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15日),荷蘭舉行國會下議院大選。選後出口民調顯示,親歐盟的執政黨自由民主人民黨將獲得31席,為各黨中最多,遠超右翼民粹主義政黨新自由黨的19席。在英國脫歐後,此次大選成為歐洲右翼民粹主義勢力的晴雨表,也是今年法國和德國大選的風向標。

荷蘭數百萬選民周三前往投票站投票。投票站直到晚上9點才關閉。投票率至少達到81%,高於2012年大選的74.6%。分析家說,高投票率可能令親歐盟的自由派政黨獲益。

這次大選是今年歐元區3場關鍵選舉中的首場,被認為是對民粹主義者的一次關鍵測試。

選前支持率位居前兩名的候選人,分別是偏右的自由民主人民黨(VVD)黨魁、首相呂特(Mark Rutte)和新自由黨黨魁、右翼民粹主義者威爾德斯(Geert Wilders)。

呂特說,這場選舉是選民「打敗錯誤的民粹主義」的機會。威爾德斯反對移民,誓言讓荷蘭退出歐盟,禁止穆斯林入境,關閉所有清真寺等。

威爾德斯的新自由黨在民調中曾一直保持領先,但之後的民調顯示,他的支持率可能在下滑。據上周六公佈的民調,新自由黨落後於自由民主人民黨。

選後出口民調顯示,自由民主人民黨得票最多,將在150席的下議院中贏得31席。新自由黨則只能獲得19席。

自由民主人民黨一位競選領導人說,選民再次給予了該黨信任。

BBC:威爾德斯進入政府可能性很低

BBC記者顧求真(Damian Grammaticas)分析說,儘管民粹主義仍可能在這次大選中崛起,但許多其他黨派也可能有出色表現,從而使荷蘭政治出現分裂。

威爾德斯進行投票。(EMMANUEL DUNAND/AFP/Getty Images)
威爾德斯進行投票。(EMMANUEL DUNAND/AFP/Getty Images)

BBC分析說,由於議會席位是根據一個黨的得票份額,按精確比例分配的,沒有一個主要黨派想與威爾德斯結盟,這意味著,他無論表現多好,進入政府的可能性都很低。一個可能的結果是,進行曠日持久的聯合組閣談判。

主流政黨:脫歐是不負責任之舉

在投票後,呂特呼籲民眾想像一下,如果新自由黨得票第一,世界會有甚麼反應?

大選前兩天,呂特和威爾德斯出席了首場電視辯論,進行了一番激烈舌戰。

在辯論中,威爾德斯把自己塑造成一位反政治建制派的鬥士。威爾德斯說,他將致力於讓荷蘭退出歐盟。

呂特則批評說,這是一個巨大危險,脫歐是不負責任之舉,會令國家陷入混亂,危及至少150萬個工作機會。他還指出,英國退歐就是一個反面例子。

首相呂特(Mark Rutte)在投票站準備投票。(JOHN THYS/AFP/Getty Images)
首相呂特(Mark Rutte)在投票站準備投票。(JOHN THYS/AFP/Getty Images)

呂特還指控威爾德斯以「激進」和「極端的」口號,蠱惑、拉攏選民。他還影射威爾德斯頻頻使用推特言政,並指出坐在沙發上發推文與治理國家有很大不同。

在如何遏止移民潮的問題上,威爾德斯指責呂特為移民提供了比荷蘭人更好的醫保。呂特則指威爾德斯關閉邊界、清真寺等的計畫,是「假的解決方案」。

勞工黨的阿舍爾(Lodewijk Asscher)也稱,威爾德斯是「發一萬條推文,卻沒有解決方案」的人。勞工黨是呂特執政聯盟中的成員。

還有哪些人參選?

一些較小的黨派領導人,被視為潛在的權力經紀人。

選前民調顯示,28個參選黨派中,有7個黨可能在150個席位的議會中,贏得超過10席。

如果呂特獲勝,基督教民主黨黨魁布馬(Sybrand Buma)和親歐盟的「民主66」(D66)黨魁佩赫托德(Alexander Pechtold)就可能進入執政聯盟。

但其他黨派也可能最終成為舉足輕重的角色,如克拉弗(Jesse Klaver)領導的左翼綠黨,以及社會黨。

沒有人可能與威爾德斯聯合組閣。

對歐盟其他國家意味著甚麼?

作為歐盟第6大經濟體,荷蘭是歐元區和歐盟決策的核心成員。

荷蘭,被譽為歐洲自由價值觀和寬容的燈塔,但隨著新自由黨的興起,這一點受到質疑。

分析人士表示,威爾德斯的強勢表現可能成為下月法國總統大選的前兆。在德國,另一右翼政黨德國另類選擇黨(Alternative for Germany),預計也會在9月的大選中,首次贏得國會席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