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中共隱瞞疫情,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已蔓延全世界。近日,陸媒紛紛披露中共衛健委隱瞞疫情的內幕。

《新京報》透露上海公共衛生中心的遭遇「驚心動魄」

去年12月初中共肺炎爆發,中共內部早知此次疫情的嚴重性。直至今年1月20日,中共工程院院士鍾南山才在央視首次披露武漢肺炎(中共肺炎)「會人傳人」,但此時疫情已失控。

陸媒《新京報》日前報道,全國新冠肺炎醫療救治專家組成員、復旦大學附屬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下稱:上海公共衛生中心)專家盧洪洲透露,上海公共衛生中心早在1月5日已向上級提交了正式的疫情報告。

盧洪洲表示,上海公共衛生中心還參與了早期武漢疫情防控,並緊急上報了相關報告。

盧洪洲透露,「過程我只能用『驚心動魄』來形容」「報告是敲了我們單位正式的章,不是一個隨隨便便的報告,這就說明了我們的重視程度,包括後面的幾個報告。但是非常遺憾,不該發生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關於所謂「驚心動魄」的細節,陸媒並沒有透露更多內容。從外媒報道中,可見一斑。

香港《南華早報》2月28日報道,上海公共衛生中心和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張永振主導的團隊,早在1月5日分離完成了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基因組序列,但自1月3日以來,當局未公佈病毒的危險性與人傳人的警告,該實驗室遂於11日公開了調查結果。

但在發佈的次日(12日),上海公共衛生中心被上海市衛健委勒令關門整改。報道透露,該中心沒有得到有關對實驗室關門整改決定的任何解釋,他們提交了4份報告,要求重新開放實驗室,但未收到任何答覆。

財新網揭露湖北省衛健委及國家衛健委隱瞞疫情

大陸財新網2月26日發表《獨家: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基因排序溯源:警報是何時拉響》的文章透露,早在去年12月底之前,已有至少9例不明肺炎武漢病例樣本完成基因組測序,顯示為「類SARS冠狀病毒」,陸續上報衛健委和疾控中心。

但湖北省衛健委及國家衛健委分別在1月1日和1月3日要求銷毀已有樣本,還下令不得擅自對外透露訊息,從而錯失防疫先機。

報道引述武漢市中心醫院呼吸內科主任醫師趙蘇披露,該醫院去年12月24日將首例華南海鮮市場的中共肺炎患者樣本送到第三方檢測機構進行基因檢測,27日,檢測機構電話通知檢測結果「是一種新的冠狀病毒(中共病毒)」,而當天就有研究者從一名早期病例樣本獲得接近完整的病毒基因組序列,並與醫院及疾控部門溝通,但未得到回應。

一名承接武漢不明肺炎檢測的基因測序公司人士透露,今年1月1日,他接到湖北省衛健委一位官員的電話,通知他,武漢如有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的病例樣本送檢,不能再檢;已有的病例樣本必須銷毀,不能對外透露樣本信息,不能對外發佈相關論文和相關數據。

1月3日,中共國家衛健委發佈通知稱,針對近期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病例樣本規定,各相關機構應按省級以上衛健行政部門的要求,向指定病原檢測機構提供生物樣本開展病原學檢測,並做好交接手續;未經批准,不得擅自向其他機構和個人提供生物樣本及其相關信息。有病毒學家透露,甚至中科院武漢病毒所都一度被要求停止病原檢測,銷毀已有樣本。

該報道說,1月11日,停止更新多日的武漢衛健委通報首次將「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更名為「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感染的肺炎」,稱截至1月10日24時,初步診斷有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病例41例。同一天,湖北「兩會」召開。至1月17日湖北「兩會」結束,這個數字沒有增加。

這篇報道目前已在大陸網上被刪除。

《財經》揭露湖北衛健委隱瞞疫情

就在鍾南山公佈「人傳人」之前,先後有兩批專家組分別在2019年12月31日、2020年1月8日赴武漢調查,但兩批專家均未明確公開提及病毒會「人傳人」。1月4日,衛健委第一批專家組成員公開表示,「從目前看,未發現明顯的人傳人證據」;1月10日,又有第二批專家組成員對媒體表示,按病人病情及擴散情況,整體疫情「可防可控」。

第二批專家組的一位成員對陸媒《財經》說,「我們聽說(醫護感染)消息,就聯繫院方,因為不知道具體是哪個醫生,聯繫完了人家不跟你說,不跟你說實話。我們也沒辦法,因為很明確是屬地管理,我們接到的這個指示是地方為主,國家專家組幫忙、指導、輔助。」

「後來,湖北、武漢各自有自己的專家組,對病人的救治,主要由他們負責。我們主要的任務,一個是當時接待港澳台的代表團,另外一個是,我們去發熱門診了解情況。」

「當時我們討論的時候,我們讓他如實報。衛健委的領導當場就說了,他說,『你們是不是懷疑我瞞報啊?』他公開反問我們,專家組的都在場。他都這麼說了我們還能說甚麼?」上述成員說。

當時陪同專家組的人有當地醫院的院長、醫務處主任和湖北省衛健委的人。

上述成員說:「我們一直懷疑有人傳人,但就是沒有證據。」「沒有告訴我們實情,從現在真實的情況看來,他(湖北衛健委)在說謊。」

報道還指,這個衛健委的人已經被免職了。

2月10日,張晉的湖北省衛健委黨組書記職務被免;劉英姿的湖北省衛健委主任職務被免。

鍾南山為疾控中心推責 矛頭指向衛健委

而中共專家鍾南山也公開為疾控中心推責,並把矛頭指向衛健委。

2月27日,鍾南山在廣州市新聞發佈會上透露,早在2019年12月31日,研究機構就已明確,疫情是一種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導致的。2020年1月3日,(中共)病毒就已經成功分離出來;1月7日上報聯合國。這些信息同步報給了地方CDC和國家CDC,CDC亦報給了衛健委。但在此後的十餘天裏,公眾對疫情幾乎一無所知。

鍾南山稱,在很多國家,CDC直接歸屬中央管轄,在特殊情況下,CDC可以直接向社會發佈疫情信息。但在中國,疫情信息需要逐級上報。

2月27日,中共衛健委網站則發表文章稱,「1月14日已召開全國電視會議,部署疫情防控工作」,似是回應鍾南山。

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1月31日對央視說,2019年12月30日至31日,武漢還有其它醫院也發現病人,所以上報了中共衛健委。

分析:問責之火或已燒到孫春蘭

5月將滿70歲的孫春蘭,中共政工幹部出身,從工廠到婦聯,再到工會,數十年「專注」群眾團體工作。1990年代孫進入遼寧省委常委,再升任省委副書記,2001年接替薄熙來兼任大連市委書記;胡錦濤掌權時期她主掌全國總工會,2009年空降福建,成為封疆大吏;「十八大」後成為政治局委員主政天津,2014年接替落馬的令計劃,出任中央統戰部長。「十九大」後她接替劉延東出任副總理,主管科、教、文、衛。孫也是中共在衛生健康領域的負責人。

2月6日,孫春蘭帶著中央指導組在湖北武漢指揮時候,放出狠話,「要以戰時狀態落實落細各項防控措施」,「戰時狀態決不能當逃兵,否則就會被永遠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中共各級衛健委開始成為眾矢之的,國家衛健委也在其中,目前來看孫春蘭難逃干係。這也解釋了為何孫春蘭當時在湖北如此氣急敗壞。

李林一認為,財新網、《新京報》、《財經》這些文章,看似在揭露中共,但是指向的層級仍然有限,應該是得到了最高層的允許。隨著民間怒火越來越大,不排除孫春蘭未來會被問責,甚至有更多的隱瞞疫情的內幕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