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李世民〈廣勝寺讚〉

鶴立蛇行勢未休,

五天文字鬼神愁。

龍蟠梵質層峰峭,

鳳展翎儀已捲收。

正覺印同真聖道,

邪魔友閉絕蹤由。

儒門弟子應難識,

穿耳胡僧笑點頭。

這首詩,錄自《霍山志》。據《霍山志》記載:廣勝寺內,有清代刻鏤的這首詩的詩碑。廣勝寺在山西省南部霍山山脈的南麓,建於東漢建和元年(一四七年),是我國著名的佛寺。

廣勝寺內的飛虹琉璃塔、保存完好的金版大藏經、元代戲曲壁畫,是寺內現存的「三絕」。它名聞遐邇,是著名的旅遊景點。

唐太宗李世民推崇佛法,在位期間,曾以天子之尊,拜謁過廣勝寺。這首著名的讚頌佛寺的帝王詩,當作於這次拜謁之時。

詩的首聯,描寫廣勝寺的形勝與它在佛教中的尊貴地位。「鶴立蛇行」:形容寺周圍山勢的雄偉、壯觀和蜿蜒。「五天文字」:是指由印度傳來的佛教經典。從外觀的形勝與內部珍藏的經卷,顯示出這座佛寺的重要地位。「五天」:指印度。我國舊稱:東、西、南、北、中印度。詩的頷聯「龍蟠」、「鳳展」二句:描寫寺廟雕樑畫棟,以龍鳳為裝飾,形容其華麗。頸聯則進一步寫佛事活動,說:悟徹了佛家的真諦,才能走上「聖道」,一切邪念自會斷絕蹤跡。「正覺」:佛家語,即覺悟。「邪魔」:指一切邪惡的外道。尾聯,歸結全詩,謂奉行孔孟之道的「儒門弟子」,應當刻苦認真地學習、信奉佛學。「穿耳胡僧」:指波斯人高僧吉藏,說他也會向你點頭微笑,表示歡迎(歡迎儒家弟子來學佛法)。

全詩渾厚凝重,莊重典實,結構完整,格律嚴謹,對著名佛寺和佛法,作了熱誠的讚頌。從一位天子的口筆中,反映出唐代初期中國社會上崇尚佛法的盛況。這首詩有極為重要的社會認識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