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知識產權盜竊委員會說,2015年,美國海關繳獲假貨的87%來自於中國大陸和香港,中國盜竊商業機密的比例雖然沒有具體數據,但是與這個數據也不會差太遠。

《Sciencemag》日前報道,該委員會估計,商業機密被盜竊、軟件被剽竊以及假貨每年導致美國損失2250億到6000億美元。該報告特別提出,中國的生物技術和量子通信技術也涉嫌捲入盜竊。

該委員會是非政府組織,它的一名共同主席是前駐華大使洪博培。該委員會的另一位共同主席、前國家情報總監Dennis Blair在新聞稿中說:「大規模盜竊美國知識產權⋯⋯威脅我們國家的安全以及生命力。」

學者常常評估知識產權被盜竊的經濟損失。比如在法庭上,企業常常把它們研發一個產品的成本當作損失。但是當一個產品上市之後,該企業蒙受的經濟損失將遠遠大於那個數字。

有爭議的一點是,如何最好地解決知識產權盜竊問題?奧巴馬政府追求的一個策略是,嚴厲起訴參與盜竊知識產權的中國出生的美國科學家,以及對海外罪犯採取象徵性行動。比如在2014年,美國司法部起訴了五名中共黑客部隊的軍官。奧巴馬政府也制定了一項法律,讓總統有權制裁涉及知識產權盜竊的外國政府、公司和個人。但是這項法律從未使用過。

委員會敦促特朗普政府將知識產權盜竊當作一個「核心問題」。它開出的政策藥方包括:擴大給理科學生的綠卡數量,以阻止在美國受教育的科學家回到他們的祖國,發展新技術;美國各部門高級官員應努力推動,使中國成為一個「自我創新的國家」。

美國企業研究所經濟學家Derek Scissors則建議,一個更加有針對性的舉措是:制裁那些接受被盜竊知識產權的公司,消除它們的僥倖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