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終身教授謝田認為,政府通過開發房地產,把土地使用權賣給老百姓,實際上是中共既得利益集團從老百姓手上第二次榨取利益的方法。中央、地方政府、銀行、土地開發商都有利益在裏面,他們並不願意看到房地產泡沫破滅。

近日,謝田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當前中國大陸金融亂象,房地產泡沫等問題的根源是共產黨的獨裁體制造成的。謝田說,中共從奪取政權開始就將民眾的土地、財產、資源、企業等等都收歸國有,實際上是歸共產黨所有。這是第一次掠奪。

後來,中央集權體制,計劃經濟實施不下去了,開始實行改革開放。又通過開發房地產,把土地使用權賣給老百姓,使用權一般是70年。老百姓也趨之若鶩,願意花很多錢買。這實際上是中共既得利益集團從老百姓手上第二次榨取利益的辦法。

這個口子開了後,從中央到地方各級政府官員,既得利益集團的人利用權力開始賣地。除了賣地,他們又從開發商那裏佔有大量房產。現在倒台的這些官員手上都有幾十套上百套房子,都是權力換來的。對他們來說,還有一個好處就是大量賣地、土地開發,大量建設給地方政府帶來巨大利益,看起來政績很好,還可以發財。

謝田進一步說,在這個過程中,他們又把國有銀行拉進來,從銀行拿錢實行更多擴張。這樣國有銀行貸款很多都押到房地產項目中了。中央、地方政府、銀行、土地開發商都有利益在裏面,所以他們並不願意看到房地產泡沫破滅。現在泡沫已經很大了,但還在不斷推高。

謝田指出,中央政府其實也不希望泡沫破滅,幾萬億的刺激政策,只要經濟數字好看,樓房、道路建起來,GDP上去了,他們樂此不疲。地方官員把它作為撈錢的手段,對政府部門來講是政績工程,對中共整體還保持就業。所以,表面上擔心房價快速上漲,實際上很害怕房地產泡沫破滅。

謝田認為,房地產泡沫萬一破滅,共產黨官員的財富會受到侵害,手中的大量房產就不值錢了,銀行體系也會跟著破產。說穿了,中共實質上並不是想讓房地產回歸到正常狀態上。

此前,謝田發表文章表示,中國大陸房地產市場泡沫的破滅,是個必須正視、必須解決、必須儘快解決的天大問題。這個問題不解決,中國的經濟,中國老百姓積蓄和退休保障,中國的金融體系,中國的地方政府,就都會陷入一個解不開的結,都被牢牢的套在裏面。

他說,中國的房地產泡沫,其實是畸形政治的產物,也在腐敗政治中成長,最後也必須從政治上加以解決。解決這個泡沫的這一天來得越晚,可能在政府看來是他們又混過去了一天,又苟延殘喘了24小時,但實際上,泡沫破滅所帶來的衝擊和影響,就又會增大了許多。

目前金融處於混亂階段

中國金融智庫專家、經濟學家鞏勝利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國大陸金融問題中共高層都很清楚,但很無奈。」中國大陸金融目前處於混亂階段,所以成立了金融委員會,這是個決策機構,由國家主要領導人直接抓。現在的策略都是在無奈中尋找出路。

萬達的王健林從國家銀行貸款超過2500億元人民幣,在英國、美國、法國,世界很多地方投資,結果他說:「我的錢投哪裏,你管我幹嘛?」鞏勝利認為,這是國家金融體制問題造成的,中國的「金融業就是一個大型壟斷企業,國有企業的問題比萬達嚴重一千倍都不止。」

鞏勝利說,很多國有企業管理者將企業財產變成自己的了,但現在不敢將官員的財產曝光,這是問題的要害。現在當局提出「法治中國」,就要讓憲法說話算數,讓憲法發揮作用。「現在的憲法是零憲法,連村民委員會法都不如。」這種情況下,「『法治中國』永遠只是畫餅充飢。」

最近,中共央行研究局局長徐忠在《中國金融》也發文指出,中國金融問題背後是深刻的財政和體制問題。徐忠認為,房地產一直被作為中國大陸經濟增長的「支柱產業」,甚至被作為工具在宏觀調控中應用。房地產價格持續快速上漲,導致資源向房地產部門的過度傾斜,加劇了實體經濟成本的上升,抑制了製造業、可貿易品等實體經濟部門的投資。

此前,徐忠在一次公開演講中指出,金融亂象實際上是實體經濟和整個體制機制問題的鏡像反映。政府與市場邊界不清導致了金融亂象。大陸經濟要轉型,須完善國家治理。必須從微觀機制、市場機制的角度,把公司治理、政府與市場、監管者與被監管者、財政與金融、中央財政與地方財政等關係理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