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篡政70年之際,隨著貿易戰讓增長放緩、消費者縮減開支,中國經濟增長速度已降至數十年來的最低點。中共執政合法性受到質疑。

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中國歷史教授齊慕實(Timothy Cheek)認為,中共權力現在的薄弱環節是「經濟衰退前景」,「不能向普通公民履行承諾」。

「習近平知道故事的重要性」,他在回覆《紐約時報》的採訪郵件中說。「習近平面臨著蘇聯集團在20世紀80年代面臨的問題,那就是在經濟明顯收縮和腐敗面前,人們對共產黨公開宣稱的價值觀缺乏信心。」

中國已經是一個警察國度

「國慶閱兵和慶祝活動是精心設計的,為的是傳達(中共)政府希望中國人民和全世界看到的自我形象,」美國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中國問題專家謝淑麗(Susan L. Shirk)說。

「今天,中國已經變得更像是一個警察國家。」謝淑麗補充說。

在香港持續3個月的抗議活動被視為對中共在香港的威權挑戰,同時也令中共對香港二次主權移交的計劃接近落空。儘管香港的運動訴求是希望北京兌現「一國兩制」承諾、減少對香港的直接干預,在香港政府沒有正面回應、大量動用警察抓捕和毆打抗議民眾後,香港人對港府的最尖銳批評也是「警察治港」。

香港中文大學的中國政治專家林和立告訴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中共建政70周年慶其實是「一次秀武力」展示會,尤其是共產黨現在正面臨國內外的多個政策難題。

因中共遲遲不肯鬆動權力,結構性經濟改革堆積的問題已越來越大。中國經濟正以近30年來最慢的速度增長,很大程度上與美國的貿易戰和非洲豬瘟都在加劇這一進程。

中共同時也寄望展示其擁有的先進軍事裝備和實力。中共國防部稱,星期二上午的閱兵將包括從未公開露面的武器。但武力並不能讓人心安,也不足以讓共產黨感到放心。

香港科技大學資深中國問題研究員崔大維(David Zweig)指出,蘇共因為未能在經濟上做到位,再開放政治自由,民眾有了抱怨政治體制的機會。

但中共領導人採取了相反的行動,在1989年天安門廣場鎮壓學生民主抗議活動的同時,中共開放了經濟;但同時,它們建立了一個複雜龐大的監視情報網,讓它們嚴密控制社會和互聯網。

據悉,杭州市政府宣佈,將向該市的100家公司派遣黨員幹部,其中包括電子零售巨頭阿里巴巴集團控股公司和汽車製造商浙江吉利控股集團。同時,香港的幾大房地產富豪也宣佈主動讓地,歸還給港府。

「但現在它們知道不行了」

加利福尼亞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的中國政治專家裴敏欣告訴美國廣播公司(ABC),「在過去30年,只要共產黨實現強勁的經濟增長——變得務實,保持國內穩定,不搞砸,不冒大風險——就可以了;但現在它們知道不行了。」

共產黨面臨的國內挑戰其實在對美貿易戰之前就出現了。隨著中國達到中等收入水平,經濟增長註定會放緩;加上共產黨在1980年左右推出的獨生子女政策、強行控制人口增長,已經註定中國未來要用更少勞動力來承受人口老齡化的負擔。

伊諾多經濟公司(Enodo Economics)首席經濟學家戴安娜喬伊萊娃(Diana Choyleva)告訴《日經亞洲評論》,對習近平而言,他需要和中國人更平等分享經濟成果,剷除黨內腐敗,並減少環境污染。但她指出,如果中國經濟難以遏制下滑的增長,那些從中國市場改革中最受益的精英們(包括高官和企業領導人)會對習近平會不滿意。

華人:想知道中國接下來要去哪裏

經歷過「文化大革命」混亂與貧困的經濟學教授李偉在北京長江商學院任教,李說:「我們面臨的問題是中國從這裏將去哪裏?」「我們非常期待更多的改革。」

那些在中國出生、長大,現在旅居國外的華人來說,在中共加強對學術界、企業、社會收緊意識形態和政治控制後,他們越來越抗拒黨的控制。

康乃爾大學中國粒子物理學家和博士後研究員程洋洋告訴NPR,「因為(中共)國家在試著重新定義(華人)身份,通過控制身份達到政治目的,這讓身份(認同)變得扁平化和空洞」。

耶魯大學法學院教授張泰素在回覆NPR的電子郵件中更是解釋了他感受到的情緒衝突。他補充說,「(中共)代表的政權在過去70年的歷史裏焚燬了我所珍視的一切——中國文化和歷史。」

他表示,所有這些矛盾都不可避免地成為他進行嚴肅認知的一部份——做一個中國人意味著甚麼——「這是我不能,也不想逃避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