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副總統彭斯10月4日的演講對那些想到美國留學的中國學生來說,會特別關注。一個現實問題是,美國是否會限制學生簽證?

特朗普政府多次 欲停或限制中國學生簽證 

《金融時報》引述三位政府內部人士的消息,白宮助手史蒂芬‧米勒(Stephen Miller)為代表的白宮鷹派官員在今年更早些時候就鼓勵特朗普停止向中國籍人士發放學生簽證,因為部份官員擔心可能會影響到經濟等問題,才暫時擱置。不過,設法增加中國留美學生的限制,是特朗普政府內部一直存在的傾向。 

為甚麼美國總在討論是不是給中國學生發放留學簽證的問題呢?主要還是因為中共利用留學生在美國進行的間諜活動干擾了美國學術自由和言論自由。 

彭斯在演講中說得非常明確:「只需看看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就夠了,這個組織在美國各地校園有150多個分支。這些群體幫助在美國學習的43萬多中國國民中的一些人組織社會活動,當中國學生和美國學校偏離了共產黨路線時,它們還向中共使領館報告。」 

就是說,這些學生會裏面的人可能就是中共在美國大學校園裏面的一個個觸手,或者說是中共的「望遠鏡」。它在監視著每一個人,包括學校的老師和所有學生。特別是中國來的學生,一舉一動都在他們的視線之內。 

在美國發表言論 中國留學生遭恐嚇 

彭斯在演講中舉了一個很明顯的例子,一名中國學生在畢業典禮上談到了「言論自由的清新空氣」 ,隨後被中共官媒集體聲討。彭斯指的這名中國學生叫楊淑平,去年在畢業典禮中,她感歎美國的清新空氣,並引申到言論自由和公民權利,她認為它們像空氣一樣重要。 

隨後中共官媒開始對這名學生隔空聲討,抨擊她「賣國求榮」;大陸社交媒體也不乏斥罵之聲,不少憤青和五毛指責她「漢奸」「辱華」。她的大陸親人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騷擾。巨大壓力之下,楊淑平不得不道歉。 

遠隔重洋,在異國它鄉說的話,中共為甚麼會知道?當然是中共安插的耳目在起著作用。去年《美國之音》報道了中共通過控制澳洲大學的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控制和監視中國留學生的事情。 

報道中引述了《悉尼先驅晨報》採訪的一名堪培拉大學學生會主席的話,她直言不諱地告訴記者,她會向中領館報告中國留學生組織的伸張人權的抗議活動。 

原中國首都師範大學副教授李元華告訴大紀元,中共向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提供經費,讓他們按照中共的意志去做事。中共篩選出各個學聯中的負責人,然後負責人再管理培植他們要的積極份子,一層層編織起一個網絡。 

中共對澳洲尚且如此,對美國也就可想而知了。 

中國留學生 應避免當中共「觸手」 

今年8月,特朗普在一場宴會上曾說了一句令人震驚的話。他表示有一個國家,「每一個」到美國留學的學生「都是間諜」。

特朗普雖然沒有明確指出是哪個國家,但是參加宴會的人都認為他指的就是中國。 

在此前,為了打擊中共盜取知識產權行為,美國國務院從6月份開始,縮短了中國留學生的學生簽證有效期。美國國務院表示,學生簽證的有效期限將由領事官員決定,而不是根據修讀學位的時長來給予最長的期限。 

匿名官員當時告訴美聯社,美國的相關規定主要是針對機器人、航空和高科技生產領域的高校專業學生,這些人的簽證是一年一簽。眾所周知,這些領域正是中共的產業計劃「中國製造2025」所對應的優先領域。 

上個月,兩名共和黨議員弗朗西斯‧魯尼(Francis Rooney)和泰德‧克魯茲(Ted Cruz)聯名提出一項法案,阻止高等教育間諜和盜竊活動。兩人在引入法案時,都重點提到了中共。 

魯尼認為,孔子學院就是中共滲透美國校園獲取信息和盜取技術的「前沿機構」。克魯茲在聲明中表示,中共的孔子學院「干預高校課程,打壓批評中共的言論,並且盜竊知識產權」。 

眾所周知,「中國製造2025」是靠盜竊美國技術在支撐著,美國認為這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了威脅。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早前稱中共是美國「整體社會的威脅」。 

那麼換個角度來說,盜竊美國知識產權的中國學生學者,就是威脅美國國家安全的具體個人。從過去一年中美國抓捕華裔學者來看,美國的打擊力度是很強的。 

不是每個中國留學生都是中共的「間諜」,但不可避免會被那些中共的「觸手」影響,「一條魚腥了一鍋湯」。中美貿易戰已嚴重升級,彭斯又發表了類似聲討中共的「檄文」演講。

在中美關係全面惡化不可避免的情況下,美國會不會收緊對中國學生發放簽證呢?的確值得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