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最近被賦予「核心」稱號,他負有兩大任務:第一是清除中共腐敗,第二是改革經濟。然而,如果他繼續把主要精力投入到加強腐敗的列寧主義黨國,這些任務將被證明是不可能完成的。

在2014年,習近平曾經如此描述中共面臨的挑戰:「地區腐敗和行業腐敗互相交織;勾結腐敗案件上升;濫用職權和濫用行政權重疊;權權交易、權錢交易、權色交易頻繁;官商勾結和上下級勾結變得互相交織;利益輸送的方法隱秘而多樣。」

《金融時報》報道說,中共腐敗的確是一個癌症,然而它的發生不是偶然的。美國加州克萊爾蒙特‧麥克納學院政治學教授裴敏欣在著作中說:「回過頭看,中國政治經濟當中的裙帶資本主義的出現和鞏固,是鄧小平經濟現代化專制模式的必然結果,因為精英控制著不受約束的權力,無法抗拒地使用權力掠奪經濟增長產生的財富。」

裴敏欣認為,腐敗是黨國和市場聯姻的產物。它通過誘惑、脅迫和模仿傳播;一旦腐敗變成常態,制度就有可能達到一個轉折點。這正是習近平所擔憂的。

《金融時報》報道說,針對中共的生存危機,除了抓捕大量的貪官,還有其它的辦法嗎?習近平的答案似乎是,更多的列寧主義和更多的市場改革。但是,這兩者的組合存在很大問題。鄧小平當年推動決策權下放的原因就是,中國太大了。今天,經濟的複雜性讓政治集權變得更加難以操作。實際上,讓中央控制所有部門的活動是不可能的。然而,中共也不能讓各個部門向人民負責,因為那將摧毀共產黨的權力壟斷。

《金融時報》報道說,列寧主義黨國不能解決治理問題,同時它也無法解決經濟問題。如果說,一個市場經濟需要跟廉潔政府相結合,那麼經濟部門需要獨立法庭保護它的合法權利。但是,列寧主義黨國恰恰無法提供這一點,因為中共憲法已經規定,它就是凌駕於法律之上的。黨國也許可以以法治國,但是它不能受法律管治;因此,黨國的機構們也凌駕於私人公民的法律權利之上。

《金融時報》報道說,如果習近平將整頓黨紀和市場自由化相結合的努力被證明是不可行的,那麼中共政權將面臨一場更深刻的危機。它也許不會很快到來,但是它最終肯定會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