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世界大戰時,一艘加拿大醫療船被德軍的魚雷擊中沉沒,成功登上救生艇的人再受到強烈炮火射擊,結果導致234名人員葬身大海,生還者僅24人。德軍的惡行同時違反國際法及德國海軍的常設命令,事件後來經由當時通過不久的國際戰爭罪行法審判,但被懷疑為主謀的德國船長最後逃到一個中立國,案件因而不了了之,公義也未能彰顯。

事件中不幸殉職的一位時39歲叫瑪嘉烈(Margaret Fortescue)的加拿大籍護士,在戰時英勇的表現雖然獲得一致讚揚,但她的名字卻一直沒有出現在她家鄉德力士(Dawlish, Devon)於1921年開幕的戰爭紀念館。原來按照當時的傳統,戰爭紀念館只會紀念陣亡的男性軍人及其他人員。

一直以來,瑪嘉烈的名字只被刻在她祖父在海濱小鎮的墳墓上的一塊小牌匾上。近日,她在戰時的犧牲終於獲得確認,她的名字也被添加到戰爭紀念館的新牌匾上。

這段新聞再次引起我們對男女平等以及兩性關係的關注。毫無疑問,這是一個永遠談不完的重大課題。一家專門研究薪酬趨勢的組織發表的資料顯示,在2017年,英國男性員工的薪金中位數比女性員工高出9.4%。與此同時,在職的女性有42%為兼職員工,而男性則僅有12%。

除薪酬的差別,女性在職場的機會,也仍遠比男性低。根據另一份調查,在英國任職高層的婦女從2016年的21%下降到2017年的19%。此外,在高級管理層中完全沒有女性的企業,則於同期從36%上升到41%。

雖然政府和企業在過去二三十年,都不斷強調需要對男女僱員一視同仁,但看來女性的工作及領導能力,以及她們對社會及經濟發展的貢獻,仍有待改善。

著名領導理論大師沃倫班尼斯(Warren Bennis )指出,做就一個好領袖的五大特質,包括決斷力、同理心、願意承擔責任、保持樂觀及專注向前。按照這些要求,我們實在想不到女性的領導能力不能比得上男性。除歷史因素外,女性難以當上高層的一個主要原因,是坊間對傑出領袖的理解,往往存在種種偏見。

古今中外,大多數人都視領袖為強者,期望他們可以強硬的作風,讓其他人臣服以及取得他們的支持和信任。因此,成功攀上高位的女性都被稱為女強人,而她們似乎也接受了這想法,有意無意間為自己營造強者的形像,進一步強化了這錯誤的觀念。

一個好領袖,不一定是一般人眼中的強人。以德服人,無疑優勝於以力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