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宗事件顯示中共處理環保問題一向「一刀切」。無論是為了要藍天而施行的華北地區「煤改氣」、關閉多家企業,還是為解決土壤惡化問題砍伐300萬棵樹木。

「煤改氣」致使民眾挨凍至今

中共環保部等部委於2017年8月23日發佈《2017年至2018年秋冬季大氣污染綜合治理攻堅行動方案》,要求完成「大氣十條」(《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考核指標。其中,京津及周邊河北、河南、山東、山西4省中的26個城市需於去年10月底前完成以氣代煤、以電代煤的供暖工程;同時明確官員,若任務「落實不力」,則會被問責。

一時間,北京、河北、山西均曝出天然氣供暖不足,老百姓在零下2、3度的冬天裏凍著,並且不被允許買、燒煤炭。甚至至今山西臨汾還有民眾沒有得以供暖。據大陸天氣預報顯示,接下來幾天,臨汾的最低低溫將達零下8度。

「現在還在乾凍著。我們這兒,現在就算是去付接口費的錢,熱力公司還是不給供暖。」臨汾50多歲的馮女士告訴大紀元記者,他們當地160多戶人家,只有30戶接通了暖氣。「炕也不讓我們燒,只能取點柴火放家裏的爐子燒,但是一會兒就沒火勁了。」

馮女士表示當地熱力公司現在既不肯收剩下130多戶人家的接口費,又不肯供暖。此前2017年12月13日晚臨汾上百民眾聚集到該市堯都區政府門前,抗議政府為了所謂的治霾而「一刀切」地強力禁煤,抗議熱力公司違規收取接口費用。

至今,臨汾三代維權人士常珈瑄仍在抗議熱力公司的違規行為。

據常珈瑄推特視頻披露,1月3日下午,他在雪地裏赤裸上身,騎著帶有播放器的摩托車,繞臨汾市堯都區政府,強烈抗議該市熱力公司違法收費行為。本報記者多次致電常珈瑄,尚未取得聯繫。

此前常珈瑄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已經處於壟斷地位的熱力公司從一開始就違法收費,且要價標準不一。「普通的是每平方米65元,外地住戶每平方米90元,還有104元的。」從不給用戶開發票(涉嫌偷稅漏稅)的熱力公司的違法收費已經使得不少民眾負擔不起這巨額取暖費。

「一刀切」地關閉企業,致民眾自殺

據《金融時報》2017年10月13日報道,四川省超過7,000家工廠已被關閉;山東省僅淄博市,2017年也有5,000家化工企業被關閉。報道還說,9月份開始,中共就對北京周邊鋼鐵與水泥生產中心地帶進行了額外的檢查,一些企業在「十九大」期間被關閉。

大陸「中國水泥網」諮詢處工作人員曾告訴大紀元記者:「環保部門要求減排,『十九大』期間,監管比較嚴,比如河南,10月15—25日,停窯10天。」

然而去年9月4日,大陸網民「王崑崙」在推特上爆料說:「位於淄博市博山區南莊的淄博慶紅金屬工藝製品有限公司在『一刀切』環保整治運動中被關停,面對復產無望、銀行催貸、工人催債的絕望境地,總經理王慶紅不堪重負,於今天凌晨在門口大街上飲恨上吊自盡!」

山東淄博市的一家企業,在中共「一刀切」的環保整治運動中被關停,總經理王慶紅4日凌晨在自己公司門口上吊自盡。(視像擷圖)
山東淄博市的一家企業,在中共「一刀切」的環保整治運動中被關停,總經理王慶紅4日凌晨在自己公司門口上吊自盡。(視像擷圖)

當時有網民表示:「有污染的、有背景的不查,沒污染、沒背景的關停。」

網民「反強姦者!」則爆料:「我就是淄博的,我家樓下沿街房許多飯店統統關門,搞環境衛生,這次全山東大規模搞環境督查⋯⋯老百姓現在怨聲載道!」

與此同時,其它省、市、縣、多級環保檢查全面展開。據「陸家嘴金融圈」報道,在環保重壓之下,包括化工行業企業在內,企業大面積斷水斷電停產,工人停工失業。一些化工企業老闆哀嘆:「環保嚴查,本無可厚非,但在當前去產能、材料飛漲的情況下,運動式、『一刀切』式環保漸漸變味,一場聲勢浩大的『保衛藍天行動』變成了無數民企的哀號。我們害怕每個太陽升起的早晨,工廠外有警車 、執法車甚至便衣 ,甚至出動無人機。」

除了關閉化工企業,不少無污染的企業也被強制關停,甚至做豆腐、做早餐的小店也被關閉,民眾生計大受影響。

300萬棵「歐美黑楊」被砍伐

據自由亞洲電台1月2日報道,近期,在中共中央環保督察組的要求下,湖南洞庭湖地區9萬多畝300萬棵「歐美黑楊」木遭到砍伐。

具有生長速度快、林木蓄積量大的「歐美黑楊」從上世紀80年代被引入洞庭湖區,並成為造紙用林木。當時湖南省各縣市都大力推動種植「歐美黑楊」,甚至種樹不力的幹部會被問責。

然而,種植「歐美黑楊」的不良後果近年來越來越嚴重:柔軟的濕地日益陸地化,滅蟲劑等導致土壤惡化。中共中央環保督察組於2017年7月底明令砍樹,到該年年底300萬棵「歐美黑楊」被清理,預計39.01萬畝的歐美黑楊未來可能還會被砍伐。

大量砍伐將使種植戶損失重大,所以許多住戶都拒絕砍樹。

旅德中國問題專家仲維光告訴大紀元記者,中共是黨治高於法治,高於一般社會的價值判斷,它的環保措施自然是不顧後果的「一刀切」,「不遵循自然的規律,不遵循社會的價值規律,想破壞就破壞」。

「中共這半個世紀以來,就是今天做,明天來平反,讓民眾掏『學費』,結果是讓共產黨維護了自己的權力,」仲維光說,「1949年之後,中國一切的災難根源就是中共的一黨專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