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日,《南方周末》一篇《「不寒而慄」的愛情:北大自殺女生的聊天記錄》引爆朋友圈和微博。內容講述了不久前北大自殺女生包麗同男友交往,以及疑受到男友精神折磨,最終走上自殺的悲劇。

北京大學法學院大三學生包麗自2019年10月9日服藥自殺陷入昏迷後,就再沒能醒來。一個多月前,醫生向家人宣佈其「腦死亡」。

11月7日,其母親從警方處取回了包麗的手機。次日,她看了女兒與男友牟林翰的微信聊天記錄,發現了之前所不知道的女兒輕生的真相。

「我很想跑過去把他(牟林翰)捅死。」包麗母親這樣形容她看到聊天記錄時的憤怒。

據《南方周末》報道,包麗自殺前,其男友牟林翰以包麗有過戀愛經歷,不是處女為由對其進行折磨,包括提出拍裸照、先懷孕再流產留下病歷單、做絕育手術等要求。

牟林翰是高包麗一級的學長,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2015級學生。曾經是北京大學學生會第三十四屆執委會副主席,曾於2016年至2017年任北京大學學生會體育部長和北大政管學院學生會外聯部部長。

包麗自2017年9月起任北京大學學生會文藝部部長。

據《南方周末》的報道,包麗出身於一個商人家庭,牟林翰的父親是某金融機構某省份行的負責人。兩人在2017年上半年相識於校學生會工作期間,當時牟林翰是校學生會體育部部長,包麗是校學生會文藝部部長。

2017年中期學生會調整後,牟林翰當選為校學生會分管文體活動的副主席,包麗則任文藝部部長,兩人交往更加頻繁。但包麗沒有想到,在成為牟林翰的女友後迎來的卻是噩夢。

按包麗好友的說法,兩人在一起第二天就開始吵架。牟林翰很介意她前男友的事情。

據聊天記錄,牟林翰執著於女孩「第一次」的邏輯大致是這樣的:女孩子結婚前應該是處女,如果不是就是犯了大錯,這樣不僅要諒解男友犯的錯誤,還應該對男友作出補償。

一次聊天之後,包麗將牟林翰微信中的備註名改為了「主人」,此後再沒更改。兩人之後的聊天中,她的角色經常是一條狗。而牟林翰後來有一次聊天時,讓包麗在身上紋「我是牟林翰的狗」,「中英文都可以,紋的過程讓人給你錄下來,不然的話你就自己錄……」

然而,2019年2月5日,牟林翰向包麗提出了更致命的要求:回北京後給其「拍一組裸照」,「就把這個當作懲罰吧」。並明確說,拍完之後他會存起來,「但是要是你跑掉,我就把它們都放在網上」,而且「不會用自己的朋友圈」,因為「網上有很多對這種東西感興趣的人」。

包麗開始沒有同意,但在牟林翰承諾將來會娶自己後,她說「好」。

包麗出事之後,母親在其蘋果設備裏發現了許多女兒的裸照以及與牟林翰的性愛影片。

在包麗徹底屈服之後,牟林翰對她說:「記住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不許再和我說不,只要你能做到,我就會娶你回家的——我們來複習一下,在別人面前要叫我甚麼……」包麗說:「主人。」

事實上,包麗多次試圖與牟林翰分開。聊天記錄顯示,7月13日中午,她留了一張字條,從牟林翰家不辭而別,此後一度不接牟林翰電話。然而牟林翰以死相逼。

之後,牟林翰終於同意分手,但前提是讓包麗發誓離開他後「會孤獨終老」,「不會再找任何男孩子」。

為防止包麗反悔,牟林翰進一步要包麗為他懷一個孩子,然後把他打掉,牟留下病歷單。但包麗質疑這樣對寶寶不公平後,牟林翰又要她去做絕育手術,然後把病歷單留給他。

之後牟林翰又囑咐包麗不能把切除的輸卵管扔掉,「和醫生說留下,帶回來給我,我想留下它。」

然而僅僅過了一天,這個「合同」就被牟林翰單方撕毀。

2019年8月,包麗趁暑假回廣東老家待了8天。按母親的說法,女兒這次回來就是為了躲牟林翰,想跟他分手。期間兩人在微信交流中多次爆發衝突,牟林翰發了數十條微信辱罵包麗,其中最後一次一口氣發送四十餘條。

牟林翰甚至揚言要死,甚至一張服用過量安眠藥的診斷證明拍照發給包麗。

包麗回北京之後,兩人又重新在一起。但微信聊天記錄顯示,牟林翰的表現更加極端。22天之後,這個在朋友眼中曾經「自信」「堅強」的女孩發了最後一條微博,並且設置為「僅自己可見」。微博的內容是:我命由天不由我。

《南方周末》的報道出來後引爆微信圈。然而,包麗的好朋友則發文表示,這篇報道並非事實的全部真相。好友並公佈了大量兩人聊天記錄,並且指稱,牟林翰對包麗的精神虐待和PUA手段遠比報道中呈現的過份,而《南周》卻模糊重點,將焦點轉移到兩人扭曲的關係上。

而男方的回應則是:不認為自己的行為是對包麗精神控制,「我不明白甚麼是精神控制?」並且稱警方已經結案。

這條消息在網絡上引發熱議。有網友表示:「這種人進了高等學府,犯了事還不被查處,中國未來註定禮崩樂壞!」「一個北大的高才女生被人精神控制了,這也太薄弱了……」

也有推友表示,「牟林翰是政管專業的學生,父親是體制內中上層,做過北大學生會副主席。這樣的一個人竟然是個惡魔……他一步步地誘導了一個失去童貞的北大女生自殺!其過程邪惡荒謬!我想知道,北大是怎麼培養出一個惡魔和一個沒有起碼自我保護意識的兩個『天之驕子』的?」

隨著新聞的發酵,當事人牟林翰也被人肉,網上信息顯示,牟林翰畢業於北師大二附中2015屆9班,北師大二附中屬於大陸的頂尖中學。牟林翰所在的北大政管學院則是中共首家政府管理學院,牟2018年曾到中共發改委體改司綜合處實習。

過去幾年來,北京大學各類醜聞不斷,尤其是北大教授性侵女生的新聞。去年,媒體曝光北大教授、長江學者瀋陽20多年前多次性侵北大中文系女學生高巖致其自殺身亡。

日前,北大博士生導師馮仁傑被指隱瞞欺騙多名女性感情,同時和數十位女性發生性關係。隨著醜聞的不斷發酵,馮於12月11日被北大解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