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6日在新聞標題為「『亦官亦商』又一『老虎』落馬」的報道中,指的是前一天被「雙開」的安徽省原副省長周春雨,以及5月份有類似通報的兩人,一個是周春雨的同事、安徽省原常務副省長陳樹隆,另一個是司法部原政治部主任盧恩光。

短短時間,亦官亦商的老虎接二連三,也不是完全無預兆。今年5月8日,中紀委網站「學思踐悟」專欄在當天刊文中就重點提及「領導幹部自己就『亦官亦商』、既想當大官又想發大財」。或許未來一段時間,亦官亦商的人將成打虎重點對象。

說到中共官場的亦官亦商,而且是官商一體長期同時進行的最高代表,除了江綿恆之外,根本不作第二人想。這些年來,不論是眾說紛紜,還是官話影射,若以江綿恆的立場而言,那就是心裏有數,而且很有數。

截至目前,堪稱影射意味極濃的一篇官方報道,莫過政知局2015年發表的《江綿恆的人生角色》,在這篇長文中,不少傳言有了官方說法。

如文章說到「企業家江綿恆」:回國一年後,1994年9月,上海聯和投資有限公司創辦,海歸工科博士江綿恆以此為舞臺,在中國正式踏入商海。

僅用一行話,就交待清楚江綿恆與上海聯和投資的關係,尤其特別點到的「回國一年後」,令人尋味,江綿恆1993年1月回國,正是江澤民已於1992年黨政軍大權在握,江綿恆回國後任職於中科院上海冶金所,隔年卻轉身搞起股權投資。

又如文章說到「官員江綿恆」:有18年,他的身份是中科院系統的科技官員。

江綿恆這18年,是自1997年7月任上海冶金所所長起,至2015年1月不再擔任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長職務。以下藉由幾個外界熟知且被證實的事例,略窺江綿恆在相關時間座標所對映出的官商角色。

1997年7月至2002年,江綿恆任上海冶金所所長,同時聯手王永慶長子王文洋創辦宏力半導體,並以上海聯和投資控股了上海航空、上海機場、上海汽車等十數家上市公司。

文章還提到:在江綿恆離任前一年,冶金所更名為微系統與信息技術研究所。現任所長王曦院士就是當年江綿恆從德國挖回來的。這樣的描述令人感想,江綿恆當時就看到了信息產業的造金吸金能力,而且從那個時候就知道在重要位置安插自己的人。

1999年11月至2011年11月,江綿恆任中科院副院長,2005年起,再兼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長。其中2004年至2008年,江綿恆歷任神舟五號、「創新一號」小衛星、繞月探測工程、嫦娥工程、神舟七號等副總指揮或「首席科學家」。

文章同時提到:在江綿恒之前,還未有以中科院副院長之職兼任上海分院院長的先例。這一兼就是6年(至2015年1月6日)。在中科院11個分院中,上海分院體量較大,地位特殊,其時擁有7000人之眾的上海分院,是中科院科研和高技術創新的重要基地。不言而喻的是,科研經費也是超級多。

而就在江綿恆集「科學家」稱號於一身的期間,2003年9月,他實際領導組建的中國網通以2億元投資了令計劃的弟弟令完成的「九州在線(後改名為「天天在線」)。緊接2004年,再透過上汽出面發起成立「安邦財險」(安邦保險的前身),等等。

至於《江綿恆的人生角色》2015年1月19日首發的時間密碼,2015年1月12日至14日歷時三天的中紀委十八屆五中全會上,習近平直接點名周永康、徐才厚、令計畫、蘇榮等案,但表示反腐「還沒有取得壓倒性的勝利」。2015年1月12日,習近平在縣委書記研習班座談會上,習近平提醒領導幹部「人生選擇」──「當官發財兩條道,當官就不要發財,發財就不要當官」。

而在習這兩場談話之前,是新華網首頁頭條《習近平:反腐不定指標、上不封頂》。在習這兩場談話之後,就是政知局長文《江綿恆的人生角色》解剖「企業家江綿恆」及「官員江綿恆」。

江綿恆混過官場,也有政治基本嗅覺,別人聽不清楚、看不明白的,他應當心裏有數是褒還是貶。

長久以來,江澤民長子江綿恆,在坊間素有「天下第一貪」、「中國第一貪」、「上海灘的大哥大」稱號,至今都是中共「官商一體」的最高代表。而在兩年前那場座談會上,據報道,習對當官發財所下的下結論就是:「不要老僥倖」及「遲早要完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