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匯率去年全年累計貶值6.6%,私營部門債務為GDP的210%,這兩方面問題已經引發國際關注,被指對中國經濟造成威脅。

日本時報(The Japan Times)網站1月29日發表社評表示,中國經濟面臨兩大風險——人民幣貶值和私人部門債務,處理不當則可能引發嚴重危機。  

私人部門債務佔GDP的210%  

國際清算銀行(Bank of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數據顯示,截至去年3月份,中國私營部門債務達到GDP的210%。

其中相當一部份據信已經成為金融部門的不良貸款,日本綜合研究所(Japan Research Institute)估計大約有190萬億人民幣。  

2016年的私人部門投資增長率也發生驟降,從10.1%大幅降為3.2%,對經濟造成拖累。  

然而,公共工程支出和過熱的房地產市場投資,卻在政府的經濟刺激措施下大漲。比如,去年房地產開發投資增長了6.9%,與2015年1%的增長率相比,急劇上升。  

大量資金用於房地產投資,房價出現暴漲,經濟發展高度依賴房地產市場泡沫,而企業投資增速卻放緩。在這種情況下,一旦房地產泡沫破裂,將會引發中國經濟發生動盪。  

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12月末,個人購按揭款餘額19.14萬億元,同比增長35%;全年增加4.96萬億元,同比多增2.31萬億元。2016年全年房企融資額高達11,376.7億元,是歷史上首次突破1萬億。

倫敦溯實研究公司(Trusted Sources)中國經濟學家Bo Zhuang早在2015年就曾表示,中國私營部門債務持續攀升,「相當令人擔憂」。  

摩根大通(JPMorgan)2015年統計,以美元計算,大陸的私人非金融部門債務全球最高,超過被調查的20個新興市場私人非金融部門債務總和的一半。  

人民幣貶值風險  

2016年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匯率累計貶值6.6%,離岸人民幣累計貶值5.74%。人民幣貶值進一步刺激資本外流,資本外流又反過來加大了人民幣進一步貶值的壓力。  

中共採取的應對措施是重複干預匯市,以出售美元、買入人民幣的方式阻止人民幣大幅貶值。  

但是,干預的結果是外匯儲備大幅下降。截至去年12月末,中國外匯儲備降至3.01萬億美元,相比11月末下降410.81億美元,降幅為1.3%;全年下降近3,200億美元。  

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的最新數據顯示,在人民幣貶值和中共資本管控的背景下,人民幣國際支付額同比下降了29.5%,國際支付地位由第五位降為第六位。  

渣打銀行1月中旬發佈報告提到,預計2016年大陸資本外流總額達到7,280億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