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昨日和前日的上千名醫護人員自發靜坐集會後,今日(14日)中午,幾百名在律敦治醫院和鄧肇堅醫院工作的醫護人員陸續來到律敦治醫院外的走廊再次舉行靜坐和集會。集會上他們重申《五大訴求》,並聲明強烈譴責警方對待前線的醫護人員濫施暴力,要求港府「尊重生命」。

集會中,靜坐的醫護人員手持「醫護救人,保護市民」「醫護救人,為何不能」「停止射擊眼睛」「尊重生命,反對濫暴」「近距離行刑,橫槍掃射」等多個標語,當天也有多位醫護人員發言分享了自己的感受和看法,並有一些來醫院就診的病人參加了他們的靜坐集會。

 2019年8月14日,律敦治醫院及鄧肇堅醫院靜坐集會。(葉依帆/大紀元)
2019年8月14日,律敦治醫院及鄧肇堅醫院靜坐集會。(葉依帆/大紀元)

醫護人員提出三大要求

一位醫護人員首先朗讀了他們的聲明。聲明表示,他們是一群深愛香港的醫護人員,然而由《逃犯條例》修訂引發的政治事件,過百萬市民上街和平示威,演變成6‧12事件、7‧21恐怖襲擊以及之後的所有警民衝突事件,政府由始至終漠視民意,以過度和非必要的行為打壓和平示威者,所為罄竹難書。

聲明還詳細列舉了幾個大事件中,港府和警方如何濫施武力,縱容黑社會,警黑合作,罔顧人身安全,草菅人命的行徑,指出這種「無法無紀,無法無天」的行為令港人完全喪失了對警隊的信任,社會已經完全被撕裂,但是港府卻沒有從中吸取任何教訓即時改過,反而將責任推給普通市民和年輕人。


2019年8月14日,律敦治醫院及鄧肇堅醫院靜坐集會。(葉依帆/大紀元)
2019年8月14日,律敦治醫院及鄧肇堅醫院靜坐集會。(葉依帆/大紀元)

聲明要求:

一,強烈譴責香港警察濫暴、製造白色恐佈,危害香港市民的人身安全,促請執法者控制情緒,停止向市民開槍、行刑式射擊、人群中近距離掃射和室內施放催淚彈;

二,強烈譴責香港警察在示威現場蓄意阻礙救護、暴力襲擊在現場實施救護的醫護人員、此種非人道行為嚴重損害了日內瓦國際人道法,等同犯下戰爭罪;

三,強烈抗議警察在醫院不正當地肆意搜證、搜捕,侵犯病人私隱,破壞醫患關係的行為,導致一些需要緊急救援的市民未敢到醫院投醫,延誤治療,同時重申港府必須回應港人《五大訴求》。

 2019年8月14日,律敦治醫院及鄧肇堅醫院靜坐集會(陳沛然出席)。(葉依帆/大紀元)
2019年8月14日,律敦治醫院及鄧肇堅醫院靜坐集會(陳沛然出席)。(葉依帆/大紀元)


前線救護人員見證過期化學武器 等同實施戰爭罪

律敦治醫院的許醫師從6月12日以來就在前線參與救援工作,在救援的時候見證了一些不公義的事情發生,他說,「前線都有救護站,一次一批救援物資剛剛抵達救護站,裏面有十幾個安全頭盔,結果一批蹲在附近的防暴警察來到查看,看到那些頭盔後,就認為是危險物品,就將整袋救援物資全數沒收充公,結果整個救護站的物質被收查一空。最後是靠附近商舖提供的物品來運行這個救護站。」

「但看到警方將7‧21元朗恐襲事件中的『白衣人』持棍毆打市民,不僅不檢控毆打市民的『白衣人』,反而將一位提供救援工作的護士抓捕並檢控,非常荒謬。」許醫師對於警方的這種雙重標準表達了憤慨,「希望律政部重新考慮,解除對那位無辜護士的檢控。」

許醫師還表示,在救援工作中,看到警方施放的催淚彈的落地彈頭都是過期了的。「用過期的化學武器攻擊市民,可以算做是在實施戰爭罪。」


2019年8月14日,律敦治醫院集會現場的許醫生。(葉依帆/大紀元)
2019年8月14日,律敦治醫院集會現場的許醫生。(葉依帆/大紀元)


之後,立法會議員陳沛然在發言中表示,自己身為香港人仍然以香港為家,作為立法會議員,在見證過去兩個月所發生的事後,感到無助和無奈,希望做更多的事來幫助那些示威者。

「我除了上班,業餘時間都在前線做人道救援工作,希望幫助那些受傷的患者。」陳議員說,「幾乎能去的地方都儘量去,真真切切感受到那種白色的恐怖,數一數大概吃過30~40顆催淚彈,『速龍』的距離近在咫尺,他們不是站在那裏不動,他們是拿著警棍追著我和示威者們打。」

2019年8月14日,律敦治醫院及鄧肇堅醫院靜坐集會。圖為議員陳沛然。(葉依帆/大紀元)
2019年8月14日,律敦治醫院及鄧肇堅醫院靜坐集會。圖為議員陳沛然。(葉依帆/大紀元)

最後醫護人員表示,為了港人的安危,一群醫護人員願意在這風雨飄搖的動盪時刻,謹守崗位,對病人不離不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