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日,中共官方媒體連續報道四省書記日前已被更換,即王憲魁不再擔任黑龍江省委書記,由張慶偉接任;劉賜貴任海南省委書記,羅保銘卸任;林鐸任甘肅省委書記,王三運卸任;劉家義任山東省委書記,姜異康卸任。對於卸任的四省書記的去向,官媒沒有提及,但從其表述仍稱他們為「同志」來看,按照慣例,他們應去全國人大任閒職。

從年齡上看,1952年出生的王憲魁、羅保銘、王三運都已近65歲,但他們的生日分別是7月、10月和12月,姜異康是1953年出生的,只有64歲,因此還未到年齡的他們應該是被提前「下崗」,而這是習近平繼續完成其這兩年來進行的人事布局大棋的又一重要步驟,這不僅是為政令可以出中南海做準備,也是在為即將在秋天召開的中共十九大做安排。

在更換這四省書記前,多省書記已更換完畢,包括河北省的趙克志、山西的駱惠寧、遼寧的李希、吉林的巴音朝魯、江蘇的李強、浙江的夏寶龍、安徽的李錦斌、福建的尤權、河南的謝伏瞻、廣東的胡春華、貴州的陳敏爾、雲南的陳豪、陝西的婁勤儉、青海的王國生、湖南的杜家毫、江西的鹿心社、四川的王東明、內蒙古的李紀恆、新疆的陳全國、廣西的彭清華、西藏的吳英傑、寧夏的李建華、湖北的蔣超良、重慶的孫政才、天津的李鴻忠等,共計25省(市、自治區),其中絕大部分被視作習陣營之人,他們向習近平的看齊意識可從他們在地方的表述和行為中看出。個別的如李鴻忠則屬於積極倒戈之人,至少在表面上如此。

筆者去年分析曾指出,沿著習近平人事布局的思路,剩餘幾個省份的一把手也遲早將被更換,因為他們不被撤換,這盤人事大局就存在問題,在這些地方習當局推行改革就會打折扣,畢竟他們或是依附江派,或是與令計劃有牽連。如今王憲魁、羅保銘、王三運、姜異康的被撤換,印證了這一點。

在剛剛被更換的四人中,王憲魁曾是業已被判刑的江派高官蘇榮的副手、心腹,由江澤民「大總管」曾慶紅一手提拔,並身陷貪腐及性醜聞。有媒體披露,王憲魁在甘肅、江西兩地與蘇榮搭檔時,蘇榮的妻子于麗芳是蘇榮的代理人,而王憲魁是蘇榮妻子的代理人,為她做求官者、承包工程的中介等。此外,王憲魁治理黑龍江期間,還公開叫板習中央,並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他因此被視為江派的鐵桿。

而羅保銘曾陪同江澤民登上海南東山嶺釋放「東山再起」信號,並曾叫板北京。至於王三運則是令計劃的鐵桿。據稱,1990年任共青團貴州省委書記的王三運通過關係搭上令計劃,並最終取得令的充分信任,雙方結為同盟。他也同樣因為迫害法輪功,上了海外追查國際組織的名單。姜異康也曾搭上令計劃之妻谷麗萍,並與曾慶紅家族有牽連。

至於接替他們的張慶偉曾長期在航天部門工作,2011年任河北省長。劉賜貴長期在福建任職,2015年調任海南省長,而習近平1993年至2002年在福建任職。林鐸則是王岐山的舊部,2014年從哈爾濱市委書記調任遼寧省委常委、省紀委書記,一年多後改任甘肅省委副書記、省長等。劉家義則長期在審計署任職。因此,可以說,他們亦被視作習陣營之人。

官場上的一系列變動,意在解決什麼問題?2016年9月中國行政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曾在人民網發文《改革要「落地」,不能「空轉」》,給出了答案。

文章稱,「全面深化改革無疑是一場深刻的歷史性變革。但是當這一變革進入深水區、要啃硬骨頭時,其改革的難度、風險、阻力也驟然上升,因此要防止改革『空轉』,就要十分重視改革策略的選擇」,並且還需要解決兩個關鍵性問題,即「一是排除和化解改革的阻力,二是防止出現顛覆性錯誤」。

文章認為,改革的阻力來自兩方面,一是「既得利益群體的干擾」,二是「政府自身對改革的隱形阻力」。無疑,這些「既得利益勢力」在高官中應該人數眾多。這些人中既有政治既得利益者,也有經濟既得利益者,或者二者兼有。他們共同的特徵是:攫取了來自改革開放的大部分收益;對限權的政治改革持消極態度;他們具有很大的能量阻擾改革的進行等。

具體來說,這些「既得利益勢力」或「集團」應包括江澤民家族、江派人馬和周邊與其有利益糾葛之人,涉及中共黨、政、軍各個層面,而且勢力並不小,其核心正是以腐敗治國十幾年的江澤民。因此,習近平上台以來,在反腐的名義下,先後拿下了包括薄熙來、徐才厚、郭伯雄、令計劃、周永康、蘇榮、王珉、白恩培、周本順、黃興國等在內的百餘名江派或與之有牽連的高官,被查被抓的貪腐各級官員也是成千上萬。日前上海政法系百餘名官員被查也是在指向江派。顯而易見,抓捕的眾多江派高官就是為掃除「既得利益勢力」,並將終極目標指向「太上皇」江澤民。

而更換多省書記應是為解決「政府自身對改革的隱形阻力」。以往諸多一把手皆由江澤民集團提拔,他們或明或暗,都在與現中央對抗。被指與高層有聯繫的北京人民大學教授金燦榮也曾表示,地方精英、地方政府普遍不作為。是以,習近平、李克強的政令能否得到切實的貫徹,還需要依靠各省書記。將各省一把手、二把手重新洗牌,就是排除顯性或隱性的阻力。

依照習近平的人事布局大棋,下一步,應還有兩地一把手等待被更換,他們是上海市委書記韓正和北京市委書記郭金龍。這兩人中,韓正則與江澤民家族和江派存在眾多利益糾葛,雖近來積極表態向習近平看齊,但其深厚的江派背景很難讓人相信。而北京的郭金龍曾緊隨江派鎮壓法輪功,使得其先後任要職的西藏自治區、安徽省、北京市的法輪功學員均遭受嚴重迫害。從其對人品低劣、好色、嫉妒心強、對良善百姓無比殘忍、貪污腐敗的前任劉淇的吹捧,也可以看出其是一個何等貨色的官員。

顯而易見,下一步的看點將是上海、北京的高層更換和江氏家族的命運,而從最新四省書記被更換看,阻礙變革的兩個關鍵性問題仍處於進行時,但在中共十九大前,或見分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