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1日,廣東深圳市龍崗區阪田街道佳兆業上品雅園、佳兆業悅峰、萬科金色半山樓盤上千名業主上街維權,抗議教育局新政導致他們的孩子初中無法就近入學,大批警察到現場鎮壓,6名業主被抓。

4月21日早上10時許,上千名業主聚集在阪田街道辦,他們站在布龍公路邊,舉橫幅,喊口號,「就近入學,還我直升」。

現場業主情緒激動,有數名業主舉著橫幅在綠燈時跑到斑馬線中央,但紅燈時已回到路邊,警察以此抓捕業主。

一位現場維權的宋女士向大紀元記者說:「現場警察應該不少於五百來人,他們二三個小時一倒班,路旁還停著數輛大巴與警車。警察暴力執法,還引誘業主違法。」

宋女士透露,數名業主舉橫幅穿斑馬線時,警察首先用語言激怒業主,引起他們情緒失控。

「幾名業主在過斑馬線時,和警察吵了起來,警察就用語言激怒業主(『你過呀,過去呀』),業主已邁到了斑馬線上,就因為這樣把人抓起來了。抓了六個人,其中一個是六十多歲的老人。」

目前被抓業主還未獲釋。業主被抓後,許多業主下跪高喊,「放人,放人」。21日的維權一直持續至晚上。

4月21日,廣東深圳市龍崗區阪田街道佳兆業上品雅園、佳兆業悅峰、萬科金色半山樓盤上千名業主上街維權,抗議教育局新政導致他們的孩子初中無法就近入學。(受訪者提供)
4月21日,廣東深圳市龍崗區阪田街道佳兆業上品雅園、佳兆業悅峰、萬科金色半山樓盤上千名業主上街維權,抗議教育局新政導致他們的孩子初中無法就近入學。(受訪者提供)

4月21日,廣東深圳市龍崗區阪田街道佳兆業上品雅園、佳兆業悅峰、萬科金色半山樓盤上千名業主上街維權,抗議教育局新政導致他們的孩子初中無法就近入學。(受訪者提供)
4月21日,廣東深圳市龍崗區阪田街道佳兆業上品雅園、佳兆業悅峰、萬科金色半山樓盤上千名業主上街維權,抗議教育局新政導致他們的孩子初中無法就近入學。(受訪者提供)

4月21日,廣東深圳市龍崗區阪田街道佳兆業上品雅園、佳兆業悅峰、萬科金色半山樓盤上千名業主上街維權,抗議教育局新政導致他們的孩子初中無法就近入學。(受訪者提供)
4月21日,廣東深圳市龍崗區阪田街道佳兆業上品雅園、佳兆業悅峰、萬科金色半山樓盤上千名業主上街維權,抗議教育局新政導致他們的孩子初中無法就近入學。(受訪者提供)

宋女士表示,21日談判結果不理想,對於業主的訴求根本沒有解決。

4月22 日,當地教育局派工作人員挨家家訪,進行調查。

據悉,位於阪田街道的上品雅園、金色半山和悅峰三個小區的初中學位都為深圳實驗學校阪田校區(前身是新城小學)。三個小區到學校步行距離僅有五百多米,是距離學校最近的商品房小區。

業主李先生透露,該校的前身新城小學自2011年成立以來,一直都是堅持九年一貫制政策,從小學直接升入初中;深圳實驗學校接手之後,去年也是實行九年一貫制;今年4月突然發出一份通告,取消了直升,剝奪了學校所有在讀的上千名學生的正當權益。

「我們這個片區是阪田區最偏東的一個角落,只有這一所初中學校。這個片區是新片區,在積分政策前面毫無優勢,面臨著這個片區的孩子無法在這個學校上學的困境。」李先生說。

最新積分入學政策把在該學校初中學區範圍內的27個小區納入其中,這些距離更遠但更老的小區在積分入學上有更多的優勢。

「在深圳實驗學校來之前都沒有人來我們這上學,名校效應讓別人對這個校區的學位虎視眈眈。他們自己家門口有學校,也不願意上,都想要爭奪這個資源。但是我們只有這一個學校可以選擇,如果這個學校不能選擇的情況下,教育局統籌安排到四五公里以外的學校上學,(孩子)上學與放學肯定存在更大的安全隱患。」宋女士說。

新的積分政策規定,凡是有深圳合法居住戶口或者居住證者為100分,然後居住時間由每滿1月加0.05分,總分為110分。參與維權的三個小區業主積分都很難達到105分,其它更遠的小區的業主因為居住年限長,非常容易達到110分甚至超過此分。

業主們的訴求是恢復直升、縮小學區範圍、房產居住年限加分封頂,如最高不超過2分。

「我們需要旁邊有甚麼學校就上甚麼學校,讓我們上班安心一點。」李先生說。業主們表示將持續進行維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