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訂閱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很多人把西藏看成是「離天最近的地方」,很神秘。但近幾年,藏區經常傳出藏人自焚的消息。去年11月4日,四川阿壩州年輕藏人多波在當地高呼口號自焚,當場身亡;12月8日,另一名年輕藏人珠闊也用自焚方式向中共表示抗議。

藏人自焚已超150人

據統計,從2009年以來,被證實自焚的藏人已經超過150人。那裏究竟發生了甚麼?為甚麼要自焚?

當知項欠告訴自由亞洲,藏人不滿意中共在西藏的所作所為,「言論自由、信仰自由和人權」都被剝奪了,現在比十年前更差了。「實在沒有辦法才去自焚的,藏人沒辦法活下去了,才做出這樣的選擇。」

為了反映真實西藏,當知項欠在北京奧運會前拍了一部紀錄片《遠離恐懼》,因此觸怒了中共。6年牢獄生活後,他輾轉逃離了西藏,2017年到了美國。

當知項欠表示,中共2006年把火車開進拉薩,中共說促進了西藏經濟發展。「表面看是方便了,但實際大多數藏人的日子更艱難了。拉薩到處是漢人,中共讓漢人做生意,卻不准藏人做生意,當地官員還找藉口不讓藏人住在原來的地方。」

在當知項欠看來,現在的藏區就是大監獄。西藏外的藏人到西藏去得有介紹信,進了西藏也不能自己找旅館,只能到中共指定的旅館去住。

如果不是當知項欠的講述,估計沒有多少人知道這些情況。大陸媒體不會報;海外華文媒體,報道真實藏區的只有屈指可數幾家。更多的華文媒體在宣傳藏區「和諧、寧靜、平和」,藏人過著幸福生活。

它們把中共統治下的西藏簡直描繪成了「人間天堂」。它們對藏人一次次抗暴、一次次點燃自己視而不見,彷彿離它們很遙遠,或者說那根本不存在。

大家知道,去年底特朗普簽署了《西藏旅行對等法》,要求中共允許美國記者、外交官和遊客,以及美籍藏人進入西藏。但中共仍在嚴格限制,特別是外國媒體。《華盛頓郵報》曾這麼描述:對於外國記者來說,西藏是一個比北韓還難造訪的地方。

海外媒體年年免費遊中國

這麼一個地方,葡萄牙葡新國際文化傳媒總裁馬麗梅卻曾經七次受中共邀請,到西藏採訪。美國之音報道,去年夏天她去了第七次,同行的還有十幾個世界各地不同華文媒體的人。

她對《人民日報》海外版說了這麼一段話,「有幸用人生中的七年去做一件事,去見證一個貧困落後地區的重生,是非常有意義的。」

馬麗梅一行進入西藏,一路暢通無阻,當地官員不僅熱情接待,還向她們獻了哈達。大家知道,獻哈達是藏人最高的禮節。從這一點可以看出,中共把她們奉若上賓,起碼是自己人。

她們受邀去西藏,當然清楚中共的目的:描繪中共治下藏人的生活變化,讓帕拉莊園農奴談「改革發展」如何好等等。中共好吃好喝好招待請她們來,不僅僅是免費遊玩,唱黨的讚歌才是最主要的目的。從2011年開始,中共每年都有這種活動。

這些華文媒體已經輕車熟路,成了中共和平統一促進會(簡稱「和統會」)的常客。

海外「和統會」直接隸屬中共統戰部

「和統會」,中共自稱是各界人士自願結成的「非牟利社會組織」,但外界沒人相信。美國智囊詹姆斯敦基金會去年2月揭開了它的老底,和統會「直接隸屬中共統戰部」。

去年8月,美中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年度報告指出,「和統會」至少在90個國家設立了200個分會,其中美國就有33個。

前中共統戰官員程幹遠指出,「和統會」表面以民間團體形式出現,但實際受中共中央直接領導。他向美國之音介紹,「和統會會長都是由全國政協主席兼任,級別定得很高。內部的領導組織關係都由統戰部操控。」

「和統會」為海外華文媒體提供免費旅遊,但它不是唯一的。從2011年開始,中共國務院僑辦、中新社等,也是常年邀請海外華文媒體高管,到大陸參加所謂的「業務培訓」。美國之音指出,所謂「業務培訓」就是免費旅遊,然後替中共美化宣傳。

海外中文媒體都被中共收編

亞利桑那州《亞省時報》社長甄碩欽曾寫道,「自從有兩年一屆的世界華文傳媒論壇和『行走中國』采風活動組成的大家園,我們便『有理由』隔一兩年就回來走走看看。」然後,「在海外講好中國故事、傳播中國(中共)聲音」。

怎麼才叫「講好中國故事」呢?「和統會」說得很清楚:讓海外感受到,「沒有共產黨,就沒有藏區今天的變化」。

為甚麼您在海外華文媒體上看不到藏人自焚消息,就是因為它們年年免費遊中國,然後說「黨」愛聽的話,唱黨的「讚歌」。

中國問題專家橫河指出,絕大部份海外中文媒體都被中共收編了。中共花巨資搞大外宣,就是讓它們替中共粉飾國際形象,輸出紅色意識形態。這些媒體高管經常到國內旅遊,吃喝玩全部由中共買單,然後他們為中共做 「放心的宣傳」。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