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軍炸死伊朗二號人物蘇萊曼尼後,揚言要報復美國的伊朗於當地時間1月8日凌晨,向駐伊拉克的美軍和聯軍基地發射了多枚導彈。隨即,伊朗聲稱,襲擊造成了80名美國士兵死亡,美軍的直升機和裝備也「嚴重受損」,而且襲擊沒有遇到任何導彈攔截。與之相對的是,來自美國軍方的消息稱,美軍並無人員傷亡。此外,挪威、丹麥和波蘭軍方均表示,他們駐紮在伊拉克的部隊並無人員傷亡.

很明顯,伊朗的說辭是沒有任何可信度的。試想,美國特朗普總統去年12月底就因為蘇萊曼尼策劃的襲擊造成一名美國承包商死亡、4名美軍受傷,而下令空襲親伊朗的伊拉克民兵組織基地,以及定點清除蘇萊曼尼。如果有80名美軍被炸死,特朗普以及美國國內的反應,不用想就可以知道。因此,伊朗空襲的結果絕非如其所言,其誇大的宣傳應該是為了欺騙伊朗人而已,以顯示自己所謂的力量,並為自己找台階下,這一點與中共是非常相似的。

所以奇怪的問題出現了,美軍和聯軍既無人員傷亡,那麼發射的導彈到底落到了哪個區域?伊朗發射導彈出現誤差是有意為之,還是制導出現了問題?筆者更傾向於前者,即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哈梅內伊一方面深知美國的實力,也非常清楚自己並不堪一擊,擔心衝突升級後對自己不利。但另一方面,為了維持伊朗獨裁政權,遏制國內的反對力量,且業已高調喊出為蘇萊曼尼「復仇」,又不得不進行與美國對抗到底的表演,是以才有了導彈「不精準」的襲擊美軍和聯軍基地的事件。而這種雷聲大雨點小的做法,與中共在貿易戰中的表現同樣有得一比。

可以佐證伊朗內心膽怯的是,在喊出向美國報復的同時,伊朗外長在襲擊美軍基地後又在社交媒體上表態稱,伊朗採取了適當的自衛措施,伊朗不尋求局勢升級或是戰爭。

筆者認為,伊朗目前主打的是威脅牌,輔以小打小鬧,如威脅襲擊美國平民、退出伊核協議,威脅襲擊美國船隻等,目的是離間美國國內黨派和美國盟友,削弱特朗普政府的行動能力。不過,伊朗的威脅的效用迄今仍十分有限,當前美國國內民主黨雖然以此繼續掣肘特朗普,但尚沒有改變特朗普的強硬姿態,而美國在歐洲的盟友,也相繼譴責伊朗空襲聯軍基地,譴責退出並敦促其繼續遵守協議。

美國斯伯丁將軍在近日接受霍士新聞採訪時表示,伊朗領導人在襲擊後,應該重新評估局勢,要清楚紅線在哪裏。「不僅僅是伊朗,我認為此事件也給北京、莫斯科、平壤傳遞了一個信息,他們必須關注(特朗普)總統的言論。」

不知伊朗導彈襲擊美軍基地沒有殺傷一個美軍,是否是聽進去了特朗普之語。特朗普在4日的推文中寫道:「讓我們以此作為警告,如果伊朗攻擊任何美國人或美國資產,我們就會將目標鎖住伊朗的52個地點(這個數字代表著多年前伊朗劫持的52名美國人質),其中一些地點具有重大意義,並且對伊朗和伊朗人來說是很重要的文化。這些目標以及伊朗本身,將受到非常快速且非常重大的攻擊,美國不想要任何威脅!」

那麼,中俄又是否聽進去了特朗普的話呢?掌握著伊朗的對伊拉克、黎巴嫩、加沙和阿富汗政策的蘇萊曼尼被炸死,對中俄都是一個重大打擊。身在美國的中國富豪郭文貴爆料稱,蘇萊曼尼和中共江派關係密切,曾和周永康聯手設立崑崙銀行,控制中伊石油交易,此外蘇萊曼尼在香港也有豪宅等。顯然,中共對伊朗技術、武器、資金、通信、交通等方面的支持,同樣少不了蘇萊曼尼的參與。

伊朗近一年來針對美國及其盟國的行動升級,比如擊落美國海軍無人機,襲擊兩艘油輪,襲擊沙特煉油廠,背後的策劃應少不了蘇萊曼尼,其背後則是中共的鬼影,因為無力應對中美貿易戰的中共,意圖將美國的注意力轉移到中東和朝鮮半島上,從而減輕自己的壓力。伊朗興風作浪的動力與來自中共4000多億美元的投資不無關聯。

而美國之音的報道也透露,敘利亞總統阿薩德在軍事上捲土重來,蘇萊曼尼正是其中的策劃者之一。他與俄羅斯軍方協調空襲,經常前往莫斯科。有分析人士指,他是協調阿薩德正規軍與什葉派民兵聯合作戰的關鍵人物。

因此,蘇萊曼尼被炸死後,中俄動作頻頻。先看中共。1月4日,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分別與伊朗外長扎裏夫、法國外長勒德里昂、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通話。對於伊朗對美國的譴責,王毅並沒有附和,反而只是「敦促美方不要濫用武力,通過對話尋求問題的解決」。對法國外長則表示雙方「立場相近」,「不讓襲擊事件影響伊核全面協議的執行」。

而在與俄羅斯外長通話時,王毅則間接批評美國「濫用武力」,「不接受軍事冒險行為」,要與俄羅斯共同發揮作用。拉夫羅夫則稱「俄中立場完全一致。美方行為是非法的,應予譴責」,「願同中方密切協調,為避免地區局勢緊張升級發揮建設性作用」。

1月6日,中共外交部網站的消息稱,伊拉克看守政府總理馬赫迪會見中共駐伊拉克大使張濤,馬赫迪表示願繼續深化雙方在「一帶一路」框架下各領域務實合作,而張軍則提出中共願意向伊拉克提供軍事援助。

1月7日,王毅訪問埃及,在接受當地媒體採訪時,繼續不點名批評美國的「長臂管轄」。

再看俄羅斯。1月6日,俄國防部長紹伊古與伊朗武裝力量總參謀長巴蓋裏通電話討論地區局勢。雙方一致表示,應防止敘利亞和中東地區的局勢進一步惡化。同日,俄外交部稱,從防止核武器擴散的角度看,伊朗宣佈進入中止履行伊核協議最後階段不會構成任何威脅。1月7日,俄羅斯總統普京訪問敘利亞,8日訪問土耳其。

從表面的說辭看,中俄都希望避免中東地區局勢升級,除沒有明顯支持伊朗行動升級外,還力圖穩住中東相關國家。不知道這是否與美國展現的強大的軍事實力和特朗普捍衛美國人的利益有關。至少從中共的角度而言,保證中東的石油供應至關重要,尤其在國內經濟困頓之際。而且,中俄或許更擔心,如果伊朗一意孤行,美國隨之而來的更具毀滅性的經濟制裁和軍事打擊,中俄必受影響。

不過,中方此時主動提出向伊拉克政府提供軍事援助很耐人尋味。是為了在伊拉克擬將美軍趕出後意圖填補空位,增強在中東的存在感,還是為可能發生在伊拉克的軍事衝突推波助瀾,將美軍注意力吸引在中東?不管中共出於何種目的,可以肯定的一點是,美國對中共的意圖一清二楚,因此應該做好了同時打兩場戰爭的準備,而且在貿易協議簽署問題上,也絕不會允許中共繼續拖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