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男在馬來西亞遇刺後,其少年時期在瑞士唸書時的摯友接受英國媒體採訪時,披露了金正男從12歲開始在海外輾轉流亡的生活。

據BBC引述英國《衛報》報道,金正男在死前最後幾年處於高度多疑的狀態,想方設法逃離同父異母弟弟金正恩統治的北韓王朝。他對自己祖國的命運感到無力。

在這位被視為金正男密友和知己的瑞士人眼中,曾經有望接班的金正男的開放性格可能導致了他的流亡甚至最後的死亡。

據報道,金正男在生命最後兩年中曾數次訪問瑞士日內瓦,最後一次就發生在遇刺數月前。他拜訪了在一所著名國際學校認識並從少年時期就視為摯友的安東尼・薩哈奇安(Anthony Sahakian)。

這次訪問期間,兩位老同學幾乎每天都會在一起喝咖啡、抽雪茄或散步。

44歲的薩哈奇安說,「我們討論過這個國家,談到過他的同父異母弟弟,和那裏正在發生的事情。」

「他從來沒有統治這個國家的野心。他也從來不贊同那裏發生的事情。總之他和那個國家保持著距離。」薩哈奇安說。

薩哈奇安對兩人對話內容的回憶,向人們揭示了金正男對於過去六年金正恩執政時期最為坦率的看法,也揭示了他對自己生命安全的擔憂。

「他很害怕。這不是一種全方位的恐懼,但他顯得非常多疑。」薩哈奇安說。

薩哈奇安回憶,日本記者五味洋治於2012年發文披露了金正男對於權力世襲制的批評後,金正男保持了沉默。隨後一年中,金正男和金正恩的叔父、北韓當時的二號人物張成澤遭到處決,北韓隨後掀起了一系列大清洗行動。從那時開始,金正男更加低調。

薩哈奇安說,金正男告訴朋友很多出生於「史太林時期」的北韓將軍使得這個國家對內保持高壓,對外保持孤立。

薩哈奇安稱,儘管金正男不認為金正恩受到這些將軍們的操縱,但他認為金正恩已經成為了這套獨裁體系的一部份。但金正男認為自己不具有進入北韓政局的「意願或者個性」。

「要這麼做,你必須冷血,」金正男告訴自己的同學,「要改變現狀就得流血,我不喜歡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