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元貪官、原山西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金道銘被判無期徒刑過去了9個月之後,金道銘這個名字再次出現在各大門戶網站的要聞欄,不過,這次他是以修飾語的方式出現,主角是他的情婦胡昕。胡昕被控受賄上億,違法所得14億,成為罕見的受賄情節可與貪官本人「比肩」的情婦。

7月6日,江蘇省鎮江市中級法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了胡昕受賄、非法經營一案。被告人胡昕是作為金道銘(已判刑)的特定關係人(這裏即指俗稱的情婦)被提堂。金道銘是煤炭大省山西「塌方式」腐敗中倒下的7名省部級高官之一。金道銘案也是由江蘇省鎮江市法院審理。金被控受賄共計1.237億餘元(人民幣,下同),於2016年10月被判無期徒刑。

共謀案情

據檢方指控,胡昕與金道銘共謀,利用金道銘任中共山西省紀委書記、省委副書記等職務上的便利,為山西文峰焦化科技有限公司參與兼併重組整合謀取利益,幫助山西汾西正城煤業有限責任公司分立採礦權、實行分區開採的方案通過審批。

2010年5月至2011年初,胡昕先後收受山西文峰焦化科技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孔慶智、經辦人趙海斌給予的1億元。胡昕於2009年下半年,以建設山西數字礦山信息化技術研發基地項目為名,取得山西省太原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工業(科研)用地使用權,至2012年6月,在該地塊上建成嘉名國際大廈。

胡昕將該科技項目用樓定位為高端商務寫字樓並對外預售,以每平方米1.73萬元至1.78萬元不等的單價將該大廈出售,得款20.799億餘元,經鑑定,違法所得14.763億餘元。

胡氏姐妹花

微信公號「政事兒」報道,在金道銘落馬一個月後,其在山西官場的「白手套」——時年37歲的女商人胡昕、和胡磊一起被查。當時,胡昕、胡磊被多家媒體指稱為姐妹,均為金道銘的情人。

曾與胡昕有過生意往來的人告訴媒體,胡昕的個子不高,身材苗條,「很有氣質,很幹練,做生意也很有氣場。在我們面前,她從來沒有挑明過跟金道銘之間的關係,只稱跟金是『老鄉』,說她自己是遼寧大連人,金道銘是遼寧朝陽人」。

據報道,早年間,胡昕在山西做網絡工程、信息通訊等「小生意」。2006年8月,金道銘從北京調到山西,出任省紀委書記。在2008至2009年間,胡昕、胡磊被介紹進入太原的政商圈,並與金道銘結識。

其後,兩人操控7家企業大舉倒賣土地、涉足煤炭資源整合、承攬政府電子工程,令資本快速套現。經營胡氏企業的,除了胡昕、胡磊,還有胡昕的父母。

「政事兒」查詢到,胡昕為實際控制人、妹妹胡磊為企業法人、父親胡祥俊為企業監事的山西奧科新得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目前已處於註銷狀態。同時,胡昕家族直接控制的十餘家公司,也已多數處於註銷和吊銷狀態。

微信公號「長安街知事」介紹,胡昕不論是辦事、還是經商,都一路綠燈,皆因金道銘手中的特殊權力。胡向來趾高氣揚,山西本地一位國企高層說:她正跟我們一起吃著飯,中途會突然站起來離場,並說「對不起啊,那邊還有誰等我呢!」

更有甚者,胡動不動就打著「雙規」的幌子嚇唬人,比如金道銘曾擔任省煤焦領域反腐敗專項鬥爭領導組常務副組長,掌握了很多煤企高管的「黑材料」。為求自保,這些煤企高管遂傾力巴結胡昕,與她合作。

金道銘背靠幾座山

金道銘曾在共青團北京市委工作15年,後進入監察部工作,曾任外事辦主任兼辦公廳辦公室主任,是時任辦公廳主任李至倫的秘書,後升任中紀委副秘書長,成為時任秘書長袁純清的副手,金道銘此後兼任辦公廳主任,成為時任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小管家。

在中紀委系統任職19年後,金道銘2006年調任山西省紀委書記,2010年袁純清調任山西省委書記時,將其提拔為省委副書記,期間還兼任過8個月的省政法委書記。

2014年2月27日,剛從山西省委副書記退居二線,任山西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不過36天的金道銘被中紀委「秒殺」。

金道銘與共青團、中紀委、令計劃的山西幫、周永康的政法系統均有勾連。

據報,前中紀委書記賀國強之子賀錦濤和曾慶紅旗下的華潤宋林都曾試圖從山西的煤礦大餐分一杯羹。有分析認為,雖然山西老虎都已被判,但有如此多的幕後勢力,只怕背後暗流還遠未止息。

情婦貪腐 胡昕案情二十年來最甚

有別於貪官本人受審,情婦受審,涉及的案情都各有不同。但據《大紀元》記者不完全統計,涉案15億的金道銘情婦胡昕,算得上是近20年來官場情婦中的「第一貪」。

因為對中共統治不利,中共官方披露貪官情婦細節的案例相當有限。中共前國安部副部長馬建被查出有6名情婦,其中2名情婦為安全系統官員。天津市公安局前局長武長順被指長期與多名女性通姦,其中4名公安系統的女性為其生育私生子。但是這些都沒有細節公佈。以下僅舉獲公佈的數例:

2016年4月,中共廣東揭陽市委前書記陳弘平的情婦許秋琳被控行賄237萬人民幣、133萬港元,判囚6年。陳弘平本人受賄1.4億,2017年6月一審被判死緩。

2015年6月,前南京市長季建業的情婦、前揚州環保局局長金秋芬一審判囚12年,後二審改判6年,金秋芬被控貪污9萬多元,受賄93萬元。季建業本人受賄1,132萬元,2015年4月一審判15年。

2015年2月,昆明鐵路局原局長聞清良的情婦鐘華二審被認定與聞清良共同受賄千餘萬,判囚15年,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2013年11月,原鐵道部運輸局局長張曙光的情婦羅菲一審判囚5年,作為原鐵路文工團的女高音歌手,羅菲被控受賄157萬。張曙光本人受賄4,718萬元,2014年10月一審被判死緩。

2011年1月,廣東省政協前主席陳紹基的情婦李詠以受賄136萬被判囚3年。陳紹基本人受賄2,959萬元,2010年7月被判死緩。

上述涉貪情婦中,情節最嚴重的鍾華金額不過千萬,只及胡昕的一個零頭,而且還是共同受賄,不是單獨受賄。

在此意義上,胡昕可以稱得上是近20年來的情婦「第一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