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7日至8日,梵蒂岡教皇科學院舉辦「反對器官販賣全球峰會」,梵蒂岡卻邀請了被外界視為活摘器官罪犯的黃潔夫,梵蒂岡因此遭到外界的批評。大陸前檢察官沈良慶表示,像黃潔夫這種因強摘器官掠奪很多人生命的屠夫,國際上任何一個學術機構都應該拒絕其與會。黃潔夫去梵蒂岡應被當作通緝犯。

醫學倫理專家和國際人權組織批評梵蒂岡教宗科學院邀請黃潔夫參加2月7日開始的兩天反器官販賣會議。該會議稱,旨在曝光器官走私,試圖為器官移植問題尋找一個「符合道德而且合適的解決方案」。

前檢察官沈良慶向大紀元記者表示,這一次教廷邀請黃潔夫與會的舉動不合適。

他說:「因為大家知道中國器官移植,其器官供體來源一直存在很大問題。雖然一些媒體在這方面有所披露,加拿大兩個大衛對活摘問題進行過獨立調查,但是一直缺乏直接來自官方的證據,中共自己也在隱瞞這個事情。不過在前幾年,為了起底周永康,曾任衛生部副部長的黃潔夫受上面的指示,也披露了一些器官來源的情況。」

黃自己也曾披露,他在新疆做過肝移植手術,同時有三個備用供體存在。沈良慶表示:「這讓人非常吃驚,大家都知道,世界各地器官移植都存在器官來源不足的問題。當然在西方國家,捐獻的人比較多,相對來講好一些,但既使這樣,也存在器官供體嚴重不足的情況。需要移植永遠多於能夠供應的器官,需要移植器官的人往往要等很長時間。但在大陸甚至一個星期左右就能夠解決供體器官問題,所以很多外國人到中國進行器官移植,實際上中國人很少有人捐獻器官。」

沈良慶表示,「以前更沒有捐贈器官的習慣,主要是依賴死囚器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這都是嚴重的反人類罪行。所以梵蒂岡為了跟中共改善關係,不惜把黃潔夫這樣一個本人參與強摘器官罪行的法西斯黨徒,同時也是一個可能屠殺無數人的前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邀請去介紹器官移植經驗,這是非常可恥的行為。」

澳大利亞麥考瑞大學醫學倫理專家溫迪‧羅傑斯曾寫信給梵蒂岡官員說:「教宗科學院應該意識到,權威外國機構的支持……將被中共宣傳機器用來提高它的不道德移植系統的聲譽。」「我們敦促峰會考慮中國深陷囹圄的囚犯的困境,他們被作為源源不斷的人體器官庫。沒有證據證明,這種做法在中國已經停止。」

而梵蒂岡教宗科學院院長索龍多主教給羅傑斯回信說,該會議是一個「學術活動,不是為了再掀政治爭議」。

沈良慶對此表示:「如果單純考慮技術角度,不考慮反人類罪行,那當年日本的七三一部隊,在中國東北利用人做細菌戰實驗,能不能讓它打著醫學的名義到國際上去做學術交流呢?或者當年德國納粹屠殺猶太人,利用他們做科學實驗,能不能容許它到國際上去大搖大擺交流?梵蒂岡的說法根本不成立,不能只以技術本身為中心,而忽略其背後存在的殺人反人類罪行,交待不過去的,這是詭辯。」

沈良慶還認為,「西方國家是崇尚自由民主、崇尚人權的社會,不應該縱容中共的這種做法,不應該跟它合作。而梵蒂岡的情況尤其特殊,他是天主教會所在地,作為最大的一個世界性的宗教機構,無視中共反人類罪行,把強摘器官的屠夫邀請去做學術性的報告,還說跟政治無關,讓人感到不能容忍。即使一般的西方醫學機構去辦這種活動都不行,何況宗教機構,宗教的悲憫、基本人道情懷在哪裏?」

據BBC報道,梵蒂岡教宗科學院院長索龍多主教為其邀請做辯護,對中共活摘器官採取模棱兩可的態度,並稱是「想要推進變革」。報道還稱,WHO總幹事陳馮富珍「讚賞了其器官移植的改革進程」。

沈良慶表示:「假如我是一個殺人犯,殺了幾十個人之後,我說我不殺人,我明天改革,是不是不追究我的責任?完全說不通。因為中共現在確實有錢、有實力,所以它能夠把陳富珍推舉當世衛組織的總幹事,很多國際組織對中共的行為也沉默,但做為教庭,這樣做就更令人懷疑其信仰的本身了。」

他強調:「像黃潔夫這種屠夫,國際上任何一個醫學機構應該排斥他才對,拒絕跟他打交道,怎麼能讓他跑到那(梵蒂岡)去大放厥詞?這不等於縱容他,認可他這種作法?你(梵蒂岡)不能把屠殺行為跟學術分開來。像黃潔夫這種人到哪個國家,他都應該是通緝犯才對。他就是一個類似納粹的屠夫,不能殺了人還可以這樣招搖過市。」

他還強調:「國際社會跟中共打交道就是要堅持原則,利益不能代替原則,這是一個最基本倫理原則問題,不能拿原則去做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