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共教育部發佈統計數字,稱中國高等教育在學人數規模位居世界第一。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分校商學院終身教授謝田表示,中共早前搞擴招,整體數量上來了,但質量並沒有跟上;並認為大學的關鍵在於有大師,而不是僅有大樓。

據中共官媒中新網28日報道,中共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聲稱,大陸的大學生在學人數為3699萬人,佔世界高等教育在學總人數的五分之一,毛入學率高達42.7%。其中,高校招生規模已達748萬人。

此外,中共教育部職業教育與成人教育司副司長周為聲稱,中國已建成世界上規模最大的職業教育體系。「全國1.23萬所職業院校開設約10萬個專業點,年招生總規模930萬人,在校生2682萬人,每年培訓上億人次。」

「中共,尤其是江澤民時代搞擴招,(延續到現在)整體數量上來了,但是質量根本沒跟上。現在的碩士生不如當年的本科生。」謝田對大紀元記者說,「擴招本身就是問題,它不是由市場導向的,而是權力計劃的結果。專科學校升為本科學校、大專院校合併為本科學校,擴建也就興起了。」

他表示,這些大學急功近利的結果是拖欠了更多的債務,又沒有優秀的師資,自然培養出來的學生遠不及國際社會;再加上中共對學術研究設置多項禁區,還封鎖西方前瞻學術研究,甚至禁止使用Google學術搜索,使得不少國外優秀人才望而卻步,即使有高額工資和優厚的待遇。因為「大學不是只有大樓,關鍵在於有大師」。

前首都師範大學教授李元華認為,大陸這些大學跟國際上的一流學校有巨大的差距,最主要的原因有三個。

首先是中共教育制度對於教師的考評是急功近利,教師只要拿到課題給學校帶來經費就好,只要每年出多少書就好;其次是「教育官員考慮的是升官發財;教師們考慮的是拿課題,把國家的錢變成自己的錢。自然的,教師自身的質量就下降了。在沒有高質量研究的情況下,教師也不可能呈現高質量的教學」;再者是中共的思想控制,不僅限制教師的研究範圍,就連在某一領域有研究的教授也不被允許講出自己的研究成果。

所以即使國家在大學經費方面投入再多,一些老師為了撈錢,「自己沒有時間研究課題,就在結題前,跟海外一些研究機構合作,幫助論文發表。土大款的合作方式,不是真正的學術交流和研究」。

另外,英國《金融時報》28日報道,近二十年來,不僅有大批西方院校在大陸設立分校區,本土的商學院也隨著建起來。報道舉到上海中歐國際工商學院,指該校已在加納和瑞士設立了教研基地;今年3月,北京大學滙豐商學院(Peking University HSBC Business School)還聲稱將在英國牛津開設校區。

但是和國際上的商學院相比,大陸的商學院也還是有不少差距。謝田認為,中共在一些數據(比如,GDP)上做虛假報告,又不允許做民意調查,「老師和學生在商業管理學的教、學中得不到基礎數據,又怎麼談研究?」

其實人文學科方面的研究也類似,只不過限制的不是數據,而是課題方向等。李元華舉了一個他同事的例子。當年他的同事到美國做訪學交流,回到大陸後想做一個關於心理學方面的課題研究,但是後來被迫停止。「共產黨講無神論,他(李教授同事)做的課題與這個矛盾,自然不可能批下來,也不會拿到科研經費,所以,他被迫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