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快到了,汪志遠(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發言人)和追查國際的其他成員目不轉睛的盯著電腦屏幕,房間裏靜的掉一根針的聲音都聽的見。從對他之前的調查推斷來看,此時,中國最高領導人之一、政治局常委張高麗應該已經下了飛機,剛剛走進位於哈薩克斯坦的酒店裏。

機不可失,汪志遠立即以江澤民辦公室劉秘書的身份,把電話打到了張高麗身旁的聯絡員手裏,電話隨之交給張高麗。

「⋯⋯最近有上萬名法輪功習練者向最高檢察院控告江澤民同志,說追究下令摘取幾百萬法輪功器官的責任,所以江澤民同志很擔憂這個事啊,他希望您在政治局討論的時候,一定要阻止追究這個事兒啊,你能做到嗎?」

張高麗立即點頭答應,「好,好。」

為了進一步試探張高麗的態度,汪志遠補充道,「你要知道追究幾百萬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件事,責任很大,很重,你知道嗎,你理解嗎?」

張高麗說,「這就請江主席放寬心嘛啊。」

汪志遠的心沈到了谷底,儘管歷經了10年調查,大量的數據和官員錄音如薄熙來、前國防部長梁光烈、軍方總後勤衛生部長白書忠,都指出江澤民密令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牟利,但調查數據所指向的數以百萬計的活摘器官數量,實在太大了,太殘忍,連汪志遠開始也不敢相信。

現任政治局委員中,是否了解活摘器官的存在及數量呢?汪志遠抓住了一個好時機,江澤民的嫡系,執行江政策的幹將,現國家最高領導人之一張高麗出訪哈薩克斯坦,如能獲得他的錄音,將是確鑿的證據。

在後來的電話交談中,汪志遠以江澤民秘書的身份,4次提到江下令活摘數百萬法輪功學員器官之事,強調其責任重大,反問張是否理解。張連連稱是,回答的那樣平靜、自然,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而是說,一定要去阻止,讓江「放寬心」。

「我心理真的是非常沈重,非常震驚,他是知道情況的人,就說明這個活摘器官真的是那麼嚴重,也超出我自己的想像。」汪志遠先生在電話採訪中沉痛的說,慘烈的事實以這種方式得到驗證,汪志遠覺得不寒而慄。在10年調查中,這種感覺他已歷經多次,但從沒有像這次的證據讓他覺得心那麼涼、那麼冷。

如山的數據,推翻善良人的懷疑

時間倒流回2006年3月9日,讓汪志遠人生分界的一天。

這一天之前,畢業於中國第四軍醫大學航空醫學系的汪志遠先生已經從事航空軍醫數年,1995年來到美國之後,他在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Harvard T.H. Chan School of Public Health)從事心血管研究。作為一名醫生,他花了30年時間,研究如何幫助病人擺脫疾病痛苦。

可他沒有想到,在那天之後,他會用10年、甚至更長的時間,研究在繁榮的經濟表象下,全國知名的大醫院裏,救死扶傷的「白衣天使」,在政治高壓和暴利驅動下,是如何淪落為殺人的工具。

在那一天,《大紀元時報》獨家首次報道活摘器官的存在。中國瀋陽的一名護士安妮女士(化名)指證其前夫作為一名醫生,在瀋陽市蘇家屯血栓醫院,親手活體摘取2千名法輪功學員的眼角膜。

彼時,汪志遠和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以下簡稱追查國際)已經調查中國國內自1999年來,對法輪功群體的殘酷迫害3年有餘,但即使如此,他第一次看到活摘新聞的時候,還是不能完全相信,「感覺過於太嚴重了,規模過於大了。」

然而,隨著調查的深入,龐大的數據和事實堆積成如山的證據,徹底推倒了他當初的質疑。汪志遠意識到,他在一步步揭開一個以國家權力為支撐、驚人暴利推動的巨大黑幕。

以肝移植數量為例,1999年以前的8年中,總共只有78例移植手術。而從1999年-中國開始迫害並大量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之後的8年,肝移植數量暴增至約1萬4千例。

在器官移植如此發達的美國,患者都要等上至少1年、2年甚至更長時間,在中國大陸卻一周之內就可完成器官移植。器官數量甚至多的供不應求,形成了「器官旅遊現象」。2006年第5期的《鳳凰周刊》的《數萬外國人赴華移植器官 大陸器官移植急待法制規範》報道,曾經描述這一現象。

這不是一個機器可以隨意製成的零件,而是性命攸關的,有血有肉,在胸腔裏跳動過的器官哪!

活摘巨禍 或已傷及大陸百姓

汪志遠和追查國際的團隊經過10年調查,得出的結論是,活摘器官在中國,是在江澤民的直接命令下,利用整個國家機器,黨政軍警、全國司法機構、醫療系統,以活摘器官移植的方式,全國範圍內空前的大屠殺,數量達百萬計。這場屠殺始與1999年,至今還在進行。調查結果被收錄至《活摘·十年調查》的紀錄片中。

談起活摘器官的現況,汪志遠無比沈痛,因為在此時此刻,就可能有法輪功學員被推上了活摘的手術台,而基於大量事實的調查,清楚知曉這件事情存在的他們,所做的一切努力,卻不能把那些受害者,或潛在受害者營救出來,「你說這是多麼痛苦的事情⋯⋯」

活摘器官的受害者不只是法輪功學員、維吾爾族人和西藏人,而疑似已開始波及中國大陸的普通百姓。近年來,媒體頻頻曝出兒童被綁架,器官被盜取拋屍的新聞,如眼角膜被盜的山西男童小斌斌、河南禹州一男童劉某、夏俊峰、藥家鑫案等等。

器官交易的暴利無疑是驚人的,一個肝臟約9萬(人民幣,下同)到13萬,肺的價格更是高達15至17萬,「一個人一旦捲入這樣的殺人機器,在中共用爆炸性的利益刺激下,人性會蕩然無存,」汪志遠先生說,「這是用爆炸性的利益刺激人的犯罪,已經培養出了一群危害人類的殺人犯,這個對誰都有危險,而我們追查國際只是調查迫害法輪功的一部份⋯⋯」

這活著的人間地獄,真的與你我無關嗎?◇

2006年4月20日,在前中共黨魁胡錦濤赴白宮會晤時任美國總統布殊之時,法輪功學員在白宮附近的麥佛森廣場舉行新聞發佈會,披露蘇家屯集中營慘案的安妮(左二)和皮特(左三)首次公開現身。(大紀元)
2006年4月20日,在前中共黨魁胡錦濤赴白宮會晤時任美國總統布殊之時,法輪功學員在白宮附近的麥佛森廣場舉行新聞發佈會,披露蘇家屯集中營慘案的安妮(左二)和皮特(左三)首次公開現身。(大紀元)

「制止在中國的活摘器官」圖文徵選銀獎作品《勇敢發聲停止悲劇發生》,作者陳宥憲。(台灣國際器官移植關懷協會)
「制止在中國的活摘器官」圖文徵選銀獎作品《勇敢發聲停止悲劇發生》,作者陳宥憲。(台灣國際器官移植關懷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