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中共官員辭職消息不斷。近日,中共湖北恩施巴東「網紅縣委書記」陳行甲宣佈辭官。陳行甲表示,「我厭煩了戴著面具做人、做官。」

據《新京報》報道,12月2日中午,陳行甲在微信朋友圈發出告別信《再見,我的巴東》,宣佈辭去巴東縣委書記。他在信中說,「我不敢說自己不負蒼生,但我敢說自己不負本心,敢說自己是個不收錢的縣委書記,敢說自己已拼盡全力。」

報道稱,一向高調行事的陳行甲卻選擇了低調的辭官方式。巴東縣政府一名工作人員說,「沒有送別會,沒有送別宴,他甚至沒有公開表露過甚麼時候離開。」

三個月前,陳行甲的去留曾是巴東的熱門話題。有恩施州政府官員認為,「他的仕途是有想像空間的,不會輕易離開。」

但2016年12月2日中午,陳行甲跟官場正式告別。據稱,今年9月,陳行甲正式提出辭職時,其已被定為「州級領導幹部人選考察對象」。陳行甲在稱自己「患了嚴重焦慮症」,並拿出了病歷後,才被批准辭官。

生於1971年的陳行甲說,「再做下去,就是刷簡歷,沒啥意思了。」而讓他鐵了心離開的理由是,「為了刷這個簡歷,還要去討好,去左右逢源,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陳在微信中留言稱,「我厭煩了戴著面具做人、做官。」

陳行甲因一系列不同尋常的言行,成為巴東甚至湖北的「網紅縣委書記」。

2014年,該縣被調查對象曾傳話給陳行甲,「不要把這事鬧得全縣人都知道吧⋯⋯既然陳行甲想搞死我們,我們也要搞死他,搞不死他也要搞臭他」。陳行甲則大會上公開回覆,「我不在乎,我和這幫人拼了。」

據稱,陳辭職前,還抓了87名官員和老闆,其中9個是局長,並牽出4個縣級官員。

他自己也不斷遇到麻煩,因上頭條被要求寫檢討;被人舉報接受「情感賄賂」;被人指責「作秀」,博取政治資本等。

陳行甲在微信中透露其內心孤獨,「我在巴東,可以甚麼都不做。不做,沒有功,但也不會有過,戴著面具,只討領導喜歡就行,這是一些官員心中的為官邏輯」。

近年來,官員辭職消息不斷。如2014年12月,湖南臨澧縣34歲副縣長劉濤辭去官職,回農村老家種植獼猴桃。

據港媒《爭鳴》2015年5月號報道,據不完全統計,至當年3月底,大陸申請辭職、離職的公職人員達175,500餘人,其中地廳、司一級官員就有12,000多人。

美國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認為,中共官場越來越呈現出一種「大難來時各自飛」的情景,更大辭官潮或將成為中共政權崩潰的一個先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