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16年以來,數十名駐古巴和中國的美國官員因遭到神秘聲波攻擊,患上了無法解釋的腦損傷而回國。據美國CBS新聞3月17日報道說,有證據表明,這可能是敵對政府使用一種不留痕跡的武器所為。

CBS新聞節目《60分鐘》(60 Minutes)報道說,2016和2017年,美國駐古巴大使館工作的25名美國人,包括中央情報局(CIA)特工,在受到神秘聲波攻擊後,出現腦損傷,引發視力、記憶和聽力等諸多問題。不久後,至少15名美國駐中國官員也遭遇聲波攻擊,導致腦損傷。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正在調查這些美國人是否被一種不留痕跡的神秘武器所襲擊。根據數個月來所收集到的證據,這些攻擊事件疑似是外國敵對政府針對美國政府駐外人員及其家人所實施的一系列攻擊行動。

CBS在其節目中對幾名曾在中國遭遇神秘聲波襲擊的美國外交人員進行了採訪。美國駐廣州領事館前安全工程官員馬克倫齊(Mark Lenzi)表示,他和妻子在所住公寓聽到奇怪聲音後開始感到不舒服。「事情發生在2017年11月,之後我開始感到頭暈目眩。我的頭痛越來越嚴重,我的妻子也開始頭痛。」

美國駐廣州領事館前安全工程官員馬克倫齊(Mark Lenzi)接受CBS節目《60分鐘》專訪,講述他在廣州遭受的神秘聲波攻擊。(影片截圖)
美國駐廣州領事館前安全工程官員馬克倫齊(Mark Lenzi)接受CBS節目《60分鐘》專訪,講述他在廣州遭受的神秘聲波攻擊。(影片截圖)

凱瑟琳沃納(Catherine Werner)曾是美國駐廣州領事館的商務領事,她在訪談中也講述了受到聲波攻擊的經歷。(影片截圖)
凱瑟琳沃納(Catherine Werner)曾是美國駐廣州領事館的商務領事,她在訪談中也講述了受到聲波攻擊的經歷。(影片截圖)

倫齊用一個彈珠在金屬漏斗中滾動來形容他們所聽到的奇怪聲音,他說:「想像你拿著一個彈珠和一個直徑6呎的金屬漏斗。彈珠在漏斗中轉動,且速度越來越快地衝向漏斗底部的孔中所產生的聲音。我之前從未聽過此聲音。」

倫齊表示,這些聲音並不微弱,事實上還很大聲。「我聽到過大約3、4次,總是在同一個地方。也就是在我兒子睡床的上方。而且總是發生在我們將要睡覺前。」

倫齊現在戴著一副處方眼鏡。在他遭到聲音攻擊後所產生的症狀之一就是對光敏感。

「我的症狀變得越來越嚴重,我的頭痛越來越嚴重。對我來說,最令人擔憂的症狀是記憶力喪失,尤其是短期記憶喪失,」倫齊說。

倫齊認為他之所以成為被攻擊的對象是因為他的工作。他使用絕密設備分析對外交使團的電子威脅。

「在我看來,這毫無疑問是對我的鄰居和我的直接攻擊。」倫齊說。

他的鄰居,凱瑟琳沃納(Catherine Werner)住在樓上。沃納是美國商務部的貿易官員,曾作為美國駐廣州領事館的商務領事。

沃納也講述了自己受到聲波攻擊的經歷。「我在半夜醒來。我能在腦子裏感受到這種聲音。我的兩個鬢角處都感到了很大的壓力。與此同時,我聽到了這種低沉的嗡嗡聲,其正在震盪。我記得,我四處尋找這個聲音的來源,因為它令人感到痛苦。」

沃納表示,大概在2017年10月,她的全身開始有蕁麻疹,非常糟糕的蕁麻疹。她每天起床的時候都伴隨著頭痛。「我開始感到疲倦,很小的事情都將會讓我感到非常非常疲憊。」

這些症狀越來越嚴重,沃納後來開始嘔吐,或者是醒來的時候發現鼻子流血了。

沃納家的小狗也受到了傷害,甚至嘔血。沃納一開始以為她的症狀與中國的霧霾有關。她那個時候還沒有意識到,她的症狀與幾年前美國駐古巴首都哈瓦那(Havana)外交人員所出現的症狀相同。

沃納的媽媽來中國照顧了她三個月。在那期間,她的媽媽也生病了,而且和沃納出現相同症狀,頭痛、耳鳴、兩人都有困難記起單詞。

倫齊說:「這是對我所居住公寓的定向攻擊。」他認為,這是一種能量武器,是一種無線電頻率(RF)能量武器,在微波武器範圍內。

事實上,美國國家安全局(NSA)早在2014年就提到過這種武器的存在。NSA在一份聲明中將這種武器描述為「高功率微波武器系統」,可以逐漸削弱或殺死敵人,而不會留下任何證據。

NSA在前NSA員工邁可貝克(Mike Beck)所提交的一名工人賠償案中披露了這一武器。

在1990年代,貝克和NSA的一位同事在海外執行任務。他表示,幾年後他們同時患上了柏金遜症。「在1996年,我和一位同事查克古貝特(Chuck Gubete)到一個敵對國家執行任務。」

貝克表示,由於涉及機密內容,他不能披露這個敵對國家的名字。他認為,他和古貝特當時也受到了微波武器的攻擊。

「我對敵對國家的情報部門,以及他們的所作所為,還有作案手法,都十分了解。」 貝克說。

貝克表示,他最近與國會調查人員分享了一份機密簡報,裏面有更多的情報信息。

當被記者問及他與國會分享的新情報是否與在中國和古巴發生的事件有關,貝克說:「它和古巴及中國案例有關聯。」

羅賓加菲爾德(Robyn Garfield)是美國商務部的貿易官員,由於工作原因,他曾和妻子還有兩個孩子在上海,他們也同樣受到了聲波攻擊。他的妻子說:「我坐在羅賓旁邊,我感到(聲音)從左側襲擊了我。起初感覺就像是電擊,然後我感到自己像是癱瘓了,我不能動也不能說話。」

羅賓加菲爾德(Robyn Garfield)(左)是美國商務部的貿易官員,他和妻子(右)在上海期間也受到了神秘聲波的攻擊。(影片截圖)
羅賓加菲爾德(Robyn Garfield)(左)是美國商務部的貿易官員,他和妻子(右)在上海期間也受到了神秘聲波的攻擊。(影片截圖)

加菲爾德的兩個孩子有視力模糊、失衡的症狀。他的女兒當天多次跌倒。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去年已經證實了聲波攻擊的案例。賓夕法尼亞大學發現,沃納的腦損傷和美國駐古巴人員受害者的症狀相吻合。

除了美國外交人員外,還有15名加拿大人包括外交人員和他們的家屬也曾在古巴因聲波攻擊而受傷。

《紐約時報》報道,不同的人對神秘聲波的描述不同:蟬的聲音、靜電的聲音、揮動金屬板的聲音,還有倫齊所描述的彈珠在金屬漏斗裏滾動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