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川普)的勝選為美國教育前景帶來了前所未有的變化機遇。另外,新版教育法案《每個學生都成功法案》(ESSA)的實施和教育部長德沃斯(Etsy DeVos)的任命,也讓教育界人士對未來四年抱有各種期待。日前,華府智庫布魯金斯研究中心的布朗教育政策研究中心召開了一場研討會。與會專家們從歷史和未來的角度,探討了聯邦政府在美國教育制度中的作用。

特朗普治下教育特點:各州自主

2015年12月通過的新的教育法案ESSA,是美國自1980年以來第一部在中小學教育中縮小政府職能的法案,把聯邦政府的職能轉給了各州政府,由各州自訂3到8年級及高中生的學習衡量標準。

AEI教育專家Gerard Robinson。(AEI網頁)
AEI教育專家Gerard Robinson。(AEI網頁)

布朗教育研究中心(Brown Center on Education Policy)的客座學者、「美國企業研究所」的教育專家羅賓遜(Gerard Robinson)在研討會上回顧了美國教育部的歷史。他說:「到今年3月美國教育部就成立150周年了,比美國憲法的歷史還久遠。」各個總統的政策不同,先不說誰好誰壞,但是聯邦政府的干預程度「有大、小之分。特朗普的政策是少管,不是大面積的,不是強制的,而是和州長良好合作。」

他在會後接受新唐人記者採訪時談到,聯邦政府一個重要的作用是,給各州提供信息,然後再把地方的信息收集回來,以供聯邦政府研究如何幫助地方政府。

「重要的是,聯邦政府的這個人(教育部長)要有意願這麼做。」他說。「找這樣一個一生都在從事教育事業的人很重要。所以我認為她(德沃斯)一定會做得很好。」

福瑞爾(Lindsay Fryer)是華府教育和就業政治遊說公司Penn Hill Group的副總裁。她與羅賓遜持有同樣觀點,認為美國教育制度永遠會有聯邦政府的干預,但是聯邦政府干預程度因總統而不同。

她認為,也不是所有的共和黨人都主張減少政府職能,所有的民主黨人都主張加強政府管制。不過,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特朗普治下的教育部肯定是拿掉政府功能,把很多職責轉給州政府,讓他們自己制定發展教育的計劃。

「雖然各州現在正在討論ESSA法案中州府的職責以及各種具體的規定。」她建議說,「但是教育部長要給他們明確的信號:各州要儘快制定ESSA計劃。如果州府不行動,那麼一切都不變了,還是增加聯邦政府的功能。」

她希望新的教育部要尊重各州自己的決定。無論他們選擇雙重入學標準,還是採取網絡虛擬學校,一直到如何在ESSA各種計劃間分配聯邦資金,教育部都不應過多干涉。

關於自由擇校

特朗普和德沃斯最鮮明的教育主張是「自由擇校」。特朗普承諾聯邦將拿出200億美元投資給特許學校和私立學校。但是錢從哪裏來,能不能得到國會通過都是人們爭議的話題。

福瑞爾說:「自由擇校政策將是特朗普的一個大手筆。」但是是否用稅收抵免方式、還是制定新的競爭擇校計劃、還是用已有的資金支持孩子自由擇校、稅款能不能投給私立學校、如何讓國會通過、如何與民主黨和工會達成協議等等,都是新的教育部長所面臨的難題。

她建議,不妨在現有的ESSA學校中自由擇校。「比如增加特許學校的計劃。德沃斯部長可以直接利用現有法律條款,讓學區自己制定適合於個體的學校服務⋯⋯在現在的法規下允許學生在公立學校和特許學校之間選擇。」

她在接受新唐人採訪時對此解釋道:「增加特許學校項目,工會不一定支持,但是畢竟也是公立學校,公立學校的學生也可以上。她還可以增加磁校的項目。」通過這些方法,可以減少一些來自工會和民主黨的阻力。

她說:「我相信她(德沃斯)將會以獨特的方式來規劃教育系統,她有很多機會可以利用。」

羅賓遜則認為,人們一聽說「擇校」,就把這個概念和公立學校對立了起來。「那些不喜歡特朗普的人,可能過於看重事情的一方面而忽略了其他。」他說。「事實是,現在絕大多數孩子、5000萬孩子都在公立學校裏上學。即便給那300萬特許學校的孩子投資、或者給那40萬私立學校的孩子投資,也不會忽略了公立學校的孩子啊。」

「我不把哪個學校視為優先項目,比如特許學校啊。我們是投資學校。公立學校、特許學校、私立學校、磁校、貝西的學校⋯⋯要投資所有的學校。」

他強調說,人們需要擴寬視野。「我們從建國開始,從來就不是強調一種模式,都是多元化的。有人在私立學校學的好,有人在公立學校學的好。」他舉例說,他的三個孩子有的從公立學校畢業,有的在私立學校讀書。「政府的職責不是『告訴』人們去『哪個』學校,而是給他們提供機會去上學。」

在200億資金的分配上,他同意德沃斯的主張,即不光支持低收入家庭的學生,同時也要支持中產階級家庭。

他在研討會開始發言時說:「無論是左派,還是右派,我們都要找出一條有利於學生和家長們的中間道路。」他認為,不管怎麼樣,「特朗普的勝選讓事情有了一個根本轉變的機會,這是個好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