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完「神韻」在奧克蘭的最後一場演出,激動不已,很想從藝術的角度談一談我自己對於「神韻」的觀後感。都是我個人的見解,都來源於「神韻」導演給我的啟發,我很想表達出自己對於「神韻」的喜愛之情,所以雜談幾句。

(接上文,6月1日版)

「神韻」的科學價值

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已經提出了時空穿越的理論依據。甚至有科學家可以研發出這種讓人們穿越回古代的時空隧道機器,可是為甚麼人類無法穿越,那是因為人類的身體根本無法承受接近光速量級的運動速度。所以用現有科學是無法時空穿梭的。可是現實中確實有很多二戰時候時空穿梭的真實報道。這又如何解釋呢?那麼是不是存在更高級的科學方法可以打破這時空的差異啊?那麼是不是存在更高級的生命——神仙掌握著這麼高級的科學方法使得那個清代的儒生能夠順利地穿越出神仙洞府?如果這位神仙沒有掌握這種更高科學的穿越方法,這個人是不是可能永遠也出不去這個神仙洞府了? 所以仔細想想真的是非常有趣,充滿了科學哲理。

再想說一下最後一個節目《洪恩浩蕩》。結局的部份,對法輪功修煉者行惡的打手們的暴行使天怒人怨,火山噴發。而修煉人通過他們的方式召喚來了佛主,佛主終將災難阻止。我非常地震撼,且不說佛主的偉大和慈悲,僅從這些修煉人身上我就看到了滿滿的正能量。我覺得他們表現了人類正義的信念可以阻止災難。事實也就是這樣,古今中外,人們的惡性往往出自於自私,後果就是互相殘殺,大規模的就是戰爭、然後是瘟疫。人類因為自私而對於自然環境的破壞就會帶來自然災害,而能夠阻止這些災難發生的只有人類善良的本性和正義的力量。

當我們人類凝聚了正義的力量,邪惡就將瓦解,災難就會煙消雲散。而法輪功修煉者他們就是這樣堅定地相信著「真、善、忍」的力量可以化解所有的災難,所以他們的偉大讓我感動。那麼到底有沒有佛主來保祐人類蒼生呢?前面的節目就已經引發了我們的思考。

還有一個節目,也引發了我的這種思考,就是《老子出西關》。老子在歷史記載裏確有其人,《道德經》也確有其書,所以老子是歷史人物。人們也都說老子是神仙。而且出關之後再也沒人見過他。那麼歷史人物是神仙,這是不是有點衝擊你的世界觀?我在想也許本就有神仙,只是人們把那些關於神仙的歷史故事,叫成了神話傳說。我想其實這些都應該是歷史故事,神話傳說是某一類歷史故事的另一個叫法。

無法用語言形容對導演的崇敬

只有超越於人類智慧的偉大的神才能創作出這樣比大師更大師的作品。藝術本來是超越種族、超越國界的,而他竟然讓「神韻」超越人類。無論從技術、從難度、從表現、從精神,都是無法用人類語言形容的美,無法用人類智慧想像的,給每一個觀眾都帶來了無法用人類語言形容的感動。是他將這樣內涵豐富、啟迪人類善念的藝術帶給全人類,是他用這麼偉大的作品啟迪了我們的善念,被啟迪了善念的人越來越多,才使得人類有了美好的希望。

最後我想說,藝術本就是高於現實的,欣賞藝術作品的時候,你需要純淨一下你的心靈,真正站在欣賞者的角度去欣賞這一部作品,你會看到他超凡脫俗的內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