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反送中」運動以來,警察濫捕日趨嚴重,而不斷曝光的關於警員性侵抗爭者事件令人瞠目結舌。一名18 歲少女在被捕期間疑遭警員輪姦懷孕, 日前已在伊利沙白醫院接受墮胎手術;而爆料的醫生遭到滅口恐嚇。本報採訪了香港知名網絡主持人、時事評論員傑斯,他表示,如果香港目前已經進入內戰狀態,警察的性暴力或涉及對某特定族群的仇恨,構成戰爭的罪行。

傑斯表示,自6 月反送中運動以來,很多懷疑是由香港警察造成的濫暴、濫捕、性侵、強姦、浮屍、跳樓等事件不斷被揭露,他樂見現在有這樣一個個案被曝光。如果警察性侵不是一個單一的個案而是一個類似集體的行為,如果假設香港已經出現類似戰爭的狀態的話,是否存在對某種族群的仇視而做出的行為。

警方利用性暴力迫使示威者妥協, 台灣勵馨基金會籲聯合國介入調查。圖為港人抗議警方濫暴和施行性暴力。 ( 宋碧龍/大紀元)
警方利用性暴力迫使示威者妥協, 台灣勵馨基金會籲聯合國介入調查。圖為港人抗議警方濫暴和施行性暴力。 ( 宋碧龍/大紀元)

「嚴重地說,如果認為現在的香港處於一個內戰的狀態,是否是一個戰爭的罪行的行為呢?這戰爭的罪行包括警察可能有一種角度,他覺得走出來抗爭的人是曱甴( 蟑螂),如果這些抗爭的人是曱甴的時候,是他們(警察)看不起、仇視的族群,在現在緊急的情況,他們( 警察)有些特定的權力,他們會進行包括仇殺、強姦、性侵、性暴力、濫暴,甚至使用中國製的催淚彈,他們可能知道(催淚彈)的成份是甚麼,濫發之後把它當作生物武器去使用。」

在全世界持續不斷的武裝衝突中,以強姦和性暴力作為戰爭工具的罪行日趨嚴重。「開放社會正義行動」的凱莉- 阿斯金博士指出,在武裝衝突中,一方使用強姦作為戰爭工具, 就是要摧毀敵方婦女的精神以及她們丈夫、家庭以及整個社會的士氣。

是否高層縱容製造仇視傑斯說:「如果類似一種是戰爭的暴行,那不只是個人負責的問題了, 可能要考量是否有高層要負責。是否高層縱容或者在警隊裏製造這種的仇視某一個族群的氣氛,甚至是香港政府也難以脫離關係。這件事是否真實,要交回負責的律師或者傳媒繼續搜查這件事的真相,這是目前很重要和值得關心的事情。」

傑斯表示,如果性暴力是在戰爭中作為用來對付某個族群的一種手段的話,在國際上就應該成為一個非常嚴肅而值得重視的問題。「因為如果這個問題在世界上有一個廣泛的共識,那麼現在香港政府或者香港警隊最低限度應該受到一些有關的制裁。」他說。

獨立調查公信力或受質疑

對於民間一直呼籲針對警察的濫暴濫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問題, 傑斯表示,無論有沒有這宗輪姦案件,都有必要成立。如果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可能需要成立很多個, 比如7.21 元朗西鐵站黑社會無差別毆打市民事件要成立一個,8.31 防暴警察衝入太子站月台及車廂暴打乘客及亂噴胡椒噴劑要成立一個,還有很多事件可能都需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不過他又說:「現在除了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這個是否已經足夠?比如獨立是何種獨立,比如由政府安排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香港人可能還要問一句現在的香港政府還有沒有公信力?甚至香港人一段時間以前已經開始有聲音要解散警隊。」

「針對這單( 輪姦)案究竟找誰去查呢?我未必給得出專業的建議, 但是非常肯定的是,全香港人沒有人會接受香港警察自己查自己。剛剛發生的周梓樂事件也是一樣,無論警方出來怎樣講,問題是他們如何能說服香港人相信他們,我想這幾個月以來很多事件香港人都有相類似的看法。」

傑斯認為,如果是通過一個個案對來自與政府所掌控的警隊打官司, 相當於雞蛋撞高牆。「所以我希望隨著時間過去,陸陸續續有更多受害人可以走出來,律師那邊可以再做多一些,會有幫助。」

反送中或成為中共滅亡的導火線

對於香港人在這六個月一直在喊口號,從最初的「香港人加油」到「香港人反抗」,周梓樂同學去世後口號變成了「香港人報仇」,口號隨著局勢而變化。傑斯說,早一段時間還開始有「私了」,無論是「私了」還是「報仇」,大部份香港人未必認同就是等同暴力。只是基於大的訴求,爭取港人有能力去選擇自己的人民代表或者是代表我們的政府,港人只是要這個選擇權而已。

他說:「我都要強調一點,政府不作為,不想辦法去解決問題,不聽市民的聲音,他們才是整個暴力的根源。」

港人要覺醒:暴政下不能沉默

他還說,香港人可能不知不覺在這幾個月裏,很多人覺醒。「在這樣一個暴政之下,我們是否可以沉默, 之後所有事情都交給政府呢?很多人發現一個答案,咦,這個政府並不是我們的政府,是北京的政府。」

傑斯指,如果要講口號,「沒有暴徒,只有暴政」,這句才是最重要的。政府如果聽人民的聲音,就不會有人無端端的走出來了,所以看你怎麼理解。就算有暴力,歷史上很多推翻政府的革命都是有暴力的。孫中山的革命也是暴力,他自己也不否認。但最重要的是,只有極權才會推人民到一個越來越暴力的階段。

被問到最近在很多示威現場出現「天滅中共」標語口號,是否反映「抗共」這種堅決的態度和意思在裏面時,傑斯說:「我同意有的,我想反共的人裏面可能有的人信天, 有的人信自己。信天的人,可能今天也認為共產黨滅亡將會不言而喻的。我想事實上也是,這十幾年來,看『天滅中共』這句口號,很大部份人會想到法輪功,但是這幾年,這幾個月的抗爭,香港人普遍對『天滅中共』這句口號的接受度是提高了的。」

談到反送中運動是否會成為中共滅亡的導火線時,傑斯肯定地說:「絕對有這個能力,不排除這個可能性。但是你要問我這個機率,我只能說一半一半。」

他建議香港人可先從守護自己的地方開始,應該要為我們自己的地方做些甚麼,之後有些事情可能信天的人就交給天。

「我們一直做的時候,這幾個月我想很多香港人可能低估了自己的想像力,我們也想不到我們會感動全世界或者帶動全世界去正視與中共交往要以甚麼態度,看現在全球都是被香港帶動的。都可以交給天的,最重要的是做到自己的本份。

不過,傑斯認為香港人還沒有做完應該做的事,很多事情還做得不夠多, 還要補充, 這不是三五七天、三五七個星期,這將會是一個長期的抗爭。最低限度香港人要讓中共這個極權知道,管制香港是需要很高成本的。讓它自己去衡量,是不是繼續用鐵板一塊的政策去對付香港人,這個交給他們自己考慮。◇

出逃原大陸公安刑偵大隊長刑警隊長證實中共特警在港實施鎮壓。圖為2019 年11 月10 日,旺角山東街有幾人被逮捕。( 宋碧龍/大紀元)
出逃原大陸公安刑偵大隊長刑警隊長證實中共特警在港實施鎮壓。圖為2019 年11 月10 日,旺角山東街有幾人被逮捕。( 宋碧龍/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