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上「2019年可能是大部分企業都不容易。我昨天一天接到朋友5個電話,過去一個禮拜要買樓的朋友有10個。」浙商總會會長馬雲,在出席21日舉行的「2019世界海論壇暨上海市浙江商會年會」時,發表上述言論。

2019年大陸很多企業出現困境,尤其大陸外匯出現嚴重短缺。馬雲最新演講折射問題嚴重性。

中共外長王毅的最新表述也佐證了中共經濟遭遇嚴重寒冬。昨天(24日)王毅在官媒上批評美國在經貿、科技等領域接連對大陸設限打壓,甚至在涉主權問題上干涉和抹黑。

王毅放重話說,中美雙方必須找到「最大發展中國家」和「最大發達國家」的和平相處之道,開闢造福兩國與惠及世界的互利共贏之道。

香港一位企業家周先生表示,中國被認為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為何王毅會這樣謙虛?

他道出背後原因,其實中共經濟問題嚴重,已無外匯儲備可用,「在三萬一千億美金儲備中,中國祇有四千五百億美金可用,其實依照日本的報告,中國現在是負1.5萬億美金外債,根本無外匯儲備。」

他進一步分析,因為中國的外債加外商直接投資(FDI)是 4.6-5.0 萬億美金,而外匯儲備只 3.05 萬億美金,兩條數相減,大約是負 1.5 萬億美元的淨外債。

他比較中國、美國平均國民收入及進出口,並認為中美貿易戰令中共經濟問題雪上加霜。

大陸平均國民收入大約是九千幾美元一年,而美國是五萬九千美元;中國出口到美國去年大約是五千七百億美元貨物,而美國每年國民的消費總和大約是六萬億美元,中國貨不足十份一;而且美國剛與墨西哥及加拿大簽了協議,好多貨將會是零關稅。

墨西哥是特朗普在中國斷供應鍊的重要一環,「因為墨西哥有好多廉價勞工,土地又平,好多下價貨已可在墨西哥採購,而且運費去美國還便宜一點,另外美國可在墨西哥投資自動化生產。」

他認為,中共經濟問題嚴重,從近幾年外企大量撤離就開始了。這些企業前往印度、巴基斯坦、緬甸、台灣、泰國、越南等地,美國已經越來越不依賴中國制造了。加上中國的勞工成本高、地價高、生產過程的稅亦很高,就像Iphone蘋果手機,已有七成轉去印度生產。

LG及Samsung(三星)的最大廠房已在越南,同樣是因為越南生產成本比中國低很多。所以它們走了也不會再回到中國了。

此前就有不少經濟學家認為中國已進入結構性經濟衰退,再加人口老化,人口紅利逆轉,已進入「劉易斯拐點」,最後會面對流動性陷阱(Liquidity trap),沒有辦法解決。

該名企業家周先生認為,去年開始的貿易及關稅戰,祇不是加速中國經濟下滑,無論美中貿易談判結果如何,中國整體經濟結構走勢也無法改變。他進一步分析,中國高速經濟增長已完結,其他生產成本較低的國家會瓜分中國的製造業。

中國如果想刺激內需,面對最大問題是:

1) 國民樓房按揭佔去太多購買力。

2) 中國社會保障不足,要現金傍身,令國民偏向儲蓄而不想消費。

3) 中國資源不足,例如石油,金屬,塑膠及芯片等,好多靠進口原材料才可生產,進口牽涉要動用外匯,而賺到的人民幣卻不能兌換成外匯,多賺祇是回收多發行的人民幣而已。

最後,中國會進入高負債,高生產成本,外匯儲備枯竭的經濟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