北多地驟然封城已超過四十天,大量從外地回家過年探親的打工者也被困無法出城工作,經濟陷困境,物價又奇高,無數滯留民眾身心已產生難以承受的焦慮狀態。

被困在天門的劉先生說,「再拖下去估計很多人經濟上頂不住會造成心理上很大的壓力。」他說當地就業也不可能,「湖北大多數城市都是低收入群體,失去工作和收入無異於一種滅頂之災。」

同樣被困天門的李女士強調,「湖北不放人,目的地不接收,沒有收入來源,這就是普遍現狀。」她大聲疾呼:「希望記者們能把滯留在湖北的所有健康人心聲傳遞出去,我們不要補助,我們也不要就地就業,我們要回去!」

政府補助金形同虛設 也沒有愛心菜

1月20日到武漢探望罹癌的叔叔而被滯留的王先生說,「目前在叔叔家裏住著,每天想盡辦法到處找購買物資的地方,小區不讓出。除非是抗疫或者就醫可以出小區,其他的一律堵死。」

王先生原來在廣州一家私人企業工作,「公司2月28日復工,工作基本都算丟啦,首先就是收入沒有了。」「政府說不能因為(中共肺炎)疫情耽誤工人工資,私人企業根本就不管這些。公司老闆有跟我聯繫,就是登記誰在湖北,然後上報政府部門,然後就沒有下文了。」

「這裏的物價基本上是天價,在微信群團購,捆綁銷售,豬肉45.6一斤。」他說,社區也從來沒有送過甚麼菜,「全靠自己掏錢買,根本沒有報道的甚麼愛心菜,實際買到的少之又少,愛心菜都在社區辦公室堆著的,也不知道那些辦公室的菜是怎麼樣消化掉的。」

他指出,政府政策形同虛設,「新聞報道說可以領取三千元救助金,申請之後被社區各種條條款款卡死,首先武漢不能有親屬,還要家庭是貧困戶,需要查支付寶微信銀行帳單,具體要求又沒有一個明確說法,甚麼樣的規矩政府也不公開,隨便社區說。」

「政府報道的上門測溫也是假的,我18日發燒,自己去醫院做了體檢,期間一直沒有人來過問體溫是否正常。」他說主動聯繫社區才來量過一次體溫,「目前社區沒有對居民做任何有幫助的事。」

「現在武漢沒有一點解封的消息。」王先生沉重地說,「目前的話就是花自己的老本。其他任由政府宰割。」

無通行證不放行 無收入生活陷危機

被困在湖北天門的劉先生也提到,政府的政策不是便民,是卡民,「想出去得向天門市政府申請通行證,通行證需要目的地開接收證明,但目的地說同意過去,但不能開接收證明,因為別的地方都沒收到過給開這個證明的通知。」

他強調,目前許多人被卡在這個通行證動彈不得,「這邊這種流程卡著我們這些要外出的人,這不是正常流程。」他說,政府要求村委會統計體溫情況並上門核實,社區也不管,「關了這麼長時間了,都沒有出去,也沒有感染的情況,但是也不放我們,造成特別大的生活上壓力。」

「按揭、車貸、信用卡都要還,沒有收入還要虧房租,如果不能儘快趕回去工作,就會失去客戶,」他指政府現在沒有任何說法,打了很多次12345服務電話反應,就是官方回答,「以天門市防疫指揮部要求為準,具體時間等通知。想過很多辦法回去都行不通。」

所謂當地就業也根本不可能,「天門這個城市就業崗位本來就不多,絕大多數人都是外出,走不了就面臨的是失業。」

「現在最大的期望是3月10日能給我們外出通行證,再拖下去估計很多人經濟上頂不住。但能不能放行誰也不知道。如果是四月解封,估計很多人都堅持不下去的。」

政府盡開空頭支票 隔離自費發國難財

返鄉探親結果被困在天門市的李女士也同樣面臨經濟壓力,「現在被困在這裏了,沒有收入來源,導致現在的按揭、信用卡,各式各類的貸款還不上。」她表示,像這樣的人群有很多,心裏承受很大的壓力,「所以我有點待不住,慌了。」

李女士是1月22日從江蘇崑山來到天門,「其實我好幾年沒回來了,今年是因為我爸爸立碑才回來的,那時的新聞讓很多人會覺得沒甚麼大不了的,都發生在武漢,所以覺得應該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但是沒想到,我22號到這裏,23號的時候開始封城,那時候就想封幾天吧,結果沒想到至今封了四十多天。」

「生活上都還好,餓不著,也冷不到,因為我們家有房子。但我媽媽吃藥很費勁,我媽是腦梗前期,一旦斷藥,後果是不堪設想的。」食物來源也是問題,「反正就是統一採購。買菜要提前報,報完之後不知道哪天給你採購回來,而且報的東西不一定有。上次我媽報了一些菜之後,結果就空手而歸。」

她說,現在不只是滯留在湖北的人無法回去的問題。即使能回去,又普遍要面臨隔離自費的天價。「上海自費隔離的費用一天是150元,江蘇崑山大概是340塊錢,浙江大概是一天1,000塊錢。」她質疑,「現在物價已經很高,然後這個價錢,這是不是在發國難財?」

她強調,「這個實施起來,因為費用太高了,很多人他是沒有這個能力去承擔這個費用的。」「這是變相賺取勞動人民的血汗錢,試問良心不安麼,錢去哪裏了?進了誰的口袋?被封了四十多天回去還要被區別對待!」

她認為其實很多事是政府可以做的,但是卻根本不做,「如果能夠逐步地去按照每個地區的風險等級,逐步解封,然後跟外地進行一個對交,我覺得這個沒有甚麼難的,只要從湖北過去的人,能夠再進行十四天隔離,為甚麼現在政府就做不到這一點呢?」

「湖北目前政策只是要求我們滯留人員能夠就地復工,我們從外地過來的就地復工合適嗎,這不是強制性地讓我們留在這裏工作,我們本來是有工作的,為甚麼強制性地讓我們留在這裏工作呢?」

「天門這邊很明確,不讓你出去,前段時間是讓辦手續,這其實就是扯淡,就是要給你開一個空頭支票,根本就辦不了,你知道嗎,天門這一塊的防疫指揮部不讓出去,現在要等省裏面的文件下來之後才放人。」

她指,各種壓力下,已經有人表示承受不了了,「確實在群裏也看到有些人因為這個事情想不開,就不想活了,就是有這麼說的:『再過段時間真的是解封不了的話,要被這個貸款壓到喘不過來氣,我真的就不想活了,我承受這麼大的壓力,又沒有收入來源,那麼活著還有甚麼意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