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凡事都要計劃、進行管控,但有一件事北京沒法計劃,這也是讓中共掌權者真正害怕的,就是真正的威脅究竟是甚麼、會在何時何地出現。

英國《金融時報》星期一(1月21日)發表其北京分社社長湯姆·米切爾(Tom Mitchell)的專欄文章說,中國共產黨和其政府官員無論公開還是私下都堅持說,中國經濟放緩是按計劃在走。

「但也有北京沒有計劃到的事情——讓人意外、並真正嚇住中國共產黨統治者的,就是他們不知道真正的威脅在哪兒。」米切爾寫道,「中共最大的恐懼擔憂就是社會不穩定以及讓其放鬆對中國政治體制的嚴格控制。」

但它們並不知道真正的威脅會在何時、何地出現。「像之前的許多共產主義政權一樣,中國(中共)發現最難控制的是情緒,特別是市場情緒。」米切爾寫道。

中國經濟的放緩程度比當局預料的還要嚴重。中共統計局1月21日公佈的數據顯示,中國2018年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6.6%,為1990年以來最低年度增速;第四季度GDP同比增長6.4%,創2008年以來最低。

同日,北京當局在公開會議上表示,要平衡穩增長和防風險的關係,妥善應對經濟領域可能出現的重大風險。要高度警惕「黑天鵝」事件,也要防範「灰犀牛」事件。

眾所周知,中共當局打擊有風險金融行為的決心以及與美國不斷升級的貿易戰都將抑制市場情緒。

亞太金融行業評論員Anthony Fensom上月在「國家利益」網站也發表文章說,經濟學家普遍預計2019年中國的經濟發展會更加艱難,以經濟增長為統治基礎的共產黨政權將面臨艱難處境。

公司債券違約和破產數創歷史新高

中國經濟放緩背景下,金融市場已出現最新的動盪跡象。

中國公司債券2018年的違約狀況創下新紀錄。根據國際評級公司惠譽(Fitch)追蹤中國大陸信貸市場的數據,2018年有45家中國企業的117隻債券出現違約,本金總額達1,105億元人民幣(合163億美元),出現違約的債券發行人數量和本金金額均創歷史新高。

「絕大多數在岸債券違約出自私營企業(非國有企業),這類發行人佔違約發行人總數的86.7%,佔違約債券本金總額的90%。」惠譽分析師黃筱婷(Jenny Huang)和張順成(Shuncheng Zhang)說。他們還指出,有跡象表明「投資者風險偏好因在岸債券違約激增而惡化」。

一直以來,因為中國的金融機構不願貸給風險較高的私企,債券市場成為這些企業融資的重要場所。

德國貿易信貸保險公司裕利安怡(Euler Hermes)的最新報告指,隨著中國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率降至新低,2018年的企業破產數量同比已增加了六成。

報告指,破產數量和債券市場違約率飆升跟2018年北京打擊「影子金融」並試圖控制與縮減整個經濟體的信貸增長有關。該保險機構預計,2019年中國企業的破產增速將再增兩成(20%)、並超過任何一個大型全球經濟體。

企業裁員 失業增加 維穩壓力大

在企業融資不樂觀的同時,中國股市、樓市也表現出暴跌或下走的「等死」模式,這些產業走弱意味著潛在的大量失業人口。

路透社上周五(18日)報道說,在中美貿易戰陰影下,中國許多工廠業務低迷,今年黃曆新年前不少企業已提早放假,有的甚至大幅裁員。

私企作為中國吸納就業,尤其是非專業技術人口就業的主要對象,在經濟不好的預期下,吸納勞動力就業的人數通常會大減。近期已有不少分析指,民工回鄉潮提早來臨,或也意味著失業潮提早來到。

值得注意的是,對於越演越烈的裁員、凍結招聘潮,對外傳的裁員消息企業都紛紛否認,原因是強調「維穩」的中共政府通常不鼓勵企業裁員、並把失業人口增加視為敏感。

有網民表示,幾乎所有公司都在裁員和凍結招聘,但因為中共把企業提供「就業機會」當成政治指標,每個公司都給自己找個冠冕堂皇的理由,其實也是在中共面前自保而已。

穩就業多次出現在中共的高層指示上。2018年12月5日,中共國務院公佈促進就業方案,2019年只要企業不裁員或少裁員,政府將返還上年度繳納失業保險費的50%。

同年7月,中共政治局會議上聲稱,當前經濟運行穩中有變,並將穩就業放到「六個穩」之首。

即使貿易戰緩解 中國經濟也不容樂觀

同時,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他全力打全面貿易戰的決心也讓北京非常焦慮。中共正在計劃如何應對美國的貿易談判。

中國副總理劉鶴將於1月30日和31日訪美,在華盛頓與美方代表進行第六輪貿易談判。

英國研究機構凱投宏觀(Captial Economics)的最新報告指,即使中美貿易緊張局勢變寬鬆,成為對中國經濟的一個上行因素,中國經濟也只會稍微變好一點、GDP增長率提高0.1~0.2%而已,但整體經濟仍將在未來幾個季度繼續走軟,預計2019年的經濟增速為4~4.5%。

他們不依賴中共官方的統計數據,對2018年中國經濟全年增長率的統計結果是5%,低於中共官方的6.6%。

普林斯頓社會學博士、政治與經濟學者程曉農2018年9月出席(美國之音)節目時表示,幾年前中共當局用了一個新詞「經濟新常態」,讓大家都以為過去的繁榮還會繼續,而房地產泡沫則鞏固了這種印象。

但現在經濟中的寒意則在提醒,所謂的「經濟新常態」其實就是經濟進入「下行通道」,問題是中共經濟的下行通道不見得必定是「四季輪迴」。貿易戰的寒冬過後,要是春天遲遲不來,該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