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給活在過去的孩子 

超狂!我都起雞皮疙瘩了! 

這個真的是從過去寄來的信嗎?妳真的生活在一九八○年代嗎?不是二○一六年? 

傻眼,這種事怎麼會發生在我身上…… 

妳以為我會這麼說嗎!現在是想要騙誰啊? 

我像是會被這種低水準的爛惡作劇整到的人嗎?妳要是被我揪出來的話,我是絕對不會輕易放過妳的。 

7. 再次給活在過去的孩子 

等等、稍微等一下。 

好像不太對,若單純把這當作是有誰在惡作劇、只是碰巧的話,不管怎麼想都說不通。 

我試著把這個情況一一重新整理了一番。 

第一個可能性是,妳的信打從一開始就寄錯地方了。也就是說妳原先並沒有收到我的信,而妳的信並不是要寄給我的,可是妳卻對我信中的內容一清二楚,從這點來看就出現謬誤了,妳到底是透過甚麼方法讀到我的信的?知道我那天寫了信的人除了爸爸之外就沒有別人了,況且爸爸他也不知道信中的內容有甚麼。 

第二個是妳把我當作惡作劇的對象想要玩弄我。可是這個推論從兩個面向來說又說不通,就像我剛剛說過的那樣,妳知道我寫給自己的信的內容,而另一個癥結點則是地址。

我指的是妳家的地址,我從網路上確認過了,那串地址在現今的首爾是不存在的,雖然那一區以前全都是住宅,但因為都更的關係已經改建成馬路了,但這樣我的信又是怎麼寄到妳那邊的呢? 

就僅僅是為了欺騙我這個人,還先去調查好以前的地址、五百元是何時發行的、以前的用詞甚麼的才來寫信嗎? 

為甚麼?騙了我妳能得到甚麼好處? 

退一百步來說好了,雖然真的很不像話,就先當作宇宙秩序突然發生扭轉,導致我的信跑到妳那邊去好了,那麼妳又是如何寄信給我的?妳不是說妳活在一九八○年代嗎? 

好,讓我們再重新思考一遍,妳和我顯然正處在往來收信與回信的關係中,但妳卻主張自己生活在一九八○年代,也就是說,若我們兩人之中有一人在說謊這件事不成立,就代表我們正在經歷一起非常重大的事件…… 

現在我們正在經歷往來過去與未來的時間旅行之類的……我們正在經歷那種事情嗎? 

太不像話了。 

我發誓我是認真的,沒有在說謊也不是惡作劇,我可以賭上我的性命發誓,不,從這一生到下一世全部都可以梭哈,我的精神狀況很正常,這裏是二○一六年,我仍然是十五歲。 

妳也說說看,妳真的有辦法發誓嗎? 

如果妳是基於某些意圖而說謊的話,拜託別再這樣了。 

我的手現在抖得太厲害了,心情也處於很激動的狀態,得稍微等一下再接著寫了。 

不管怎麼想辦法讓腦袋冷靜下來,還是無法平復激動的情緒。看到我的信後能回個信給我嗎?感覺要等妳回信了,我才有辦法繼續思考些甚麼。 

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

妳想要回去的這個五百元,以防萬一就先讓我保管著,但我如果就這樣拿著這五百元,可能會因此被認定是個騙子,所以我寄了一千元好證明我的清白。 

那就麻煩妳盡快回信了。 

二○一六年二月四日

腦袋好像快爆炸的恩宥 ◇(節錄完)

——節錄自《穿越世界走向你》/ 皇冠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