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芝公司度過了資不抵債的難關後,其實等待它的才是真正危機的開始。因為只要東芝還抱著核電站事業的包袱,就不可能從危機的陰影中走出來。日媒對東芝如何從「核能事業」中脫身,給出了一個殘酷的設想。

日本《Diamond》經濟雜誌撰文「東芝的『消失』將是個痛苦的解體過程」,報道分析和設想了東芝今後的走向。

2013年中旬,東芝向其美國的子公司Westinghouse Electric Company(WH)派去大量工程技術專家團,這個專家團被命名為「止血團隊」,其使命是,不惜一切代價止住該子公司在美國承建的四座核電設施的收益惡化之勢。

WH子公司曾在2008年獲得了承建四座核電設施的大型項目。但是2011年的3.11東日本大地震,引發福島第一核電站事故後,美國核能管理委員會強化了安全對策的基準,WH承建的項目被拖到2012年才獲得修建、運行的認可,到2013年才終於可以開始動工,但是,這荒廢的5年期間,規則修改、修建成本的增加使該項目成為了一個燙手山芋。近期,曝出因該項目,東芝在2016年度決算時,可能出現7,000億日元的巨額損失。

核能設施風險突顯民企的極限

東芝的公司外董事會成員們普遍認為「承建核能設施所面臨的風險已經超過民企所能承受的極限。」在研討東芝經營重建時,如何把核能關連子公司WH的經營風險剝離開成為了討論的中心問題。其中,比較可行的手段是出售、轉讓股票,但是幾乎無法實施。因為可能出手收購的候補公司只有中國和俄羅斯。這對於美國來講,是不會允許讓掌握先進核技術的WH落入這種國家的。

另一方面,東芝高層也表示:「涉及日本國內的廢爐、核電站的重啟運行等關連企業將繼續維持下去。」因為福島第一核電站的沸水型反應爐(BWR)採用的是東芝的設備和技術,在今後30年的廢爐過程中,離不開東芝的技術支持。由於在日本國內,東芝有不少類似的關連項目,東芝單方面只考慮自身的經營合理性而撤出核能事業也不可能。

但是,目前日本國內的核電站再運行計劃停滯不前,舉步維艱,同時根本看不到有核電站的新建項目。對於核能事業的收益前景,東芝掉進了苦不堪言的嚴冬。與東芝面臨同樣嚴峻局面的還有日立製造所。此外,日本的九州電力、四國電力的核電設施採用的是三菱重工的加壓水型反應爐(PWR),雖然目前這些核電站得以重啟運行,但是遲早都會面臨同樣的問題。

對於日本國內核能公司面臨的困境,熟悉核能事業的人士表示:「俄羅斯、中國的核能企業都是國營企業,法國的AREVA核能公司也是在政府主導下實現經營重建的。只有在日本,核能事業的風險由民企自行承擔。」並迫切表示,需要在政府主導下,實現日本國內的核電事業的重組。

分割出售事業部的解體方案

《Diamond》的報道中,日本政府的一名官員透露:「政府雖然不能援手救助東芝,但是其核能事業部例外。」

這名官員透露的日本政府的設想是,把東芝的核能事業部份離出來,由國家收購,國有化。同時把日立、三菱重工的核能事業部也圈進來,進行重組。但是,目前東芝陷入危機,在此時投入稅金,實施救助計劃恐阻力巨大,也很難得到日立和三菱的合作。

官員表示,為了避免「救助東芝」的批評之聲,實現「援手核能事業」的計劃,首先,需要東芝自行做出具體的行動。東芝去年賣掉了醫療事業部,目前水面下正在摸索賣掉收益良好的半導體閃存事業部。今後,來自核能事業部不可預測的風險將加速東芝變賣資產的趨勢。

目前,東芝打算分離出售半導體閃存事業部,之後其它上市的優良子公司也避免不了被出售的命運,最終只剩下大包袱的核能事業部。此時,政府援手東芝就不再是「救助東芝,而是救助核能事業」。這名政府官員透露出日本政府的上述想法。

積極意義的大重組

《Diamond》在報道中指出,日本政府的重組設想無疑是東芝最不願意看到的結果。其實東芝目前的當務之急是盡快把核能事業部剝離出來。從東芝的各事業部的收益情況來看,除了核能事業部,電視、電腦等部門也是個包袱,但是半導體閃存收益非常好,前景也被看好,其它的火力、水力發電設施,電梯、鐵道、車載機器、電池等部門的收益都不錯,而且具有獨特的技術成分。

為了把優良事業部以及技術發展下去,東芝的重組方案應該是,不是以剝離核能事業部為目的重建,而是使各事業部更加強大的重組方案。關於這一重組方案涉及到的資金問題,可以求助官方的產業革新機構。該機構的會長志賀俊之對此也自信地表示:「投入資金進行大規模重組,可再次讓企業強盛起來。」並表示有意與多國企業的電子機器巨頭的Landis+Gyr共同出資的想法。

去年東芝把醫療機器事業部出售給佳能時,網川智社長曾表示:「雖然是苦澀的決斷,但是在佳能的旗下,事業部前景被看好,職員在新的環境能發揮自己能力,對他們來說是件幸福之事。」透露出對出售事業部重組的積極想法。但是,要實現這樣的成功事例需要東芝自身的「解體」意識,這一過程無疑是個痛苦的選擇,需要東芝自己作出決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