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想買格陵蘭島,令這個冰天雪地的北國島嶼成為全球關注點。曾作為地產商的特朗普買格陵蘭島幹甚麼?會出多大的價錢,背後有甚麼考慮,引發熱議。

有人開始以為,特朗普是在開玩笑;有人認為,特朗普是想在格陵蘭建特朗普大廈;但也有人認為,特朗普這樣做是有一系列的戰略考慮。專家認為,特朗普購島背後的最大動機就是應對中共擴張。

格陵蘭是一個怎樣的島

格陵蘭島大部份位於北極圈內,人口不到6萬,88%為因紐特人。格陵蘭是世界上最大的島嶼,面積81.1萬平方哩,島上約80%長年被冰覆蓋,是在丹麥王國框架內一個內政獨立的自治領地,但外交、國防與財政相關事務仍由丹麥代理。

1917年,一個因紐特人家庭。(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1917年,一個因紐特人家庭。(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格陵蘭島最大的經濟來源是漁業,但該島因其豐富的自然資源(包括煤炭、鋅、銅、稀土、鐵礦石和稀有礦物等)而越發引起外界關注。已有探險人士來評估格陵蘭的資源,但真實的數量仍未知。

格陵蘭島雖然坐擁豐富物產,但卻並不富裕。《金融時報》報道,丹麥每年為格陵蘭島提供的補貼,佔格陵蘭島年度預算的一半以上。

買島是認真的

無論外界的猜測如何,從特朗普最近的言論和媒體透露的信息來看,購島一事似乎是嚴肅的。《華爾街日報》8月16日披露,特朗普在與顧問們吃飯和開會時,頗為認真地討論過要買下格陵蘭島的想法。

8月18日,當被媒體追問,美國如果購買格陵蘭出價多少時,特朗普回答說,「我們還沒有談到那一步。首先,我們得看看他們是否有興趣(被美國收購)。」

特朗普還在推特上證實說,正在考慮購買格陵蘭島。為了告訴外界買島不是做地產,特朗普在推特上發了一張幽默照片,上面有一棟金光閃閃的特朗普大廈高聳在格陵蘭。他說:「我保證不在格陵蘭建這個。」

特朗普幾次提到買島的戰略問題。他說,從戰略上講,購買格陵蘭「對美國是件好事」。

特朗普買島並非異想天開 有歷史可溯

特朗普購島似乎令人難以置信,但從美國歷史看,美國曾多次向外國購買大片土地。

購買路易斯安那:最知名的土地收購發生在1803年,當時美國政府花了1500萬美元從法國購得路易斯安那,這片土地非常廣大,有2,144,476平方公里,佔今日美國國土的22.3%。路易斯安那後來被分為多個州,今天的路易斯安那州僅為其中一部份。

繪於1804年的路易斯安那地圖。(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繪於1804年的路易斯安那地圖。(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購買阿拉斯加:1867年,時任美國國務卿威廉·西華德(William Henry Seward)以720萬美元從俄羅斯帝國手中買下冰天雪地的阿拉斯加。當時很多美國人覺得這並不值得,花700多萬去買一塊一錢不值的凍土,簡直就是賠本買賣,並將其戲稱是「西華德的蠢事」(Seward's Folly)或「西華德的雪櫃」(Seward's Icebox)、「約翰遜總統的北極熊花園」(Andrew Johnson's polar bear garden)。但西華德說:「現在我把它買下來,也許多少年以後,我們的子孫因為買到這塊地,而得到好處。」

美國購買阿拉斯加原始支票,面額720萬美元。(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美國購買阿拉斯加原始支票,面額720萬美元。(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而現在看來,西華德當年做了一筆有意義的交易。

購買丹麥西印度群島:一戰期間,美國怕德國佔據丹麥西印度群島作為其潛艇戰基地,因此向丹麥政府提出購買建議,經過數月談判後雙方達成協議。1917年1月,美國和丹麥交換各自簽署的條約,同年3月美國開始接管該群島,並改名為美屬處女群島。1927年群島上居民被授予美國公民權。

購買格陵蘭島:買格陵蘭島並非是特朗普的臨時起意,歷史可追溯到150多年前。

早在1860年代,美國第17任總統安德魯·約翰遜(Andrew Johnson)執政期間,就曾考慮過購買格陵蘭島。1867年,時任國務卿西華德在當年購買了阿拉斯加後提出,購買格陵蘭和冰島「值得認真考慮」,並要求撰寫一份研究購買兩島可行性報告。

時任國務卿西華德指示在1868年出爐一份購買格陵蘭島可行性報告。(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時任國務卿西華德指示在1868年出爐一份購買格陵蘭島可行性報告。(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美國國務院1868年公佈了這份報告,建議購買冰島和格陵蘭,「尤其是後者」,原因既有政治考慮也有商業考慮。但西華德在1869年3月結束了國務卿職務,格陵蘭的購買計劃也隨之不了了之。

 美國國務院1868年出爐的報告建議購買格陵蘭。(報告截圖)
美國國務院1868年出爐的報告建議購買格陵蘭。(報告截圖)

1910年,美國政府內部傳著一份購買格陵蘭的內部提案。1946年,第33任總統杜魯門希望以1億美元的黃金從丹麥手中購買該島,但被丹麥拒絕。

馬利蘭大學政府與政治學副教授埃爾默·普利思(Elmer Plischke)在1950年一份報告中寫道,由於格陵蘭對丹麥造成的巨額開支,以及其地理位置對美國的戰略重要性,該島向美國的潛在銷售仍有可能。

但在冷戰結束後,美國政府對格陵蘭島的興趣日漸消褪,買島的想法束之高閣。至於在2019年的今天,特朗普總統為何再次提出買下八成面積均被冰層覆蓋的格陵蘭,從外界分析來看,主要有三大原因:格陵蘭礦產資源豐富,稀土資源尤其具有吸引力;軍事戰略意義;佈局北極圈,防止中共擴張。

一、格陵蘭坐擁豐富礦產 稀土礦產格外引人關注

BBC報道,特朗普對格陵蘭島的興趣,部份是因為島上的豐富自然資源。格陵蘭島不僅有豐富的礦產還有純淨水、魚類資源、海鮮資源、再生能源等。其中,最為外界關注的是,格陵蘭島蘊藏著豐富的稀土礦產。

稀土被譽為「工業維他命」,它是17種化學元素的合稱,由於其獨特的物理和化學特性,對許多高精尖技術產品至關重要。無論是軍用的激光制導武器、先進戰機、導彈,還是人們常用的手機、電動汽車等,都要用到稀土。

稀土元素。(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稀土元素。(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根據美國地質調查局今年2月發佈的年度稀土報告,2018年,中國稀土的產量佔全球產量的70.5%。美國2014至2017年的稀土進口中80%來自中國。

特朗普在上任總統後便力求擺脫美國對中國稀土的依賴。他在2017年12月,簽署了礦物行政令,要求聯邦政府找出包括稀土在內的關鍵礦物新來源,加速供應鏈各階段有關礦物的開採、後處理及回收等步驟。

2018年7月以來,中美貿易戰不斷升級,中方多次暗示有可能動用的一張王牌,就是限制向美國的稀土出口。這更促美國加緊尋找替代來源。2018年,美國重新啟動了已經關閉了的位於加州的芒廷帕斯(Mountain Pass)稀土礦。2019年5月,澳洲萊納斯公司(Lynas Corporation Ltd.)宣佈,將與美國德克薩斯州藍線公司(Blue Line Corp)合作,在德州建立一家稀土分離工廠。

2011年芒廷帕斯稀土礦及其附近的衛星圖像。(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2011年芒廷帕斯稀土礦及其附近的衛星圖像。(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正是在這樣的大背景下,美國最近與格陵蘭島簽署了備忘錄,投資合作開採稀土礦。

報道稱:「格陵蘭島據估計蘊藏有大約3850萬噸稀土氧化物,而全世界其它地方的稀土氧化物總量約為1.2億噸。」

二、格陵蘭島的軍事戰略意義

美國政府之前之所以多次想買格陵蘭,重要原因之一是其戰略安全重要性。格陵蘭島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就是美國防務的重要環節。1943年,美國在格陵蘭北部建立圖勒空軍基地(Thule Air Base)軍事基地。這也是美國在地球上最北地點所設的空軍基地。冷戰期間,這一基地是防衛蘇聯進攻的第一道監測防線。

圖勒空軍基地。(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圖勒空軍基地。(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圖勒空軍基地配備有彈道導彈預警系統和衛星跟蹤系統。據公開資料顯示,該基地是第十二太空預警中隊全球網絡感測器的大本營,設有鋪路爪長程預警雷達(PAVE PAWS),可以提供北美空防司令部(NORAD)和美國空軍太空司令部(AFSPC)導彈預警、太空監視和掌控。

特朗普對格陵蘭島的興趣是該島日益增長的地緣政治重要性的最新跡象。由於極地冰層融化,格陵蘭島的戰略價值與新的北大西洋航線緊密相連。新航線大大減少了海上貿易旅行時間。過去世界不少重要航線不得不依賴巴拿馬或蘇伊士運河。中共對該島越來越高的興趣引發了特朗普政府的擔憂。

三、佈局北極 買島背後的中共擴張考慮

《華盛頓郵報》稱,在冷戰結束後,美國政府對格陵蘭的重視有所減退。但近幾年中國(中共)和俄羅斯企圖擴大在格陵蘭地區的立足點,引發了美國政策的轉變。實際上自奧巴馬政府以來,美國就在該地區起著更加積極的角色。

《華郵》引述丹麥一所國防學院軍事行動研究所教授喬恩·拉別克-克萊門森(Jon Rahbek-Clemmensen)的話說,格陵蘭一直想要完全從丹麥獨立出來,但他們需要獲得外國投資來建立經濟基礎才行。這個時候中國(中共)進來了。「基本上,中國(中共)一直非常看好在格陵蘭進行採礦業和基礎設施投資。」克萊門森說。

專注於格陵蘭事務的諮詢家達米安·戴吉斯(Damien Degeorges)表示,特朗普對格陵蘭島的興趣並非不合理。他說,美國購買格陵蘭島的想法可以理解為:「讓我們在中國人(中共)之前購買它。」

「格陵蘭想要的是來自投資的資金,以發展經濟,」 戴吉斯說,並指出,歐洲和美國一直對該島的興趣沒有中國(中共)那麼大。

他認為,特朗普的想法表明美國總統在參與防止中共擴張的問題。

BBC也稱,近年來,中、俄對北極地區的興趣日益加大,無疑增大了格陵蘭對美國的價值。

中共在向全世界推介「一帶一路」戰略架構時,北極也成為這一戰略的重要環節。2018年1月,中共發表《北極政策》白皮書,表示要與各方共建「冰上絲綢之路」,自稱是北極事務的重要利益攸關方,地緣上是「近北極國家」。

中共2018年1月發佈的《北極政策》白皮書。(白皮書截圖)
中共2018年1月發佈的《北極政策》白皮書。(白皮書截圖)

對此,美國國務卿蓬佩奧2019年5月公開表示,中共試圖通過推動基礎設施項目和商業投資來參與北極地區的事務,必須加以檢查。他還否認中共是「近北極國家」的說法。

他說:「只有北極國家和非北極國家, 沒有第三種,而且任何其它說法也不會賦予中國(中共)任何權利。」

中共最近幾年加強在格陵蘭的投資,提出建立科研站、衛星地面站、翻修機場及擴大採礦等,引發美國政府的擔憂。五角大樓在今年5月發佈的中共軍力報告與往年報告的一個最大不同在於,本年度報告聚焦中共對北極的野心。新的報告提到「北極」21次,對中共已增加在北極的活動進行了示警。報告指中共的活動「可能包括把潛艦部署到北極地區,以嚇阻對手的核攻擊」。去年版的報告裏,只提到「北極」這個字眼1次。

《華爾街日報》今年2月的一份報道稱,五角大樓去年就格陵蘭島發出一則警報,因為他們認為這個北極冰封地區出現了令人不安的發展勢頭:中共正在尋求資金並建造三個機場,以使其在加拿大海岸附近有一個軍事立足點。

五角大樓官員對本來就依賴援助的格陵蘭政府是否可能償還這筆高達5.55億美元機場建設項目的貸款表示擔心,在無法支付部份付款後,中共政府很可能會藉此控制跑道,而這條跑道可以被戰機利用來登陸格陵蘭島,而在這個島上,美國擁有一個導彈跟蹤空軍基地。登陸格陵蘭也可以幫助中共獲得新的航道,並獲得北極消退冰層下的新資源。

五角大樓對中共在格陵蘭的擴張表示警惕。圖為五角大樓。(SAUL LOEB/AFP)
五角大樓對中共在格陵蘭的擴張表示警惕。圖為五角大樓。(SAUL LOEB/AFP)

CNBC新聞引述威爾遜中心極地研究所所長邁克爾·斯伏加(Michael Sfraga)的話表示,如果中國(中共)在一個對許多國家來說具有重大戰略意義的地方進行重大投資,「那麼它們(中共)就會在那裏產生影響」。

「如果你在一個小島嶼國家投入大量資金,那麼你可能會有很大的影響力。」

最終,美國聯合盟友國家,成功阻止了中共的格陵蘭機場建設計劃。丹麥成為主要投資者,美國提出捐助機場基礎設施,以幫助民用、軍用或監視飛機降落在該島的海岸。

丹麥聯合執政的自由黨(Venstre)外交事務發言人邁克爾·詹森(Michael Aastrup Jensen)直言不諱地說:「我們不希望在我們自己的後院出現共產主義專政。」

分析指出,特朗普當然也不想見到中共控制格陵蘭,因此在談到想買格陵蘭的動機時,特朗普提到此事說,「從戰略上講,它很有意義。」

蓬佩奧:美國作為北極國家站出來 捍衛北極未來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5月份在芬蘭參加「北極理事會」會議時強調,並不是不歡迎中國在北極地區的投資,但美國和北極國家歡迎的是「能夠顯示經濟利益和國家安全的透明的中國投資」。

「我們需要,並且我們會記住我們從其它國家那裏學到的經驗。中共在其它地方的侵略行為應該告訴我們,中共有可能如何對待北極,以及我們應該做甚麼。」蓬佩奧說。

「讓我們捫心自問,我們希望整體的北極國家或者特定的土著社區走斯里蘭卡和馬來西亞前政府的老路,落入債務和腐敗的陷阱嗎?我們希望關鍵的北極基礎設施最終落得像中共在埃塞俄比亞建的道路一樣,過不了幾年就變得搖搖欲墜、岌岌可危嗎?我們希望北冰洋變成另一個南中國海,用於軍事化和領土爭端嗎?我們希望將脆弱的北極環境暴露在由中國漁船在其附近海域造成的、或是由中國國內無人監管的工業行為造成同樣的生態破壞之下嗎?我想答案相當明確。」

蓬佩奧說,美國致力於以對環境負責的方式來利用北極資源。不希望中共把中國的污染帶到北極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