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4日,悉尼多個團體在悉尼大學聯合舉辦了《紀念六四28周年論壇》。當地議員、澳洲的中西方專家學者、六四親歷者、支持者等紛紛在論壇上發言,緬懷和悼念六四死難者,揭露中共的謊言和暴政,希望六四精神永存。

當天的六四論壇由悉尼大學的悉尼民主網絡(Sydney Democracy Network)、悉尼民主平台以及民主中國陣線和民主中國團結聯盟共同舉辦。

不允許大屠殺這樣的暴行被忘記

綠黨州議員Jenny Leong
綠黨州議員Jenny Leong

綠黨州議員Jenny Leong發言中強調紀念六四的意義,「每年舉辦這樣的論壇、每年在中領館前和平請願是非常重要的。因為這表明了我們不允許發生大屠殺這樣的暴行被忘記,並且我們確定要將6月4日這一天當作一個承諾,繼續推動人權、民主和自由。」

28年前親睹遭鎮壓的學生

教堂牧師Bill Crews
教堂牧師Bill Crews

Ashfield頗具影響力的教堂牧師兼Exodus Foundation基金會的創始人Bill Crews也發言表示,28年前他親眼目睹了中國留學生在悉尼抗爭和聲援在北京遭到鎮壓的請願學生。

從那時開始Crews一直想為那些在六四冒著危險站出來的學生們樹立一個紀念碑,現在他的教堂裏終於有了一座民主女神雕像。他說:「紀念雕像這麼重要,是因為我認為我應該是自由的,沒有人有權利告訴我應該做甚麼,我應該過著與他人關係友好的自由的生活」。

在公開法庭上讓親歷者講述他們經歷的苦難

悉尼民主網絡John Keane教授
悉尼民主網絡John Keane教授

John Keane教授建議,「對類似六四天安門事件的解決方法非常簡單,但也是複雜的,就是像其它民主國家所做的那樣去做,建立諸如真相和解委員會,在公開法庭上允許那些親歷者向人們講述他們經歷的苦難,並讓那些責任人知道他們的罪責。」

論壇上他還揭露因為舉辦這個論壇,悉尼大學受到中領館的干預,「現在這個會議現場可能就有中領館的人,上周五有中領館的人來到悉尼大學,敦促悉尼大學重新考慮是否舉辦這個會議。」

要明白當代中國 就要明白89年發生了甚麼

Kevin Carrico因為身體不適無法前來,前外交官陳用林代其作了書面發言表示,當他在中國的哈爾濱、北京、南京、上海留學時發現,大部份認識的朋友好像都不太知道六四這段歷史,甚至有些朋友還為當年政府的暴力行為做辯護,令他相當吃驚。

「因此每個學期,在我的『當代中國』課,我說,如果要明白當代中國,就需要明白89年發生了甚麼,也要明白89以後這些客觀現實是如何被遺忘與捏造的。」

他認為,一方面從上而下,中共在89年的行為明顯是一種國家恐怖主義,是以恐怖治國,任何人有不同的政治觀點,就給他無法承受的壓力與暴力。

另一方面,從下而上,為了躲避1989年屠殺的責任,中共通過各種宣傳手段對人民群眾培養一種流氓愛國主義,讓人忘記1989年人民政府殺害了人民,讓人不管1989年以來各種各樣被迫害的政治犯以及良心犯,而是讓人不停地說不停地紀念日本30年代40年代侵華者有多壞。日本壞,不等於中共不壞。

19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期間參與示威

澳洲的華裔藝術家郭健
澳洲的華裔藝術家郭健

郭健曾在19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期間參與示威,2014年因為在大陸設計了紀念六四的作品被大陸公安關押了兩周後驅逐出境。

他在論壇上表示,當時的學生非常單純,只是反腐敗,想都不敢想反共產黨。一直到開槍的那個晚上,才徹底改變了他的世界觀。這段經歷影響他對世界的看法、對藝術的看法與創作。

呼籲大家關注去年十月份被釋放的苗得順

六四親歷者孫立勇
六四親歷者孫立勇

孫立勇在論壇上呼籲大家關注去年10月份被釋放的苗得順,當時記者、六四當年關在一起的獄友前往迎接,等了半天也沒見人,監獄出來人表示他已經回家了。

孫立勇介紹,「他經常被關禁閉,現在過去半年了,我委託了好多人去看他,沒有人知道他在那裏。現在估計在精神病院,他受了很多罪,關了27年,希望社會關注他的情況,並呼籲中共當局善待他。

苗得順被認為是最後一名囚禁的1989年天安門抗議活動參與者。

此次論壇由民主中國陣線主席秦晉主持,在論壇上發言的還有悉尼科技大學的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教授、前中共外交官陳用林、民主中國團結聯盟主席鐘錦江、學者邱岳首、前華人市議員胡昱明、悉尼知名民運人士潘晴、知名民運人士張曉剛博士等。

由於論壇上發言者踴躍,會議不得不延遲15分鐘,整個論壇在紀念六四的歌聲中圓滿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