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六中全會今年10月確立了「習核心」的地位,意味著「江核心」勢力出局,習近平權力的進一步集中。隨後,習近平當局緊鑼密鼓地出台一系列重磅文件,改變前黨魁江澤民時期的多個禍國政策。

11月27日出台《關於完善產權保護制度依法保護產權的意見》,糾正江澤民當政時惡化的官商勾結問題;

28日,起草《公共安全視頻圖像信息系統管理條例(徵求意見稿)》,針對江澤民當政時耗巨資建立的龐大的「金盾工程」,及之後中共相繼建立的對13億國民全方位的監控系統。

30日,審議規範黨和國家領導人有關待遇等文件,「敲打」江澤民等中共退休元老的老人干政;

11月30日,國務院發文《關於規範公安機關警務輔助人員管理工作的意見》規範輔警工作,針對江澤民時期頻發生的警察暴力執法問題,雷洋案是一個突出的案例。

12月2日,平反聶樹斌冤案,牽出江澤民時期的國安部長許永躍和河北省原政法委書記張越等人。前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秘書王友群認為,江澤民是聶樹斌冤案的罪魁禍首。

接上文:「習核心」強勢動作 改變江禍國政策(上)

公安部起草監視攝像頭管理條例

11月28日,中共公安部起草了《公共安全視頻圖像信息系統管理條例(徵求意見稿)》(下稱《意見稿》)。該《意見稿》指,禁止在可能泄露他人隱私的場所、部位安裝視頻圖像採集設備,對違法者將進行處分或追究刑事責任。

《意見稿》還指,社會公共區域的視頻圖像採集設備的安裝位置應當與居民住宅等保持合理距離。旅館客房、集體宿舍以及公共浴室、更衣室、衛生間等可能泄露他人隱私的場所、部位,禁止安裝視頻圖像採集設備。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認為,公安部針對攝像頭發文,顯示習近平正在改變江澤民時期的政策。

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掌權時期建立了一個龐大的網絡封鎖和監控系統——「金盾工程」(正式名稱:全國公安工作信息化工程)。該工程1998年提出,99年立項,截至2002年的初期,研究花費已達8億美元,但官方從未正式公佈過金盾工程一共花費了多少。「金盾工程」後來又發展成「天網工程」(城區電子監控系統)、「大情報工程」等,對全部國民進行全方位監控、迫害。

2010年,中共官媒披露,單是北京一地的公共圖像監控攝像頭數量已達四十餘萬個,覆蓋了全市重點公共場所、主要交通道路和100%重點要害單位,超過70%的居民社區裝有技防設施,總規模70多億元。

薄熙來在重慶掌權時,更對民眾的監控發揮到極致,耗資200多億元建設了一個號稱「世界上最先進」的監控系統,該系統僅是攝像頭就有50萬個,重慶市每個角落都在被監控之中。

其它地區,湖北省安裝攝像頭55萬個;長沙投入8億元在全市安裝2萬6千個;烏魯木齊安裝4萬多個 ;長春市安裝6萬個。不僅如此,多地的出租車上安裝了攝像和錄音設備,甚至更衣室、廁所通道也可見電子眼。

資料顯示,2010年,國內安防企業達到2.5萬家,行業總產值達到2300多億元。從2010年的情況看,視頻監控系統在安防電子各類產品中的比重約55%。

儘管監控無處不在,但對真正的罪犯卻效果成疑。2013年,引起全民關注的長春失蹤嬰兒案中,盜車地點距嬰兒被埋地點不到40公里,結果卻是疑犯主動自首。網友質疑,斥上億元建設的天網工程成了「睜眼瞎」。

中共監視系統從針對法輪功擴展到全民

中共建設「金盾工程」初期,正是江澤民鎮壓法輪功的最瘋狂階段,法輪功學員成了最直接的受害目標。

資深中國問題專家橫河,在希望之聲節目中表示,金盾工程的很多項目,像人員的資料庫,甚至人臉識別系統,最早是針對法輪功學員開發的,後來被擴展到全社會各個階層。

他介紹:「金盾工程和後來金盾工程發展的大情報系統,12分鐘之內可以把全國13億人查一遍;4分鐘內將全國在逃人員查一遍;3分半鐘內將全國駕駛員、司機全部查一遍;公安部對七類重點人員進行分類搜索不超過2分鐘;把所有的訊息碰撞一遍不會超過40秒。這一來它是把全國所有的人盯著了,任何人都可能成為受害者。」

「金盾工程」的骨幹項目負責人之一,公安部科技信息化局前副局長、總工程師馬曉東去年落馬。

事實上,大陸媒體報道早直白點出,「天網工程」的首要任務並不是打擊普通刑事案件,而是「維穩」。中共政法委2005年曾下發的《關於深入開展平安建設的意見》,稱「平安建設」的目標任務第一就是針對法輪功的,提出對法輪功的活動要「發現得早、控制得住、處置得好」⋯⋯

中共公安部為監控亂象出台新的草案後,香港親共媒體「東網」罕見於11月29日、30日連續兩天發表系列報道,集中火力抨擊公安部的監控系統,並點出江澤民和其兒子江綿恆的金盾工程,文章包括《無所遁形:江澤民時期秘建龐大監控系統》《無所遁形:未定監控合理距離》《無所遁形:公安部認監控系統侵犯個人隱私》等等。

報道還說,由公安部門主導的這一龐大監控工程,涉及公民隱私,卻至今沒有任何法律授權,只是公安部認為「業務需要」,就投入了公款和納稅人的錢。大陸數百個一、二線城市,每個城市的投資都是數以億計的人民幣來計算。

旅美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表示,東網點出這個條例變相承認了中共的公安系統,長時間大面積地在侵犯公民的隱私權,是非法行為。同時也明確點出這個背景跟金盾工程有直接關係,等於釋放信息:金盾工程是有問題的。

唐靖遠還表示,東網直接點名中共前黨魁江澤民,而且非常不客氣,規模還很大,說明隨著中共高層的分化,媒體的陣營也在分化選邊站隊。

出台領導人有關待遇等文件

11月30日,習近平主持政治局會議,審議通過規範黨和國家領導人有關待遇等文件,對黨和國家領導人辦公用房、住房、用車、交通、工作人員配備、休假休息等待遇進一步作出規定。

文件明確提出:「黨和國家領導人退下來要及時騰退辦公用房;不能超標準配備車輛、超規格乘坐交通工具,外出要輕車簡從;壓縮赴外地休假休息時間,實行嚴格報批制度等。」

外界認為,此次中共政治局審議通過文件,規範所謂黨和國家領導人有關待遇,相信具有一定針對性。

從政治局會議披露的內容看,主要篇幅都是強調約束黨和國家領導人「退下來」以後,讓外界自然聯想到前總書記江澤民2002年從「黨和國家領導人」位置退下,又延任兩年中共軍委主席後,長期保留中央軍委的辦公室,軍委的任何決策,從軍事駐防調動到人事任免,都必須在「江辦」匯報及備案。直到2012年,習近平上台才將其撤掉。

「要壓縮赴外地休假休息時間必嚴格審批」讓外界聯想到,不久前,已退休數年的原政治局委員、北京前市委書記劉淇攜家帶口、祖孫三代十多口人浩浩蕩蕩赴西藏旅遊,一批警衛,秘書甚至保健醫生也隨行,當地更是出動公安、交警全程護送,一條龍最高規格服務。事情爆光後引起公憤,傳此事已經被政治局通報批評。

而江澤民退休後幾乎年年都要外出「巡視」,興師動眾,訪遍名山大川。2006年「五一」期間,已退休的江澤民要登泰山,其親信、時任山東省委書記張高麗不顧假期遊客,下令封鎖泰山兩天,並要求山東省委省政府的官員們列隊迎候。張還特備大轎,指令八人抬江上山,張自己在後面「護駕」。

據港媒報道,在當今世界,中共的高幹待遇可能最為複雜繁瑣也最為嚴密優厚。從衣食住行的辦公用房、住房、用車、交通、工作人員配備,到生老病死的用藥、住院、喪葬,一應俱全,等級森嚴而分明。

比如,乘坐何種排量和品牌的汽車,配備幾名警衛、秘書、司機、廚師、保健醫生,住院可以報銷多少進口藥,直至死了以後葬到八寶山甚麼場地等等,都有著各種成文或不成文的規定、規則。形成了一個特權階層,每年耗費巨額公款。

媒體披露,2012年,江澤民仍享受最高國家主席級別的薪酬、福利、待遇,全年總開支為3840多萬元人民幣,是副總理級別的近10倍。據報,江澤民2012年在上海居住150天,僅宴客就花費230多萬元人民幣,全部由公款支付。

報道稱,當年江澤民辦公室工作人員和江澤民隨行人員25人;而江2004年退出中共軍委主席時,江辦的工作人員和隨行人員有36人。

有港媒評論稱,最高領導層能夠在此時出台文件,直接對黨和國家領導人待遇,特別是已退休高幹做出種種約束性條款,還是顯示出了十八屆六中全會確立「習核心」之後高層政治格局的細微變化。生活待遇縮水的背後也是退休領導人政治影響的式微。

也有分析認為,六中全會後,習近平的一系列改革措施,正在對官僚系統全面收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