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個展期間,靜靜地守著畫廊,悄悄地觀察著賞畫的群眾,他們的直接反饋與簽名留言,給了我不少的觸動與啟發。

常遇到這樣的觀者:剛進來只是抱著溜一圈、應付一下,滿足自己或同伴「入寶山而不空回」的想法。一趟快步轉下來之後,就會不由自主的放慢腳步,開始仔細的從頭看了起來。遇到自己喜愛的作品,就站定畫前,目不轉睛地細細品味。或相互低聲評頭論足,或單人獨自咀嚼細抿。哪幅畫面前停留得越久,停留的人越多,妳就知道哪種題材與表現手法,引起了觀賞者的共鳴與認可。

意猶未盡的,就再看上個兩、三圈;時間不夠的,告訴你明天會再來。曾有一對畫家夫婦,甚至坐在休憩椅上,面對著那四幅「四季連作」,邊觀賞邊品評,一坐就是一個多小時。我覺得那是對我這個業餘畫者,最實質的鼓舞與肯定,最衷心的激勵與讚美。

還有一部份觀賞者,總是一再詢問我:「這些全是攝影作品吧?不是嗎?怎麼……」我示意他看看門口張貼的個展海報,還是搖頭搔首,認為怎麼可能是水彩畫呢?尤其這張「初日照高林」,根本就是底片洗出來的,只不過是放大成對開的尺寸而已,還是不相信。

那天空溫暖的漸層色調,全是利用渲染法將金黃、橙紅、深灰自然溶匯而成,能掌握要領,得來全不費工夫。再按濕度大小依序畫上疏密有致的枝幹與葉團。由濕畫到乾的過程中,再利用國畫的點掇法,用乾筆輕重緩急的在紋路粗細不同的紙面上,快速點觸。當時畫來得心應手,興致盎然,因為無意中又摸索出一種表現手法。全部乾透之後,再用美工刀刮出旭日,於是一幅創作水到渠成,像極了攝影作品,幾可亂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