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在2015年9月9日,於北京會見一批外國政要和知名學者。王首次在公開場合,談到有關中共執政合法性問題。

談話中,王岐山自稱,中共的「合法性源自於歷史,是人心向背決定的,是人民的選擇」,「辦好中國的事情,就要看人民高興不高興、滿意不滿意、答應不答應。」

官方另外配發的文章認為,王岐山談話不再迴避「合法性」這一概念,所釋放的信號包含「深刻的危機意識、憂患意識」,「切不可沉湎於打天下就能坐天下的陳舊觀念。」

這實質是中共執政合法性出現危機的表現之一。

中共沒解決其執政合法性問題

如今,中共各級政府的公信力已降到前所未有的低點,不管是大的群體性事件,還是具體的案件如雷洋案、近期發生的周強批西方「司法獨立」事件,官方的表態和做法都遭到了民眾前所未有的尖銳質疑,官民對立嚴重。實際就是中共的合法性出了大問題。

王岐山一句「合法性源自於歷史」,並不等於說中共當年得手一次後就能永遠執政了。而中共自1949年開始,就一直面臨執政合法性的問題。

毛澤東掌權時期,為了實現其「共產主義」夢想,出現了「大躍進」,「文化大革命」等運動,在沒有戰爭、瘟疫、大的自然災害情況下,造成中國大陸八千萬人死亡。

鄧小平為了在危機中延續中共的政權,先是平反了部份毛時期的冤假錯案。「六四」後,鄧不得不實行「改革開放」,以發展經濟來掩蓋中共執政合法性的缺失,用金錢來收買人心。後來的江澤民則以「腐敗治國」,把「悶聲大發財」發揮到了極致。在這兩人掌權期間,分別發生了「六四」屠殺和鎮壓法輪功事件,民心大幅流失。

到了今天,民眾對中共認同或不認同,自有其判斷。現在中共的做法就是自詡合法,並強行要求民眾認同。中國民眾歷來擁有的只有「滿意」的權利,公開反對就等同於「反黨反革命」,那是要付出沉重代價的。

2013年,《人民日報》的旗下雜誌《人民論壇》就「中國夢」做了一份網絡調查問卷。結果顯示,對中共政權持否定態度的回答佔七、八成。當年4月15日,該網絡民意調查突然終止,網上也無法再瀏覽調查結果。

當時的這份問卷共設4個問題,收到了3000多人的回答。針對「您是否贊同中國共產黨有足夠的勇氣和智慧加快推進改革」的設問,回答「完全同意」和「同意」的人合起來也就一成多。而「不同意」的人則超過了七成。

此外,針對「您贊同『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有利於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的說法嗎」、「您贊同『只有中國共產黨才能帶領人民走好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嗎」、「您對『一黨執政、多黨參政的制度』怎麼看」等問題,回答「不贊同」的人達到八成左右。

中共岌岌可危

中共執政合法性的流失更可以從一些細節中看出來。

近日,當局領導人對中共政法系統提出要求,「要把維護國家政治安全特別是政權安全、制度安全放在第一位」。其中,「政權安全」是一個罕見的新提法。

2016年4月15日,有中共官方背景的「學習小組」微信公眾號引述當局領導人的話稱,中共管黨不力、治黨不嚴「遲早會失去執政資格,不可避免被歷史淘汰,這決不是危言聳聽」。當年7月1日領導人在講話中也重複了類似的話。

胡錦濤在2008年12月提及,中共「執政地位」不是一勞永逸、一成不變的,「過去擁有不等於現在擁有,現在擁有不等於永遠擁有。」

馬克思主義不適合中國 當局提出「文化自信」

去年7月1日,在中共成立95年大會上,當局領導人將胡錦濤提出的「三個自信」(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拓展為了「四個自信」,增加了一個「文化自信」,即對中國傳統文化的自信。

在胡提出「道路、理論、制度自信」之時,就是「社會主義道路」、馬克思主義理論、共產極權體制出現嚴重危機之時。而延續幾千年的儒家文化是主張「內修」、主張「反躬自省」的,對社會穩定可起到「調合劑」的作用。

但這樣一來,中共的理論體系出現了問題。原先一整套的馬列極權理論中,被加進了其它的內容。

文化的內涵包括行為方式、思維模式和價值取向等等。不同的民族有不同的生活方式和思維方式,因此造成了他們的文化不同。東西方文化有巨大差異。

舉例來說,希臘的地理位置決定了它以商業文明為主。因為是商業體系,需要到處經商,陌生的人之間就需要契約。兩個人雖不認識,但是他們之間要做生意,就要契約,雙方都必須尊重按著手印的契約,在這個基礎上發展出了帶西方特點的法治。

中國人古代主要以農耕為主,有了地,有了人,以家庭為單位,慢慢發展出德治文化。這個文化特別強調祭祀祖先、家族忠誠,於是就發展出德治,德治的一個特點就是人各守本位,於是就有了君臣、父子、三綱五常等等的說法。

其實東西方人在食物上也有差別。西方古代很多是遊牧民族,到處打獵,以肉食為主;東方是農耕民族,以吃素為主,加一些肉類,這種特性延續至今。這也可解釋到了今天,為何東方人多吃肉變胖後更容易出現各類肥胖病。

起源於西方的馬克思主義學說也是一樣。

馬克思主義學說主要側重於所謂階級和階級鬥爭。從《資本論》到《共產黨宣言》都是說的這些,大陸中學課本一直給學生灌輸「剝削」和「剩餘價值」的說法。這個西方舶來的學說並不適合中國社會。

但中共自有其流氓辦法。

中共在獲得權力後,先把地主加上階級兩字,出現了一個叫「地主階級」的新詞,再把原本正常的地主和農民之間的土地租賃關係扣上「剝削」的帽子,號召農民們「打土豪、分土地」。然後運動中沒有高興幾天的農民馬上發現自己的處境不比「舊社會」更好,因為中共又利用馬克思主義中的「共產」理論把土地「歸公」,連私下養幾隻雞也被視為「資本主義的尾巴」,要割掉且在大會上予以批鬥。

近日最高法院長周強批駁的西方「司法獨立」,而按照恩格斯當年的看法,司法獨立是政治設計的最基本規律。馬克思本人認為法官除了法律沒有其他上司,獨立法官不屬於政府等。

換句話說,中共只不過以馬克思主義為幌子,不斷偷換內容以維護其獨裁統治,還美其名為「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實際相結合」。

現在被提倡的傳統文化中的儒家文化裏面包含的內容有「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仁義禮智信」等等。另外,儒家還有「天人合一」等思想。這些東西與馬列主義可以說是風馬牛不相及。

把馬克思主義和中國傳統文化相比較,幾乎連一個相同點也沒有,很多地方都相互排斥。但中共的《黨章》又規定共產黨員只能信仰馬列主義,現當局同時大力提倡中國傳統文化,實際上是馬克思主義已死,中共在理論上出現了混亂。

從毛掌權27年中,中國死亡八千萬人的事實來看,中國當今唯一的出路只有完全拋棄馬列理論。然後重新審視本國國情,確立一個全社會都認同的理念,才能最大限度凝聚人心往前走。

法安天下 德潤人心

當局雖提出「依法治國」,但同時也提出了「從嚴治黨」。也許這其中有一層的意思是:只要管住了中共的各級幹部,不讓他們胡作非為,中國民眾就該滿意了吧!

從1949年以來,中共的各級領導人就一直凌駕於黨紀國法之上。就算真的管住了中共的幹部,也不代表中共歷史上欠下的血債可以不被清算。

去年12月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七次集體學習,內容是中國歷史上的法治和德治。當局領導人稱,法律是成文的道德,道德是內心的法律,並提出「法安天下,德潤人心」的說法。

但是,中共歷來就是反人類、反自然、反傳統的一個政黨。一旦這些最本質的因素發生變化,中共自然就會解體。

毛澤東當年承認,中共是以批孔起家的。毛更曾經預測,「如果共產黨也到了自己沒法統治或者遇到難處了,也要把孔子請回來,說明你也快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