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以來,地方換屆進入一波小高峰。在尚未完成換屆的省份中,外界注意官場持續遭清洗的海南省,或將由習親信、現任省長劉賜貴接替省委書記羅保銘。

此前報道,11月的頭兩天之內,海南省委常委已有李秀領調任雲南,孫新陽調任江西,再加上先前過世的政法委書記陳志榮,等於一下子去掉了三名省委常委,而且這三人都是「本土派」。尤其是現任書記羅保銘即將屆齡到站,海南官場或迎大變動。

另於11月15日,有官媒微信公號「長安街知事」報道,《海南日報》於當日頭版刊發了這樣一條消息:賈春旺慰問我省見義勇為人員家屬。

原本《海南日報》是省內刊物,但是「長安街知事」一報道後傳播面就廣了,不過從其標題「年近八旬的老公安部長還去了基層」來看,似乎是在質疑老人餘權、人走茶不涼的口氣。

若按中共官場慣例解讀,賈春旺在習核心之後以此形式「露面」,一方面有為親家劉雲山站台的味道,同時顯示需要人站台的劉雲山現況真的很不佳。

就像2015年1月初,江澤民一家三代登上海南東山嶺,被指欲釋放「東山再起」信號,挑戰習近平。其實那次江澤民拼老命都要「現身」,不能忽視的時空背景是這年起中國大陸喊停「死囚器官」,但對江澤民來說這一名詞代指的是涉及他最恐懼的活摘罪行。到了當年3月,黃潔夫公開宣稱周永康落馬打破「死囚器官」利益鏈時,提到是胡溫習李接力而成,卻沒被提到江澤民。在5月習當局司法改革的「有案必立」啟動後,江至今已被二十多萬人告上兩高。

而劉雲山在這一段時間以來,也是坐困愁城,不但頻遭習在宣傳系統嚴厲敲打,特別是六中全會前夕,被祭旗重判的多名「老虎」多與劉雲山有利益瓜葛,如被判無期的海南省原副省長譚力,在任綿陽市委書記時,以綿陽科學城產業基金名義,將巨額資金投資給劉雲山之子劉樂飛,劉樂飛又將這筆資金投給江澤民孫子江志成。

海南省委主管的《海南日報》,這次讓劉樂飛的岳父賈春旺「露面」頭版,是羅保銘主動發揮餘熱還是被動,不得而知,畢竟省宣系統還是劉雲山主管。但是當年陪江澤民登東山嶺,羅保銘可是心甘情願。因為周永康被立案審查後,全國31省區和各中央部委就周案表態時,唯有海南省未提與中央「保持一致」。

但在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落馬、打破了現任省份一把手不會落馬的潛規則後,包括羅保銘在內的不少江派地方大員,或倒戈或換取安全著陸,都紛紛鬆口向習近平「看齊」。其實善惡有報,這些曾經參與迫害的官員,改過向善才有生路。

這次換屆極可能退居二線的羅保銘,是安全著陸還是退休即落馬,就看造化。不過劉雲山就日子難過了。

在六中全會之後,王岐山啟動了十一輪巡視,除了「回頭看」4省區市,在專項巡視的27個單位中,隸屬黨校、黨務系統的有6家,包括央視、央廣在內的文宣及新聞系統有7家,除此,還有賈春旺曾經樹大根深的最高檢,換句話說,王岐山這次力挺「習核心」的巡視,與劉雲山一人有關的就佔了二分之一強。北京此刻的冷空氣都沒有劉雲山的處境冷。◇