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民主黨總統候選人都相信俄羅斯是美國最大的地緣政治威脅,他們過時的外交事務理念,只能證明他們沒有資格進入白宮。 在冷戰期間,當蘇聯無可爭議地成為美國最危險的敵人時,參議員泰德甘迺迪(Ted Kennedy)等主要民主黨人,卻都忽視了這一威脅,並與蘇聯政府合作,來破壞美國的選舉。正在角逐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的參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早在1988年擔任佛蒙特州伯靈頓市市長期間,甚至曾前往蘇聯,據說他在那裏還熱情洋溢地讚揚了他的極權主義東道主。

現在,在蘇聯解體近30年之後,民主黨人突然又把俄羅斯視為對美國最具威脅的對手。

值得注意的是,在首次民主黨初選辯論第二天,當主持人要求參選者說出他們認為的現在對美國最大的外國威脅時,一些候選人堅持認為,因為俄羅斯企圖影響美國大選,所以對美國構成更大危險的是俄羅斯,而不是中國,儘管中共憑藉其迅速擴張的權力、財富和影響力,希望在將來能夠蠶蝕美國在國際秩序中的最高地位。

「現在對我們國家安全的最大威脅是俄羅斯,而不是中國」 , 科羅拉多民主黨參議員邁克爾本尼特(Michael Bennet)堅稱,莫斯科提出了更大的外交政策的挑戰,「因為他們所做的事情影響了我們的大選。」 

「俄羅斯是我們最大的地緣政治威脅,因為他們成功地破壞了我們的民主,他們在過去幾年裏一直在因此嘲笑我們」 ,企業家安德魯楊(Andrew Yang)也認同這個說法,「我們應該在開始擔心其它威脅之前,集中關注俄羅斯。」

加州民主黨眾議員埃里克斯瓦爾威爾(Eric Swalwell)也支持這種說法,並指出他的第一個外交政策目標將包括「與俄羅斯分手並與北約修好」。

經濟與人口

實際上,中國已成為迄今為止對美國利益最來勢洶洶的威脅,這在很大程度上在於其迅速擴張的經濟,這使得中共政權在軍事現代化方面投入了大量的資金。這一現實已經不是一個秘密了,多年來,美國資深的外交政策學者和專家,都曾公開警告過中國的崛起,認為華盛頓僵化的冷戰思維需要更新,以解決現代地緣政治的現實問題。

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在辯論中沒有闡釋中國問題,但他此前曾嘲笑中國對美國利益構成威脅的說法,甚至聲稱「他們(中國)不是我們的競爭對手」。

對於民主黨人來說,這可能會讓他們感到意外,因為他們大多數人在冷戰時期都是受騙者、或者是蘇聯的辯護者,但俄羅斯的Facebook廣告並不是當代對美國最大的威脅;但是中國——通過帶著敵意地把國際貿易作為武器,並毫不掩飾地企圖取代美國成為亞洲的強權——則是一個更有能力和野心的對手。

近年來,中共大幅升級其在美國的間諜活動,招募美國情報分析員,不僅幫助它竊取政府機密,還竊取知識產權和學術研究成果;相反,俄羅斯只是竊取一個可笑的民主黨政客的電子郵件,卻被當成美國的主要威脅。

這種不平衡的主要原因是中國的經濟使俄羅斯相形見絀。

2018年,中國的國內生產總值(GDP)為13.6萬億美元,而俄羅斯的經濟產出不到1.7萬億美元,比美國德薩斯州的國內生產總值還低點;這兩個國家的經濟增長速度也不同:2018年,中國的國內生產總值增長了6.6%,而俄羅斯的經濟僅增長了2.3%。

中國不斷增長的財富使其能夠搶購價值數十億美元的美國農田,迫使美國公司把它們的敏感技術交出——作為其在中國開展業務的條件,並招募像電信巨頭華為這種跨國公司,作為準中共官方代理人。

中共的目標是最終超越美國經濟的規模,把南韓、澳洲及低迷的西班牙都甩在後面,但俄羅斯的經濟卻反而越來越落後。

俄羅斯也面臨著一個巨大的人口減少問題。多年來,俄國一直受到低出生率和高人口外遷率的困擾,迫使莫斯科鼓勵中亞和世界其它地區的人移民俄羅斯,只是為了避免人口數量的匱乏。

然而,外交事務和情報出版商Stratfor的分析師警告說,俄羅斯通過鼓勵移民來平衡人口減少的策略,存在一個很大的問題,並預測這將導致莫斯科將來會面臨「與管理國內種族緊張局勢和政治不穩定相關的更大困難」。

雖然中國因其「獨生子女」政策而面臨嚴重的人口挑戰,但北京有充足的時間制定有意義的政策來穩定其長期人口增長;但相比之下,莫斯科卻沒有這麼奢侈。

軍事現代化

簡而言之,人口下降和經濟不穩定,意味著俄羅斯未來幾年將無法保持目前的軍事現代化速度。雖然莫斯科無疑在更新其戰略進攻能力、包括其核武庫方面取得的進展,但俄羅斯的軍事創新步伐,自然受到其衰弱的社會經濟前景的限制。

在規模和技術進步方面,與美國軍方的競爭對中國來說要容易得多。近幾十年來,北京一直利用其快速的經濟增長來資助其野心勃勃的軍事擴張,利用其貿易夥伴,並通過具有戰略條件的基礎設施投資,把較小的國家都捆綁到它的軌道上來。

中國在世界舞台上的好戰行為,也比俄羅斯更具影響力和間接影響。幾十年來,北京一直把北韓作為一個地緣政治傀儡,為平壤發展核武器提供經濟援助和外交支援。在有爭議的南中國海水域,中共軍隊也越來越具有侵略性,在日本和菲律賓等美國的盟國都聲明主權的地區,建立了人工島嶼和軍事基地。

事實上,僅僅在過去的幾年中,中共海軍已經發展成為世界上最大的艦隊,以戰艦的總數來衡量,專家說它現在已經超過美國海軍在中國大陸毗鄰的三個海域的總和。隨著中共以比任何其它國家更快的速度擴張其海軍,美國的安全局勢將繼續惡化,除非美國領導人堅決回應這一威脅。

雖然俄羅斯在東歐的領土野心——尤其是非法吞併克里米亞——應該正確地考慮美國及其盟國,但北約的存在,就是專門針對這一威脅;但與之相比,中共在東亞造成的全球安全緊張局勢實在是前所未有,但卻沒有一個既定的機構來協調自由世界對中共的反應。

特朗普總統將美國海軍擴大到355艘艦艇的政策,旨在遏制中共的威脅,但民主黨競選總統候選人提名的人,顯然沒有興趣應對這一挑戰,因為他們在總統候選人辯論時,甚至沒有提到中共的軍事集結。雖然第一次辯論中的一些候選人,確實將中國視為美國最大的地緣政治威脅,但他們專注於這個問題的經濟方面,並沒有解釋他們對中共的態度與特朗普有何不同之處。

當然,美國的政策制定者們不能完全忽視俄羅斯。但美國總統對莫斯科氣勢洶洶的態度遠遠超過他的前任,對俄羅斯的擴張主義和網絡攻擊實施了戰略性制裁,同時哄勸我們的北約盟國履行國防開支的承諾,以便西方聯盟繼續做好準備,以應對任何未來來自俄羅斯的好戰舉措。隨著美國成為世界上具有戰略意義的天然氣這一關鍵資源的最大來源國,美國總統也在積極努力地阻止北約盟國與俄羅斯簽署購買天然氣的協議。

許多民主黨人似乎認為,俄羅斯是美國最強大的地緣政治敵人,但這只是這個黨的另一個天真、過時和危險的外交政策願景,它使得民主黨被貼上了外交事務處理不當的商標。中共是當今美國利益的真正威脅,任何未能掌握這一基本事實的總統候選人,都不應該競選這個國家的最高職位。◇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伯尼桑德斯和其他民主黨人都認為俄羅斯才是美國最具威脅的對手,卻忽略的中共對美國的巨大威脅。(Mark Makela/Getty Images)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伯尼桑德斯和其他民主黨人都認為俄羅斯才是美國最具威脅的對手,卻忽略的中共對美國的巨大威脅。(Mark Makela/Getty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