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社會信用系統」是一個大數據系統,用於監控和影響企業、公民的行為。最新研究說,該系統的黑手正伸向中國境外,影響外國公司。

2020年前中共監控13.5億公民

批評者將中共「社會信用系統」與大規模監控的奧威爾式工具相比。它是一個野心勃勃的工程:通過一系列大數據和人工智能化過程,根據公民的社會、政治和經濟行為,給公民冠以一個社會信用分數,然後據此對公民進行獎懲。中共政府打算在2020年之前,讓13.5億公民都受到該系統的制約。

監控可能直接干預其它國家主權

但是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學者霍夫曼(Samantha Hoffman)最新報告警告,該系統對境外的影響還不為人知,實際上已在影響外國企業的行為,迫使它們向中共的立場看齊。她說,該系統「有可能直接干預其它國家的主權」。

霍夫曼說,最近發生一些中共施壓國際航空公司更改台灣和香港稱謂的事件。這些是中共將「社會信用系統」規則應用到外國公司的例子。

截至2018年1月1日,所有在中國註冊的企業按照新的註冊要求,都被納入「社會信用系統」,並被分配一個18位數的「統一社會信用代碼」。通過這個企業ID號,中共政府追蹤所有企業,在全國企業信用信息公共系統中記錄它們的違規行為。從6月30日開始,該系統將不僅適用於企業,還將適用於非營利組織、非政府組織、商會和社會組織。

「公司沒有選擇,只能服從,如果它們想要繼續在中國做生意。」霍夫曼告訴《衛報》。

對公司的制裁迄今是以罰款的形式出現。比如今年5月,日本零售商無印良品因為在商品標籤上將台灣列為一個國家,而被罰款20萬元人民幣。

霍夫曼的報告題為《社會信用:技術提升了的專制控制造成全球後果》,6月28日由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出版。

同一周,澳洲國會委員會發佈一份兩黨報告,為制定抵制隱蔽外國影響力的法律鋪路。

系統核心是為量化全民政治傾向

中共聲稱「社會信用系統」是提高行政效率、鼓勵公民道德行為的一個方式;但是批評者說,中共「社會信用系統」是一個進行社會監控和政治迫害的奧威爾式工具。

根據官方聲明,人們可以因為在公共場合吸煙、使用過期車票、未繳付罰款、散佈虛假信息、在飛機上尋釁滋事等違法違規行為被列入黑名單。分數高的公民可以入住好酒店、租賃好房子、入讀好學校。分數低的人可能被禁止坐飛機、坐火車。

根據布魯金斯研究所,按時繳稅和遵守政府要求的企業將獲得更好的貸款條件,更易獲得公開招標。不服從的企業將面臨更艱難的經營環境。

NSBO分析師吉列姆‧科林斯沃思‧咸美頓在《金融時報》撰文說,中共社會信用體系可以通過重新調校,產生「愛國」分數——也就是評價一個人的觀點在多大程度上與執政的共產黨的價值觀保持一致的分數。

他說,這就是這項社會信用體系的核心:不僅僅是使用大數據來衡量信用得分,還要量化全體中國公民的政治傾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