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年份數字由2016換上2017,習近平發表新年賀詞,就在正文第一段仍然強調「堅定不移『打虎拍蠅』」。

輾轉四年,習近平打下一批黨政軍的「大老虎」,他們都跟江澤民派系關係密切。在今天上路的2017年裡,習「打虎」這一步距離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及總後台江澤民有多近,也許新舊交接的2016年12月給出了一年份的提示。

就曾慶紅而言,三個標誌性的大馬仔全部在2016年12月走上(或走完)司法程式:國安部原副部長馬建被移交司法機關,華潤原董事長宋林被提起公訴,中共政協原副主席蘇榮審結待判。

宋林案的利益關係網不僅在央企,在香港更是千絲萬縷。宋林被曝與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共進晚餐共飲美酒的私交,還是助梁振英上台的「超級梁粉」,宋透過曾擔任會長的香港中國企業協會,將該會在2012年特首選舉中代表商界的票全數投給梁振英。而曾被三撥人接力舉報5年外加「高層阻查」近1年的宋林,是曾慶紅在央企的頭號大馬仔。

目前待宣判的蘇榮案,涉案金額近2億(受賄1.1億,另有8千萬財產來源不明),比金額還咋舌的是牽連者眾。蘇榮曾入主吉林、青海、甘肅、江西四省,並在後三省任一把手。據已公佈的,光是江西一省因蘇榮案而遭懲處的官員達43名,其餘可想而知。此外,檢控蘇榮的犯罪時間及職務,包括了中共中央黨校副校長期間,其時的校長就是曾慶紅。

趕在去年底移送的馬建案,其案情所涉範圍之廣及敏感,更不在話下。宋、蘇、馬這三個牽連甚廣的大案進度集中推進,無疑也是在逼近後台曾慶紅。

江澤民更慘,2016年12月22日出現了一篇可視為定生死的文章,軍報頭版《甚麼是真正的忠誠》。此文不同於此前黨媒如《人民日報》「人走茶不涼」的諷刺論調,而是「嚴重破壞軍委主席負責制」的憤怒問責。

在官方向來八股的文章中,軍報這篇很大的突破是道破上一屆軍委主席胡錦濤指揮不了兩位副主席。越權又掌兵權的郭伯雄、徐才厚,只對一人「忠誠」,那就是留了「江辦」的江澤民。徐、郭負責箝制胡,江辦主任賈廷安搖控軍委,就讓你連救災都叫不動軍隊。

回顧十八大召開前幾天,江澤民在北京的中央軍委大樓內的辦公室終於被關閉。也就這一年來,曾經引起無數猜測的軍改、軍虎一個個塵埃落定。既要「肅清」各領域各系統的流毒,那很難不對準「流毒」源頭。

「大老虎」紮堆的源頭江澤民及其狗頭軍師曾慶紅,一年比一年難過是肯定的。但其餘的人可以不用陪著難過,特別是還在執行迫害法輪功政策的,前車之鑑夠多了,趁還有機會由自己來決定不幹傷天害理的事,而不是等到惡報應身後悔莫及。

時間與機會對另一邊亦無不同。胡在最後階段雖讓習順利接班,但他執政十年可說太少平靜日子,太多憾事徒留。習若不想重蹈胡的覆轍,江澤民貪腐犯罪反人類集團的大蓋子一定要掀,這也是國人對反腐的必然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