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布西爾,玄武岩石上的兩個鑽孔。(網絡圖片)
阿布西爾,玄武岩石上的兩個鑽孔。(網絡圖片)
這個橫切面,我們甚至可以看到鑽孔本身的厚度。(網絡圖片)
這個橫切面,我們甚至可以看到鑽孔本身的厚度。(網絡圖片)

上面這些照片是千年前使用高科技的終極證據,建造者在花崗石上使用到精確的鑽孔技術。照片左邊留下的鑽孔痕跡已在主流媒體學者之間造成極大的騷動。 這些遺蹟是屬於大洪水前失落的文明嗎?有趣的是,相似的鑽孔不只在埃及發現,美洲、亞洲以及世界其它地區都有發現。

古代埃及在數千年之前早已擁有先進科技的這個說法,在全世界各地的研究者之間傳播開來。由於大量證據的發現,許多人指出事實已經越來越明顯,全世界許許多多的古代文明裏,其中像是古埃及人,已經用先進的技術來工作和建造了幾個世紀,卻在歲月中遺失了。

支持這項說法的研究者指出,全世界各地發現驚人的古代遺址證據,其中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方,亳無疑問的是埃及的阿布西爾(Abusir),它名字的起源是Per Ousir,翻譯後的意思是「歐西里斯的家」(Home of Osiris)。

鄰近地區的阿布‧哥拉布(Abu Ghorab),是另一個充滿了神秘的先進建築科技之地,現在有五座金字塔在阿布西爾可供參觀,分別屬於埃及法老王薩胡拉(Sahoure)、紐塞拉(Niouserre)、內弗爾卡拉(Neferirkare)蘭尼弗雷夫(Neferefree),以及女王Khentkaus II。

許多拜訪過阿布西爾的人親眼看過很多令人無法解釋的事物,千年以前古埃及人在建築上的成就,巨大花崗石塊上精準的鑽孔工藝,幾乎趕超現代技術。在研究者們的心中,其中一個,而且至今仍是最大的疑惑,就是在當時科技不發達情況之下,古埃及人是運用甚麼技術令到他們的建築有如此準確的精確度和精密度?

當今為了使花崗石鑽孔,需要使用液壓鑽石刀具,按照主流學者的研究,這些機器設備顯然在幾千年前的埃及是還沒有的,不知道當時是用甚麼樣的機械操作,巨大的花崗石材可以呈現這一成果。

依據主流埃及古物學家的說法,古埃及人為了切割花崗石,使用銅製的鋸子,水,及沙石。這些工具和技術可以將石塊分開成數個。然而,像阿布西爾這些有精確科學技術才能完成的建築遺址,手操作工具,水,和沙石,根本派不上用場。

埃及古物學家指出,古代人用手作工具創造出阿布西爾遺址令人驚艷的鑽孔,這樣的說法是無法令人信服,就石頭的壓力和規則性來看,這些工具根本做不到,揭秘古代世界網站(Revelations of the Ancient World)文章說,當今時日為了切割花崗石,鑽頭需要18-30磅力/每平方英吋(lbs/sqi)的規格。

千年之前的這些遺址不太可能是手作工具操作就能完成的,只是拿這些工具,連刮表面都很難吧!阿布西爾古建築師所完成的建築成就是驚人的,其技術複雜程度完全能和現代建築媲美。

阿布西爾不可思議的鑽孔技術證明,我們的歷史所遺漏掉的一些記載,一定有某些事物被我們主流學者摒除在歷史之外,他們無法理解這樣的成就在千年前是如何達成的。

在古代埃及,阿布西爾不是唯一我們發現在千年以前就使用先進科技證明的遺址,實際上使用到高科技鑽孔技術,它並不是一個獨立的個案。

在薩卡拉(Sakkara),大約位於吉薩(Giza)南邊10公里處,有許多先進科技運用的石製品加工,極致雕刻技術的花崗石柱子,造就平滑的圓面及鋒利的角度,都可以在這發現。吉薩大金字塔(Great Pyramid of Giza)是另一個例子,在金字塔裏面的法老王寢室有一個工藝品,還被主流學者貼上「石棺」(sarcophagus)錯誤的標籤,縱使沒有發現木乃伊,沒有任何跡象證明過去有放過遺體。

巨大的箱子是用阿斯旺(Aswan)的玫瑰石英花崗石做成的,並且有許多的特徵顯示在建造過程中,而且是以極為先進的工具製造的,很多研究人員認同一點,無論是誰建造這龐大的箱子,很有可能要用到鑽石、鑽頭這些工具,才有可能達到這樣精密的成果。(轉載自《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