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深改組召開會議,對今年的改革工作進行總結,習近平提出四點「清楚」,並謀劃配合十九大召開及未來的改革。而坊間流傳著十九大改革徵求意見稿,因此一些專家學者聚焦大陸政治體制改革走勢。

2016年走入尾聲,目前十九大前的各種籌備工作正在進行中,坊間流傳著十九大改革徵求意見稿的部份內容,包括司法獨立、選舉和軍隊國家化等有關主題。

前中共總參謀長羅瑞卿之子羅宇向大紀元記者表示,這個流傳的文件可信度還是很高的。他分析,如果這個是真的話,「這是很大的一個進步,儘管報禁和黨禁沒有提到,但是另外三條提到了,而且是以文件的形式下發了。如果真能夠做到這三條,那麼就為以後停止鎮壓法輪功,解決『六四』問題鋪平了道路。」

他表示,「如果有非黨的人士出來擔任這政協副主席、國務院副總理、國家副主席等重要的國家職務的話,就會以民主的理念提出這些改革的建議。不管是人大還是政協都可以討論、通過,這是一個很重大變化的先兆,這是一個信號。」

羅宇還表示,不管自己在澳洲還是美國都多次談到習近平的底牌還是民主,現在這個十九大改革徵求意見文件,也證實了他此前的分析。「習近平是下了決心朝民主化這個方向來走了。」

不過,羅宇也表示擔憂:「現在司法獨立也不是說一句話就能做的到的。現在整個司法隊伍都是貪腐的。但是習近平如果下決心朝這個方向走,那就可以逐步司法獨立,還是蠻艱苦的過程。」

周強講話透露習當局在推進司法改革上邁出關鍵一步

大陸一位不願具名的知名法學教授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前不久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在《人民日報》發表署名文章,「減少黨對司法的干預」,透露出習近平當局將在推進司法改革上將要動真格了。

該法學教授認為,「習近平談到不能突然就搬來一座『飛來峰』,一定是有所指的。」

他分析:「周強是個政客、官僚,周強的文章,其實是習近平近年多次講話的綜合,表達的都是習近平的東西。周強本人既沒有這種意識,也沒有這個水平。他可能遵命,也可能是聞到甚麼了,才趕緊出來表態的。」

年終總結四個搞「清楚」為十九後全面變革做準備

近日,習近平召開深改革組今年的最後一次會議,涉及到配合明年十九大的全面改革,需要對今年的改革工作四個搞「清楚」:把改革年度的賬本點「清楚」,要把抓改革落實的戰術打法弄「清楚」,要把改革的成效理「清楚」,把改革遇到的矛盾和問題要搞「清楚」。

大陸資深媒體人黃金秋向大紀元記者表示,「習近平深刻的認識到了執政黨的危機,這是體制內的全面的反思和總結。你真要搞清楚的話,你可以發現所有的矛頭都是最終指向一黨專制的制度,造成了民不聊生和貪官橫行的這樣一個局面。」

他強調,十八大後所出臺的各種政策和文件,經過4個搞「清楚」之後,實際上也是為了十九大全面改革做準備的。「習近平是給執政黨理清一條思路、指明一個方向,今後要怎麼樣去改革,現在打好基礎和做輿論上的準備。」

羅宇認為,深改組上這些話雖然說是一些官話,但也有一些有實際的意義。他舉例說:「比如聶樹斌案,現在國內平反冤假錯案就是一個很大的震動,包括活摘器官這些事,也是一個很大的震動。」

「不解決江曾問題 習近平不可能走自己的路」

羅宇表示,習近平將在十九大有一些重大的舉措的話,得先解決江澤民和曾慶紅的問題,「因為他把江曾拿掉以後,它整個貪腐勢力將被削弱。現在這個貪腐勢力還有相當大的勢力。」

他舉例說,習近平在六中全會之後說過現在黨內有陰謀家、野心家,《人民日報》都刊登了。大家也都知道說的是江澤民、曾慶紅、張德江、劉雲山、張高麗。這些人不敢趕快挑戰習近平,但是他們敢在私下搗亂。

羅宇認為,「不把貪腐勢力的頭領拿掉,你不可能走自己的路的。你光靠這種減將式的安排和群眾支持你,完全兩回事兒。所以關鍵還是習近平的決心──必須把兩個貪腐的頭處理掉。然後,老百姓擁護你了,那這個官僚隊伍對你反對的壓力就會減輕很多,因為各方力量把這個官僚隊伍裏面這種反對反貪腐的勢力給制約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