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日,延宕21年的河北青年聶樹斌被冤殺案,終於以最高法院第二巡迴法庭的無罪結論畫上一個句號。但是對中共河北政法系統高層而言,這僅僅是揭開了其罪惡黑幕的一角,由此引發的打虎大戲第二波還未正式上演。

聶案的始作俑者是原河北省政法委書記、後來官居國安部部長的許永躍(中共元老陳雲的政治秘書)。許永躍之後,歷經了馮文海、劉金國、車俊、王其江、張越5任河北政法委書記,但聶樹斌案始終「巋然不動」,這至少與後3任書記在任內的不作為、甚至是反作為密切相關。 

而當初劉金國曾試圖調查聶案,卻被突然調到公安部任副部長。在外界看來,沒有當時公安部部長周永康和河北省委書記白克明同時點頭,要實現這個調動斷難辦到。 

換言之,聶案背後至少涉及5名河北省部級高官,其中4人是曾任河北省政法委書記的許永躍、車俊、王其江、張越,另1人是原河北省委書記白克明。 

河北政法高官的江系色彩

白克明曾任中宣部副部長,與時任中宣部副部長劉雲山做過7年「搭檔」。 

許永躍是被江澤民提拔上位當上國安部長。車俊後調任新疆建設兵團一把手,是時任新疆協調小組組長周永康的旗下大將。 

王其江後上調中央政法委任副秘書長,成為周永康的跟班。張越則是原公安部反邪局局長,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610指揮鏈中的關鍵角色。 

上述5名河北省部級高官中,除了仍然「在位」,已轉任浙江代省長的車俊尚不明朗外,其餘4人的江派色彩相當濃厚。 

聶樹斌案昭雪,還有誰步張越的後塵(2016年4月落馬),成為習近平陣營的「籠中虎」,成為外界的一大看點。 目前,許永躍已傳出被限制出京的消息,一旦許永躍倒下,許背後的靠山、江派2號人物曾慶紅也將會被強力推出幕前。

許永躍批示「快殺」聶樹斌

1994年8月,河北石家莊市西郊一塊玉米地裏發生一宗強姦殺人案,市液壓件廠女工康某某身亡。時年20歲的河北青年聶樹斌於9月23日被抓,1995年5月27日即被槍決,前後僅8個多月。 

據陸媒披露,聶樹斌案1995年「4月20日省高院立案,22號提審他,25號就出了判決書,26號出了死刑命令,27號就殺了」,如此快速,是因為「有省領導批示快殺」。 

另據去年外媒援引山東省法院系統的知情人士稱:「聶樹斌案可以說是許永躍一手造成的。他當時剛任河北省委副書記不久,急於出政績,未調查清楚即批示對聶案從重從快。結果,聶樹斌從刑拘到槍斃不到7個月,而哪個死刑案不是兩三年才有終審結果?」 

上述陸媒披露的「省領導」正是許永躍。 

欲調查聶案者被突然調離

許永躍1998年3月升任國安部部長,馮文海接手河北省政法委書記,2001年12月再交棒給劉金國。 

2005年1月,兇殺案真兇王書金被捕。同年3月,時任《河南商報》代理總編輯的馬雲龍發表文章《一案兩兇,誰是真兇》,第一次提到聶樹斌案可能另外存在一個兇手:王書金。 

馬雲龍告訴財新記者,聶樹斌案首次見報後,時任河北政法委書記劉金國很快召開了公檢法聯席會議,決定成立聶樹斌案和王書金案兩個專案組。並當場批了15萬元經費,要爭取一個月後召開新聞發佈會。

馬雲龍本以為,這意味著聶案將很快平反。未料承諾一個月拿出結果的劉金國,一星期後即被調離,轉任公安部副部長。在馬雲龍看來,當年劉金國關於聶案的處理是「明智而斬釘截鐵」的。他一直在追問,「是誰讓他調走的?」馬雲龍認為這是「到現在還沒有解開的迷。」

張越試圖殺掉聶案關鍵證人

此後一等就是十年,聶家不但沒有等到當初許諾的調查結果,聶母張煥枝的申訴更遇到了意想不到的困難。

此期間,先後擔任河北政法委書記的車俊(2005.3—2006.11)、王其江(2006.11-2008.6)和張越(2008.6-2016.4),開始是壓著不查,到後來更公然調動公檢法逼迫真兇王書金改口供。

馬雲龍對財新記者說,張越當時下決心把王書金殺掉,二審之前倉促把王提到河北某處秘密關押,逼其把已經認的罪否定掉,「打他,讓他翻供。」

馬雲龍說,在二審前不久,甚至由河北政法委舉行了模擬審判,讓王書金把經過酷刑後編排的假話說出來。 

不過,2013年6月25日王書金二審,他並沒有翻供。「王書金罪不可赦。但在聶樹斌這件案子上,王書金夠爺們兒。」馬雲龍說,「張越在這件事件打了敗仗。」 

2014年12月,聶樹斌案被最高法院指令山東省高級法院複查。但在張越及其背後的勢力阻撓下,已經異地審查的聶案依然阻力重重。 

2016年4月,張越被抓。6月20日,最高法院決定由第二巡迴法庭審理該案。12月2日,聶樹斌被宣判無罪,是為終審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