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總理杜魯多今年5月19日出席一個在多倫多由華商舉辦的小型自由黨籌款活動事件,成了國會星期二及星期三兩天的辯論話題,反對黨要求總理制止這類籌款活動。

總理對自己出席今年5月由華商主辦的籌款活動的解釋是,為了吸引來自中國的投資。他在國會說,加拿大的經濟已經多年成長乏力,政府需要積極吸引海外投資。

聯邦自由黨政府在面對修改政治融資法律的壓力,杜魯多對政府遲遲沒行動的解釋是,他去年上任後已經提出相關的道德規範,包括不能以優先准入來換取政治獻金;政黨官員應禁止任何對政府而言有直接商業利益的人出席募捐活動。

在媒體曝光的這個華人舉辦的籌款活動出席者中,有在等待政府批准建立新銀行的人,也有為中共政府開拓國際關係工作的官員。不過,杜魯多不承認他的出席違反了他自己訂立的規範。

保守黨臨時領袖安布羅斯(Rona Ambrose)用醉酒駕駛來做比喻。她說,這些華裔億萬富翁每人付1500元,獲得了與總理近距離接觸的機會,這樣的活動「沒有通過氣味測試」。新民主黨國會議員安格斯(Charlie Angus)用「真的走過了線」來形容總理出席這次的華人籌款活動。

杜魯多今年11月初在回答媒體提問是否修改政治融資法律時說,修改法律的門是開著的。「我總是樂於聽到如何改進我們政府系統的對話,我期待著在未來幾年繼續這些對話。」
媒體在政府決心修改政治融資法律前,在加強施壓,《環球郵報》最近為此已發表了2篇社論。只要不修改相關的聯邦法律,政府總理、部長等決策者參加這類政治籌款活動,幫其黨獲得捐款,都不違法。其實,自由黨被曝在執政的第一年,已經舉辦了超過80次此類籌款活動。

主流媒體窮追不捨

如何控制國外專制政權下的企業在加拿大投資或購買公司,一直是一個敏感、並被加拿大社會認為是非常重要的議題。《環球郵報》的最新文章稱,5月份總理出席的那次在多倫多舉辦的籌款活動,很多出席者與中共政府有密切關係,至少3人是中共國營機構的高級官員,他們的目的是建立中共在世界各地的影響力,他們的活動受到中共當局的監管。

杜魯多稱,他出席那次籌款活動是為了吸引來自中國的投資。但環郵稱,總理出席那次籌款活動的成果,目前只看到出席活動的中國商人張斌(Zhang Bin)與牛根生(Niu Gensheng)合作,給杜魯多基金會(Pierre Elliott Trudeau Foundation)和蒙特婁大學法學院捐贈了100萬加元。

文章稱,張斌最近購買了魁北克的酒店Château Montebello。張斌是中共政協委員,也是中國文化產業協會會長,該協會由2個中共中央部委監管,旨在與國際社會建立關係,協會的高管包括中共軍隊高級官員、海軍及共產黨組織的老闆。牛根生是中國蒙牛集團創辦人(曾涉毒奶粉事件),也是中共民政部屬下慈善聯盟的主管。

加拿大中國問題專家伯頓(Charles Burton)認為,這100萬元的捐贈似乎是為了討好杜魯多,因為其中的一部份是專用於為其父親老杜魯多建雕像,這會使杜魯多總理對捐款人產生好感。

另一名籌款活動的出席者是長江國際商會執行會長劉萌(Liu Meng),他與杜魯多站在一起的照片,被刊登在大陸政府辦的媒體長江網絡上。其他出席這次籌款活動的中共政府官員是中國文化產業協會祕書長金鵬(Jin Peng)、協會副主任吉繼慶(Ji Jiqing,音譯)。

環郵的文章稱,該籌款活動結束幾天後,中國文化產業協會網站登出了張斌去渥太華,就「加中關係的最新發展」與中共政府駐加拿大大使羅照輝會談的消息。

伯頓對環郵說,中共一直在尋找機會,讓它的官員和企業高管獲得機會接觸外國政治領袖,並代表中共政府從事遊說活動,這次的籌款活動符合這一目的。「這是一個總體協調戰略的一部份,試圖增強在這裏(加拿大)的影響。」

敦促總理修改法律

5月份的那次籌款活動參與者,包括加拿大第一財富銀行(Wealth One Bank of Canada)創辦人咸生林,而這家新銀行當時正在等候聯邦政府的最後審批。對聯邦財長負責的金融機構監督辦公室(OSFI)7月份批准了這家銀行開業。

環郵的最新社論題目是「杜魯多沒有發明付款准入(cash-for-access),但他可以結束它」。社論認為,杜魯多出席5月份的那次籌款活動涉嫌違反他自己制定的行為規範,活動主辦者也涉嫌違反自由黨的籌款規定。

該社論稱,湊巧的是,那次籌款活動結束後不久,出席活動的張斌給杜魯多基金會捐了20萬加元,杜魯多總理的兄弟Alexandre是該基金會的董事會成員,另外捐5萬用來建老杜魯多雕像;接著是活動出席者咸生林的銀行獲批開業。雖然沒發現籌款活動中有談生意的證據,但這不是政府或任何政客應該跨越的門檻。更令人吃驚的是,自由黨把這個有中共政府官員參加的活動稱為「政黨籌款」活動。

安省自由黨最近在相關籌款醜聞被大量曝光後,修改了相關法律,禁止企業和工會捐款,個人的政治捐款限制在最高每年1200元,禁止省議員出席相關的政治籌款活動。環郵的社論稱,聯邦自由黨在政治籌款上的所為,給人的印象是,已經在步安省自由黨的後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