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應勇上周履新之後,有篇相關報道被媒體廣泛刊登轉載,原標題是「上海市長應勇家鄉履職印記:屢破震驚全國大案要案」。

外界聚焦應勇是繼朱鎔基之後,又一位非上海本土晉升的上海市長。網上也有聲音說他資歷「單薄」,會是一隻「弱雞」。而「履職印記」的適時發文,似乎是在回應這類言論。

文章的主標、副標首先就說明講的是應勇家鄉,也是仕途起步的台州,以及他從這裏開始的公檢法領域任職經歷。內文則以三個小標概括他的行事作風:「不顧同學老領導說情秉公辦案」、「親臨一線處置大規模械鬥」、「查處浙江最大的黑社會性質犯罪案」。

新官上任的應勇尚未點燃三把火,但這篇報道的小標與文風,不啻先給上海的公安警界、上海政壇的「老領導」們來個下馬威。

文章稱,應勇過去親自處置的大案,舉例了他1991年查獲的走私案。文中提到,台州沿海1989年下半年開始走私販私活動日益倡狂,黑市規模也越來越大,這一段描述說的雖然是台州地區,但當時也適用於全國各地。也就是在江澤民上臺後,沒有遏制已經來到高峰期的走私活動,反而令其變本加厲,1999年更爆發標誌性大案「遠華案」。

文章稱,應勇查處浙江最大的黑社會案,指的是他任浙江省公安廳副廳長時,破獲了溫嶺「3.23」案件。此案涉及的黨政、司法機關的縣處級、科局級幹部,總共67名,包括溫嶺市原市長周建國、公安局原局長楊衛忠。而溫嶺「3.23」案件,也是發生於1999年。

在中共的政治年份上,1999年這個時間點絕對敏感,尤期是對前黨魁江澤民,一意孤行發動了迫害法輪功,震驚國際。各界一直有分析說,江澤民藉迫害轉移他的腐敗治國。

就以遠華案來看,遠華集團當年貨物通關,利用的是國有企業的進出口權進行走私,一組公開數據,1998年3月,福建省石油公司柴油最低限價一噸1780元,走私柴油最低價一噸1400元。官商勾結走私獲利的同時,,福建煉油廠每月賣出的成品油幾乎為零,全國有3000多口油井關閉,30多萬國企工人下崗失業。

相關禍害不是到此為止。遠華案中的原公安部副部長李紀周雖然倒臺,但和他一起涉案的原公安部一局的副局長林強,被抓但未判刑,後來還下海經商,成了張越和郭文貴的牽線人之一。

據稱,也由於遠華案,讓江澤民對上書中央的時任福建省長習近平心存戒心,2004年習當浙江省委書記時,黃菊試探拉攏入江家幫,但遭碰釘子。據維基解密,江澤民強烈反對習近平任上海書記,滬官場設五大陷阱陷害,故意提供超標的官員住宅、配備專車、專職廚師等。傳聞更指,2007年習由浙入滬時,韓正藉口不到場碰面,給足了他下馬威。

彼一時,此一時。媒體介紹應勇從一名普通警察做到了直轄市長,希望這不只是在講一個「勵志故事」,而是應勇能否印證報道所說的,從他當派出所所長開始,就不顧上級同僚、老領導說情要他「睜隻眼閉隻眼」,而是頂住壓力,對棘手問題「開刀」。市民想看應勇能否在上海突破甚麼大案,讓各界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