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國生活了這麼久,還真第一次聽說自願消防隊員這回事,更是第一次近距離接觸救火英雄。

一直忙到下午才有點空閑,迪克連忙打開午餐,抓起一根香腸丟到嘴巴裏。肚子有點貨了,話匣子隨之打開。 

「今天的報看了沒?那個救火的報道!」

「甚麼?你救火?自願消防隊員?」

在德國生活了這麼久,還真第一次聽說自願消防隊員這回事,更是第一次近距離接觸救火英雄。

迪克告訴我,德國的職業消防隊員其實很少,比如他們那個區,除了4、5個專職的,其餘二十幾個都是自願兵。他們都有一個正常的職業,消防隊的工作完全是義務的,無償的,頂多在你60歲退役的時候,得到一個榮譽獎章。

說來話長,迪克參加消防隊還是18歲那年的事,當時他在「服兵役」或「參加一項公益服務」之間選擇了後者,這樣一來,他必須在消防隊做滿8年。而如今十幾年過去了,他自願留了下來。而且,妻子受他影響,這兩年也加入了這一自願者行列。順便說一句,迪克的父親也是一項公益服務的自願者,當然現在已經退役了。

這是一種奇妙的組合,每個人都自願的召之即來,義務救人於水火。而出於很多具體原因,每次行動的人員組合都是不固定的。每個成員都有一個消防隊專用BP機,有情況時,只要人在通訊範圍內,就會得到警報顯示,哪裏出了甚麼事情,8分鐘之內,他們就必須趕到消防隊,取出各自的消防服,跳上消防車上陣。每個人都有分工,你搞指揮,他搞火中救人,迪克是負責各種儀器,工具的,因為不斷進行培訓,所以是業餘的同時又是專業的。

因為是自願性質的,所以所用的時間百分之百是業餘的,包括每兩周一次的演習,各項技術培訓,更不用提執行任務的時候。比如登報的那場午夜大火,迪克和他的夥伴們花了5個小時滅火,救出了一位75歲獨居的老太太,6點迪克回家稍事洗漱,7點又出發上班了。也就是說他一夜未眠,幾乎連續工作了兩天一夜﹗

要說呢,甚麼時候出事,需要投入多長時間,完全是未知的,吃飯,睡覺,洗澡,上廁所,甚麼時候都有可能,迪克都遇到過,因此他永遠都留著極短的頭髮。

有一回消防隊搞聖誕大聚會,大家非常盡興地又吃又喝,搞到各個筋疲力盡,好容易回到家,倒在床上。可剛挨上枕頭邊,BP機響了,有情況﹗有甚麼好說的,起﹗剛分手不久的夥伴們又聚在一起,義不容辭地投入工作。那回雖然有點飄飄然,但工作結束時大家都清醒了。

最精彩的是一個消防隊員的婚宴,喜氣洋洋,賓朋滿座,結果BP機的警報把他帶走了,拋下滿屋賓客,更害新娘新婚之夜獨守空房。

儘管如此,他們還是一如既往的自願,沒有怨言。

和我在中國的概念不一樣,德國的消防隊不只和火打交道,他們其實是一切緊急情況的救星,事無鉅細,包羅萬象。比如高速公路上發生了車禍,有人被卡在車裏,需要用鋸子切割車身﹔或有害液體洩露,需要清理﹔大樹被風暴劈斷,阻礙交通,需要將樹切小移開﹔小孩子把頭卡在鐵欄杆裏拔不出來了……

服務對象甚至包括動物。前幾天迪克就被呼去解救天鵝一家,牠們遊到了不該去的地方,需要把牠們引走。因為有兩隻小天鵝,天鵝爸媽格外兇悍,隨時準備攻擊膽敢來犯者,這時必須非常小心,只能迂迴,引導,還得顧及不會潛水的天鵝寶寶。

*        *        *

今早迪克沒有像往常一樣第一個到辦公室,反而遲到了半個小時。見到他穿了一件印有消防隊的T恤衫,我預感到了甚麼,一問,他果然又是救火去了。從6點不到,到7點多,救出了3條人命﹗
後面還有故事。

此前一天,迪克睡覺時發現水床漏水,妻子去和2歲的小兒子擠一張床。迪克睡在沙發上,心裏總擔心漏水情況,折騰到3點才迷糊過去。6點被叫起來救火,7點多回到家,發現水已經流到地面上了,但他顧不上處理自家的水災,匆匆趕來上班了。

我是無意中聽他打電話聯絡修理水床才偶然得知這幕後的故事。

我好生感動,而迪克仍是平時那副大大咧咧的模樣,粗聲大嗓地調侃道:「知道了吧,哎,這就是我﹗」

我問他,沒有報酬,十幾年甚至連封感謝信都沒有,只是一味的付出,為甚麼還是留在消防隊?

迪克聳聳肩:「沒甚麼,好玩﹗再說,和那幫哥們挺對付的。」

再問他救人有甚麼感覺,他居然平靜地回答:「沒甚麼啦,我覺得這對我來說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救人出來感覺當然挺好,可我也沒覺得自己有多麼了不起。」

看著眼前這位健碩的小伙子,我聯想起未經雕琢的寶石,轉過平凡粗糙的表面,顯露出晶瑩燦爛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