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首次威脅要對中國商品徵收高關稅時,部份商界領袖認為特朗普政府「錯用武器」。現在,他們看明白了特朗普的對華政策,態度由懷疑轉為支持,認為這才是「對症下藥」解決中共問題的好方法。

向中共妥協 美企付出高昂代價

根據過去幾十年來的國際貿易實務,要讓中共遵守規則並不容易,世界貿易組織(WTO)沒能規範中共的違規行為。

對於中共加入世貿組織後,大量傾銷進口的中國商品以及美國商品在中國市場受到阻礙,對與中國有生意往來的美國企業來說,這可能都只能算是小事,更令他們關注的是,過去幾十年來中共竊取他們的知識產權以及強制技術轉讓,給他們造成每年數千億美元的經濟損失。

三藩市軟件開發公司Calculi的首席執行官巴捨爾·朱茹(Basheer Junjua)告訴《華爾街日報》記者John D. Stoll,中國擁有十幾億人口的市場,很多外國公司想要進入中國市場,但是「他們(中共)的規定說,『如果你們想要和我們一起工作,你們必須把所有技術擺在桌上』。」

一名美國軍方情報官員告訴英文大紀元記者Joshua Philipp,「當你將技術引入中國時,你就失去了它。」

美國企業向中共妥協後所付出的代價很高。白宮今年稍早發佈的一份研究報告估計,中國企業仿冒商品、盜版軟件和盜竊商業機密,每年造成美國經濟2,500億美元到6,000億美元的損失。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估計,美國每年的研發費用平均為4,450億美元。

特朗普政府對症下藥 解決中共違規問題

美國政府過去的出口管制以及對侵犯知識產權者的起訴,只是針對特定情況的反製作用,而且這些政策工具可能需要美國公司的合作,而這些公司可能因為不想得罪中共而不願意冒險配合。

特朗普上任後即實踐競選諾言,強硬地對抗中共的不公貿易行為,推出不同以往的對華貿易政策。《華爾街日報》上周在華府舉辦首席執行官理事會(The Wall Street Journal's CEO Council)年會,多位與會的企業高管認為特朗普政府的對華政策是幫助美企解決中共問題的最佳契機。

數十位美國企業首席執行官(CEO)在會議上建議,過去不滿特朗普政府強硬對華政策的企業領導人,應該要改變看法。讓他們感到鼓舞的是,特朗普政府認識到了複雜的中美貿易問題,需要有精細全面的解決方案。

朱茹認為,公開點名中共為濫用國際規範者,是「對付他們的第一步」。 

CEO:不能一昧地支持自由貿易而犧牲美國利益 

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在會中概述了本月初在阿根廷舉行的習特會成果,以及未來90天內中美談判是否能夠扭轉情勢。他認為,這次談判勢必涉及中共的改革,如果中共不同意廣泛的改革,特朗普政府就無法確保獲得公平貿易。

博爾頓並且建議國會立法,禁止進口其它國家(中共)竊取美國知識產權所生產的商品及服務。「這不是關稅問題」,他說:「這是一種捍衛美國知識產權的方法。」

與會的CEO都認同博爾頓的看法,認為不能一昧地支持自由貿易而犧牲美國利益,任由中共侵犯美國企業知識產權卻不予反制。博爾頓說,如果特朗普政府成功地與北京達成協議,會讓中共遵守協議。

一些專家說,過去的政府也曾試圖解決中共的違規行為,但是缺乏決心,許多公司和監管機構一廂情願地認為,中共最終會像WTO其他成員國一樣遵守國際規範。

華盛頓智囊「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副主席詹姆斯·安德魯·路易斯(James Andrew Lewis)說,這是一場賭博,人們的賭注押在中國將遵循全球規則。

「然而涉及到貿易時,中國(中共)的戰略是不惜一切代價獲勝,常常超越了其它國家對它的期望。」

新美國安全中心(Center for New American Security)研究員阿比蓋爾·格雷斯(Abigail Grace)說,前總統奧巴馬在第一任期時,不願意點名中共,不指控其盜竊知識產權或仿冒商品,只是試圖說服北京在各項多邊議題上與美方進行合作。

格雷斯說,當時的氛圍是「如果在個別問題上過於強硬,恐怕會危及那些更廣泛的目標。」

曾在國務院及商務部任職的路易斯表示,他的組織正在準備發佈一份報告,指出在沒有中國的情況下,各國仍可推出5G,因為中國華為或中興通訊等公司「如果沒有美國技術,就無法生產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