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特朗普入主白宮,全世界的人權倡導者擔憂他的政府將放棄對全球民主自由鬥爭的支持。但特朗普政府擁有一項美國史無前例的新法律:它授權美國政府制裁任何侵犯人權的個人。

該法律規定可能的懲罰包括:旅遊禁令,凍結資產和沒收財產。現在,一個新成立的非政府組織希望利用這一法律,推動美國制裁一系列中共官員,重點是那些處理著名人權活動人士的檢察官和警察。

「有充份的證據顯示,中共官員常規性地針對異議人士和人權捍衛者實施嚴重人權侵犯。」新法律的發起人、參議員卡登(Benjamin Cardin)告訴《衛報》,「那些實施侵犯的官員應該根據這項法律被調查。」

這項法律叫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該法案於2015年12月17日在美國參議院通過,已作為年度國防授權議案的一部份於2016年12月8日在美國眾議院通過。本月,美國政府使用這項法律將五名俄羅斯官員打入黑名單,包括俄羅斯調查委員會主席Alexander Bastrykin。

隨著這項法律擴大目標,12月份,一群中國資深活動人士建立了中國人權問責中心,其唯一的目標就是,根據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收集證據,提起訴訟。

「中共人權紀錄是世界上最惡劣的,(人權侵犯)規模也是最大的,這項法律向中共官員發出一個強烈和清晰的信號。」中國人權問責中心創始人之一、紐約大學訪問學者滕彪告訴《衛報》。「被制裁(對中共)將是一個巨大的尷尬,對這麼多人遭受的苦難也是一個確認。」

雖然說服美國政府公開制裁中共官員可能是一場艱難的戰鬥,但是這項法律明確規定,總統將考慮「非政府組織獲得的信息」。

國務院四月份將向國會遞交一份報告和一份制裁名單。

人權問責中心另外一名創始人曹雅學告訴《衛報》,他們這場運動的宗旨就是,嚇阻、讓那些違反人權的官員感到羞恥。

該組織準備提交至少三名中共官員的犯罪證據,包括賈連春,他是負責審判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一名法官。

另外一名官員是夏寶龍,他作為浙江省委書記,領導了鎮壓基督教團體的運動。第三名官員是李群,他負責軟禁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陳光誠也是人權問責中心的創始人之一。

該組織瞄準的其他潛在目標包括處理曹順利案件的警察和檢察官。曹順利是一名維權律師,2014年在獄中死亡。人權問責中心也計劃調查那些迫害維吾爾族經濟學教授伊力哈木・土赫提的人。土赫提被判終身監禁。

「在過去,(對於中共人權侵犯)美國提出批評,我們表達我們的價值觀,但是我們真的沒有任何非常有效的工具來影響中共。」前美國助理國務卿謝淑麗(Susan Shirk)告訴《衛報》,「我們感到沒有工具對這些案件施加影響,這是一個非常令人沮喪的情況。」

謝淑麗現在是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21世紀中國中心主席。她指出,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的受益人之一是在中國被關押的美國公民,他們常常被剝奪正當受審程序。

一個著名的案件是Sandy Phan-Gillis案件,她是一名美國人,在中國被抓,被關押一年,然後被控間諜罪,據信遭到酷刑。聯合國說她的被拘違反國際法。

許多中國和全世界的人權活動人士擔憂,特朗普擔任總統將意味著減少對人權的關注,但是國會議員明確表示,人權仍然是一個外交政策重點。

卡登說:「我們盼望跟新政府合作,確保該法律得到充份實施,沒有懼怕,沒有偏袒。」

「我們期待新政府將採取必要的行動實施該法律,我們在國會的人將做監督工作,確保這一點。」

人權問責中心的成員說,他們希望專業外交官將仍然推動人權事業。

曹雅學說:「特朗普說,他希望重新開始,重新思考和重塑中美關係。他將把人權放進這個遊戲,因為這是他在談判中可以使用的籌碼。」

「考慮到中共人權紀錄如此惡劣,如果(四月份國務院遞交的)名單上沒有一個中共官員,那會臭了特朗普政府的名聲。」

北京維權人士胡佳也是人權問責中心成員。他告訴《衛報》,澳洲、加拿大和歐洲也應該效仿美國,頒佈類似的法律,抓住一個獨特的機會對中共施加影響。

胡佳說:「表面上,所有這些官員都很愛國,但是實際上,他們都把錢存到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